捡个相公是暴君拓跋御  捡个相公是暴君男主角  捡个相公是暴君txt下载  捡个相公是暴君全文  捡个相公是暴君沐沉沉  捡个相公是暴君小说  捡个相公是暴君下载  捡个相公是暴君全文免费阅读  


 

 某天,沈之乔无意中捡到一个美男,偷偷养在柴房里,每天好吃好喝的养着。忽然有一天,美男不见了。她被另寻新欢的夫君休弃,无家可归。那个心狠手辣的小暴君却忽然找上了她今天是东陵城一年一次的冬季狩猎,听说当年年仅六岁便登基为皇的小皇帝也要参加。。

“我最后问你一次,你让是不让?”沈之乔快被眼前这个永远一脸像别人杀了他全家似的男人气死了。

今天是东陵城一年一次的冬季狩猎,听说当年年仅六岁便登基为皇的小皇帝也要参加。

想她在现代被一卡车撞死之后穿越到东陵王朝,嫁给暮景欧巴也有六年了,还一直没有见过传说中的小皇帝,她遗憾啊。所以今早上她不管不顾死皮赖脸的缠着暮景欧巴,好不容易让他同意带自己来围猎区,却明令不许她踏出帐中半步。

不得已,她只好趁她家暮景欧巴候驾之际偷偷钻了出来,哪里晓得,她家暮景欧巴忒腹黑了,竟然还给她来了一招黄雀在后。

她刚出帐不到百米就被冷闫这家伙堵了。

她好说歹说差不多半个时辰了,这丫的半个屁也没放出来,呃,好吧,六年来,她就没听他放过半个屁,若不是偶尔听见他跟暮景欧巴说话,她就真当他是哑巴了。

就跟现在,你气得肺都快炸了,他还是一脸的无动于衷,外加与我无关,反正就是不让道。

艹,要不是看他长得帅,她又打他不过的话,她抽不死他!

要是认为她沈之乔这样就认怂,灰溜溜的打道回府的话,那他就大错特错了。

沈之乔在心里磨了磨牙,冷闫啊冷闫,是你逼着姑奶奶使绝招的。

于是大眼一眯,袖口下的小手微转,突然冲着冷闫温笑道,“闫儿啊,今年二十好几了吧?!”朝他缓缓走近,“改明儿夫人我给你娶个媳妇好不?!你是喜欢温柔型的,还是妩媚型的,恩?”

冷闫俊脸微抽,步步后退。

沈之乔低头笑笑,一个大步冲了上去,与他几乎贴在了一起,“还是闫儿口味比较特别,喜欢重口一点的。”

“……”冷闫脸渐渐黑了,握剑的手微抖了抖。

沈之乔假装没看见,伸手撩了撩了额前倾下的发丝,眼角一挑,兰花指往他胸前一划,“莫非,闫儿你一直暗恋夫人我……”

冷闫虎躯一震,慌乱间不由伸手推了她一把,“夫人不可乱说!”是要死人的!

卧槽卧槽卧槽,要不要这样大力气?!

沈之乔蹙眉揉了揉肩膀,怒了,“冷闫,你……”眸子亮了,“说话啦…!!!”

冷闫动了动嘴,冷毅的眸子难得显出几分羞涩,他微错开眼,不去看她脸上是惊奇还有什么。

就在他微晃神的时候,眼角一抹银光飞驰而来,心下一惊,连忙偏身,那银光便从眼前掠过,直直插进树干里。

冷闫惊慌,想去看看一侧的女子是否安好,可……人已不见。

……

沈之乔心情舒畅的流窜在林木间,早先听南玥说过,围猎场分为东南西北四个方位,诸位侯爵王爷以及朝中参加狩猎的大臣会被分到四个方位的其中一个。而她家暮景欧巴据说是被分到了东方,小皇帝则与他随侍的亲信在南方。所以她并不担心会被她家暮景欧巴抓包。

快走的步子忽的停下,双眸环过四周,沈之乔暗骂,“这么大个树林,到底哪边是东,哪边是西啊?!靠,早知道让南玥给画一张地图才好。”

“你们是什么人?!”声音微带稚嫩,却又有些沉鹜。

“死人不需要知道那么多!”冷酷,杀气十足。

沈之乔吓了一跳,条件反射的蹲下身子,用手捂住嘴。

苍天啊,她不过是路过看热闹的,杀人这么隆重的事情不好让她遇上吧啊啊啊!!!

林丛中陆续响起的刀剑声让沈之乔心肝乱颤,她瞄了瞄身后,暗想,她好不好原路折回啊?!

“嗯……”男人的有些痛苦的闷哼声响来,沈之乔好奇说完伸长脖子睁大眼睛看去,她兴奋了。

传说中的以一敌百啊以一敌百,上百个身手矫健的男人围着一个男人打却还迟迟不分胜负,真是让她叹为观止。

眨了眨眼又去看那个男人,微微拧了眉,他的内力虽然极强,但是他的动作比较迟缓,像是受了伤。

突然,男人像是怒了,腾地划剑凌空而立,像是要做最后一搏。

沈之乔看得眼眨也不眨,满眼冒桃心,太帅气了有木有!

那男人一身黑色锦衣包裹住他芹长结实的身体,一头墨发因为刚才的激斗散了发冠,正放肆的在空中如蛇曼舞。而他的眉似剑,眸如水,唇似火,真真一个绝世美……男子啊!

只不过瞬间,那男人却突然仰天一啸,一口鲜血如雨淋漓而下,高大的身子随之陡然落地,原先凌厉的剑锋猛地灌入地底,他单膝跪地执着剑柄,狼狈却依然霸气十足。

沈之乔看得瞠目结舌,连什么时候站起来的也不知道。

她看到其中一个男子提剑朝他走去,正举着剑准备刺进他的胸口,她惊骇极了,平生还是第一次看见杀人,虽然她平时在侯府为虎作伥惯了,可从来没有打杀过人,而且她毕竟在现代也生活了十几年,敢于与恶势力做斗争的精神可是从小学的思想道德课就开始就学起。

几乎是出于本能的,沈之乔提着嗓子就嚎了,“来人啊,护驾护驾!”

嚎完之后还不过瘾,双手探入袖口,一枚枚银针从她手中不断往四处散去,沙沙的声音顿时从四面八方响了过来。

连着三天,沈之乔都没有看见齐暮景。

心里知道,他气她说了谎。

但是她敢保证,要是让他知道她是因为救了一个人,而且还是一个男人,关键还是一个美男而使用了飞舞受了点小伤的话,指不定能一个月不理她,外加禁足半年。

所以,她果断选择死不招认。

本想着第二天就缠着他说些好听的话,逗他开心,事情也就算了。

哪里晓得,他竟然躲着她,害她连他的衣角都没见着。

唉,她家阿景什么都好,就是太小气了,该如何是好啊如何是好?!

“夫人……”

沈之乔懒懒的瞥了眼门口,神色有些怏怏,“铁叔,什么事啊?”

铁叔是侯府的药房先生,医术了得。同时他也是侯府的老人,在侯府里颇有威信。

只是铁叔脾性比较奇怪,平日里待人总是爱理不理,就是面对阿景也是一样。但是他对自己却总是笑容满面,和蔼可亲。对自己的要求也几乎是有求必应

最最主要的是,整个王府只有他不怕阿景,其他人哪怕是丫头除了每日按时伺候她梳洗之外,几乎都不与她说话。唯独只有铁叔得空会到别院与她说上一会儿。

所以,在侯府她真的是很无聊啊很无聊!

铁叔见她眼帘下的青黑,有些心疼,“夫人,可是最近睡眠不好?”

沈之乔点头,“铁叔,我睡不着。”

“为何?”铁叔走了进来,示意她抬起手来。

沈之乔有气无力的将手递给他,“铁叔,我不仅睡不好,而且吃不好。”

铁叔皱眉听着脉,“胸闷气短……”看了会儿她的面色,“夫人心情不佳?”

“铁叔,你最近有看到阿景不?”沈之乔抽回手,可怜兮兮的盯着他。

铁叔愣了一下,心思微转,摇头笑了,在她对面坐下,“夫人与侯爷吵架了?”

沈之乔摇头,“铁叔,阿景从不和我吵架。”他都兴冷战!

两夫妻间的事,他一个老头子也管不着。

铁叔从怀中取出一包用蓝色锦帕包住的东西递给她,“今早出府采购药物,路过锦兰轩,顺便买的。”

锦兰轩?!!!

沈之乔瞬间甩去愁绪,高高兴兴接过了东西,摊在桌面上打开,捻起其中一小包打开,“铁叔,这是锦兰轩出的新品种吗?”

“恩,据说新加了一味东西,这样做出来的皮也少了以往的黏味。不过依我看,这东西并不如你研制的。”铁叔笑着看她兴奋的摸样。

沈之乔碾了碾细粉,在鼻息嗅了嗅,“铁叔,你带给我的这些东西,别让阿景知道了。不然,我又要几天睡不好,吃不好了。”

铁叔失笑,却在心间叹了口气,嘴角弥的笑意也随之淡了几分。

半响不见他反应,沈之乔抬头看他,眉尖微跳,“铁叔,你为嘛这样看我?!”那眼神,怜悯、心疼、纠结,总之很复杂。

铁叔错开双眼,跳了话题,“夫人,三日前救的男人……”

“猪啊……”沈之乔一拍脑门,懊恼,“我怎么把这茬给忘了。”连忙收起锦帕,往桌下她偷偷设的暗格一藏,急急道,“铁叔,走走走,带我去看看那个男人死了没?!”

……

“呃……铁叔,这个,这个,这个,是几个意思啊?”沈之乔震惊的看着眼前被五花八绑的男人。

“他中了骨蚀散。”铁叔说着,拿起床沿小凳上的银针,往他太阳穴两边分别扎着。

“骨蚀散?!那是什么东西?”沈之乔有些不忍去看全身被捆不说,脑袋还插满了密密麻麻银针的男人。

铁叔用锦帕擦了擦手,“骨蚀散是今年来江湖上盛传的三大毒物之首,凡是身中此毒者,开始并无感觉,但是一旦发作起来,轻则筋骨错位,全身瘫痪,重则死路一条。”

沈之乔听得心肝一颤一颤的,“铁叔,你别告诉我这男的会瘫痪,或者会死……”

“若是死或许对他来说还是解脱了。”铁叔皱了眉,“这个男人虽然年纪轻轻,但是骨骼精奇,练就了一身好本事。在毒发之时,他已用内力将毒性暂时压制,若是及时将毒液逼出,休养数日便无碍。只是在毒发之时,他似乎经过一场恶斗,被压制住的毒性至少有一半被浸入了骨髓。剩下的一半已被我用药物逼了出来。”

“那已经浸入骨髓的那一部分毒液对他会有什么影响?”沈之乔轻问。

“加大用药量,慢慢逼出毒素。只是在这过程中,他会经受常人所不能忍受的痛苦。”这便是他为何要将他绑住的原因。

“那逼出来之后是不是就没事了?”沈之乔紧问。

“性命无虞,只是……”铁叔惋惜叹气。

沈之乔心头一跳,“只是什么?”

“废人无异!”

第5章 喜事

2021-07-21

第9章 救他

2021-07-21

第11章 迷路

2021-07-21

第13章 找死

2021-07-21

第15章 抢婚

2021-07-21

第23章 教训

2021-07-21

书评(411)

我要评论
  • 哪边是&地图才

    快走的步子忽的停下,双眸环过四周,沈之乔暗骂,“这么大个树林,到底哪边是东,哪边是西啊?!靠,早知道让南玥给画一张地图才好。”

  • &一抹银

    就在他微晃神的时候,眼角一抹银光飞驰而来,心下一惊,连忙偏身,那银光便从眼前掠过,直直插进树干里。

  • &你让是

    “我最后问你一次,你让是不让?”沈之乔快被眼前这个永远一脸像别人杀了他全家似的男人气死了。

  • 几乎是&来人啊

    几乎是出于本能的,沈之乔提着嗓子就嚎了,“来人啊,护驾护驾!”

  • 看那个&伤。

    眨了眨眼又去看那个男人,微微拧了眉,他的内力虽然极强,但是他的动作比较迟缓,像是受了伤。

  • 啸,一&漓而下

    只不过瞬间,那男人却突然仰天一啸,一口鲜血如雨淋漓而下,高大的身子随之陡然落地,原先凌厉的剑锋猛地灌入地底,他单膝跪地执着剑柄,狼狈却依然霸气十足。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