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3天诛九死  


 

 天欲灭我,我便破了这天。地不容许我,我便碎了这地。我要这天,再也没有不能够掌控我的命运。我要这地,再也没有不能够抵挡我的脚步。天地不仁,要之何用。然武学之极,定是天诛地灭,九死一生。下回分解我莫毅,如何与天争,与地斗!在这炎热的夏天,一个看起来大约七八岁的孩子,正坐在小溪旁,皮肤黝黑,但却很削瘦,若不是双眼看起来还算清澈灵动,俨然就是一个典型的营养不良,一双小脚在溪水里玩得不亦乐乎,还时不时喊着“啊黄,我们去逮麻雀了”。。

  莫毅虽小,但却天生聪颖,对爷爷更是孝顺得很。他也知道房子多半是用来赔被自己弄死的那“一百多只鸡”了。毕竟当晚他可是听见了。所以从那以后,莫毅便再也没有惹过事,至于小孩子的调皮捣蛋,只有啊黄在山里的时候才会体现出来,比如此刻他们就要去逮麻雀了。

  而此时莫老头只能一个劲的给众人赔礼道歉,不敢多说一句话!

  李乘风眉头一皱,随即舒展开来,爽朗答应,但至于其心里是咋想的就不得而知了。

  “老莫头啊老莫头,你说你这么好的一个人,怎么就不知道管管这孩子呢?你看他在村里惹得家家户户都恨死他了,要不是看在你的面子上,早就把他赶出村子了”。

  掌印边缘,光芒自莫毅身上消失那一刻,莫毅的心脏上,突然的出现了一个印记,这印记虽是刚出现,却给人一种沧桑莫名的感觉,仿佛亘古长存一样,单一看就让人知道那是什么意思,那赫然是---“九”。而在莫毅的丹田,也出现了一把紫色的小剑,和那心脏上的印记一样,给人一种古老沧桑的感觉,却又高贵莫名,剑身有两个字------“天诛”。

  正在此时,一个尖酸的女声传来,莫毅一听就知道糟了,这不正是那个骂自己是什么野种的大婶吗?果然,这女的开口说话了“死老头子,莫毅今天弄死了我一百多只鸡,你看怎么赔偿吧!”

  在这炎热的夏天,一个看起来大约七八岁的孩子,正坐在小溪旁,皮肤黝黑,但却很削瘦,若不是双眼看起来还算清澈灵动,俨然就是一个典型的营养不良,一双小脚在溪水里玩得不亦乐乎,还时不时喊着“啊黄,我们去逮麻雀了”。

  “啊黄,你去哪里了呀,快回来,我们还要去逮麻雀呢!一会晚了回家爷爷又要着急了。”

  距离那裂缝出现已经一个月了,而天空那道裂缝却还是没有消失的迹象,只要一抬头,就能看到那横贯整个天空的裂缝,而混元大陆的人们,叫它------天之痕!

  “我道是谁,原来是你这个大猩猩”。

  只见几道光芒远去,却是五人一同进入手掌落下的地方,寻找至宝去了。。。

  话音刚落,一道长虹落在李乘风面前,此人一张国字脸,胡须布满了整个脸庞,看起来滑稽得很,偏偏他还引以为傲。

  然而,即使是这个有传说中的仙人存在的世界,这些修真者也没听说过天空可以撕开这么大一条裂缝,而且看其样子分明是很久才会消散了。在那个巨大的声音传出时,整个混元大陆的人都听到了,不过奇怪的是,凡人只是感觉声音有点大得离谱,而那些无所不能的“神仙”,却是同一时间口吐鲜血,修为越高者受伤越重。混元帝国皇都,正在皇都后山内打坐的天下第一高手李乘风,在那声音传来的同时,亦是受了重伤,此刻他哪还有天下第一人的气势,有的只是无尽的惊骇及茫然,他想不到这是什么样的修为才能造成这么大的声势,莫非是天灾?要知道李乘风可是快要武破虚空的人了,然而一个声音便让他受这么重的伤,他实在是茫然了。。。

  莫毅醒来时,只感觉浑身有使不完的劲,头脑也变得无比的清醒,就像脱胎换骨一般。但喜悦没多久,莫毅就又悲伤起来,他没细想自己为啥会有这么大的变化,他现在只是想知道这一切是为什么?想了许久,莫毅苦笑,随即想到了什么,当即咬破了手指,在地上开始刻起字来,而其丹田内的小剑似乎有所感应,在莫毅咬破手指要开始写字的时候,这小剑竟然不知不觉来到了莫毅手指上。

  距离莫毅走后已经三个月了。突然,李乘风感觉那股让他惧怕不已的强大威压消失了,愣了一瞬,随即放声大笑起来。但不过十息,,他便收敛了。因为此刻天边几道长虹极快的向他的方向飞了过了,要是莫毅在,定会惊讶的说不出话来,因为那些长虹内,竟然是人,那不就是爷爷说的神仙嘛?

  唐无极似乎不想等了,便说道“李兄,既然威压已经消失,不若我等几人进去看看?”

  “唐兄不必着急,容我先说一句,估计大家都感觉到了,这或许是我们突破的一个契机,而我们几人谁不是再进一步就要飞升的人?混元大陆已经十万年没人武破虚空了,以至于飞升成为了传说,不过我等应该是知道的,毕竟我们的先祖都是有过武破虚空,踏天而去。那么问题来了,如果真是宝贝,我们五个人,如何分配呢?”

  莫毅哭了,第一次哭了,哭得撕心裂肺,他大声的喊着“爷爷”,然而那个慈祥的爷爷却再也没有出现。兴许是哭累了,也或许是莫毅想通了,爷爷回不来了。莫毅跪了下来,开始磕头,他不是跪天跪地,而是跪他的爷爷。一直磕着头,连额头都流血了,莫毅却仿佛不知道,也不记得磕了多少个头了,莫毅昏了过去。而在他昏过去的那一瞬间,一把紫色的小剑从他丹田飞了出来,一直飞到他上空一丈高,顿时紫色的光晕笼罩着莫毅。只见他全身的伤势在这紫色光晕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修复着,这还不算完,原本莫毅消瘦的身躯,在这紫光的照耀下,慢慢变得壮实起来,其黝黑的皮肤慢慢褪落,慢慢呈现出黄色的肌肤,光滑如玉……

书评(241)

我要评论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