寰宇情君凤缘孽  


 

 初遇,她绝世风华,几眼万年。重遇,她艳压群芳,一夜出道。做为帝王,他却只为她钟情,自此独宠于后宫。做为臣子,他虽为她而痴,却没办法暗地里相护。她借助帝王之恩,蒙蔽臣良久,男子突然抽搐腰间的青锋剑,指向天际,吼道:“众将听令,给我上,一个不留!”。

小女孩哭倒在男孩身上,似乎已累极,口中只能发出一些呜咽之声,可一双小手,却还是紧紧抓着男孩的衣摆不肯松手。

说罢,高大的身姿缓慢的走出去,随着他的步伐,身后一声盖过一声的惨叫声惨不绝耳,浓烈的血腥气息弥漫在这片天际,久久不去……

撩袍起身,犹如暗夜修罗般站在堂中。启唇,无情冰冷的话语从薄唇中传出:“传皇上旨意,柳相罪行,实属恶劣罪无可恕,将其头颅砍下挂城门七日,以示警醒!其家眷,一律杀之!”

小女孩一个飞扑扑向为了保护自己被杀害的哥哥身上,小手紧紧抓着小男孩的衣摆摇晃着,眼中的泪水滚滚而下,泣不成声的一声声喊着‘哥哥’。

说罢,高大的身姿缓慢的走出去,随着他的步伐,身后一声盖过一声的惨叫声惨不绝耳,浓烈的血腥气息弥漫在这片天际,久久不去……

“皇上圣旨在此!”男子左手高高举起一纸黄绸,居高临下般的看着丞相,神色冷酷,眸中透着一股阴寒之意。“柳擎天接旨!”

老者望着这一幕,浅浅的叹息了声摇了摇头,走上前将小女孩抱在怀中,走出了这修罗地狱……

“流罗国相柳擎天,通敌叛国,证据确凿,有负朕躬,更陷天下黎民于水火,朕虽疾首痛心,但为社稷计,今令诛之,不得有误,钦此!”名为刘韧的侍卫双手一收,单手将圣旨递向丞相,“丞相,接旨吧!”刘韧嘴角勾起一抹微不可见的笑容,定定的看着丞相。

良久,男子突然抽搐腰间的青锋剑,指向天际,吼道:“众将听令,给我上,一个不留!”

小女孩的哭声隐隐约约的传过来,老者身躯猛地一震,双眼倏地睁开,眼中绽出光芒,踮起脚尖飞身向声音来源处。

男子目光一凛,疾步上前,探了探柳相的鼻息,眼光一沉,收回来的手渐渐收紧,发白的指关节狠狠地砸在地上,眼锋凌厉的扫了一眼因为恐惧抱在一团瑟瑟发抖的女眷。

“本相,何罪之有!”丞相右手重重的拍在身旁的桌面之上,身子倏地站了起来,因为激动,微微颤抖。

“柳相,你可知罪?”男人似笑非笑的看着,缓步走向这往日风光无限的丞相,染着血红色泽的剑身,拖在青石地板之上,发出刺耳的‘哧哧’声。

“流罗国相柳擎天,通敌叛国,证据确凿,有负朕躬,更陷天下黎民于水火,朕虽疾首痛心,但为社稷计,今令诛之,不得有误,钦此!”名为刘韧的侍卫双手一收,单手将圣旨递向丞相,“丞相,接旨吧!”刘韧嘴角勾起一抹微不可见的笑容,定定的看着丞相。

天气昏沉,夜未央,清寒的街道之上,一座恢宏大气、颇具历史底蕴的大宅之外,一面色冷峻、身披铠甲的男子坐在一高大的骏马之上,他的身后乌泱泱站着数百个士兵,在这样的天色之下,透着一股令人胆寒的肃穆。

老者望着这一幕,浅浅的叹息了声摇了摇头,走上前将小女孩抱在怀中,走出了这修罗地狱……

终于,原本安详的相府没了一丝生机,数百将士已在相府前集结完毕,手中的兵刃滴答滴答的往下滴着鲜血。

丞相端坐在主位之上,只是抬眼,用着极凌厉的眼神,看着眼前朝着他,慢慢走来的男人。

随着话音的落下,丞相嘴角流出一股青黑色的血液,脸上露出满足的笑容,一脸安详直直的往后倒下。

楔子

2021-07-18

楔子

2021-07-18

第12章 赏赐

2021-07-18

第12章 赏赐

2021-07-18

书评(300)

我要评论
  • &小男孩

    小女孩一个飞扑扑向为了保护自己被杀害的哥哥身上,小手紧紧抓着小男孩的衣摆摇晃着,眼中的泪水滚滚而下,泣不成声的一声声喊着‘哥哥’。

  • 机的男&惊恐神

    内堂之中,一个满身血污的小男孩身下动了动,毫无生机的男孩顺势滚向一旁,而他原先身下的木板竟在这个时候打开,一只肉肉的小手露了出来,随后,一个满脸惊恐神色的小女孩颤颤巍巍的探出头来。

  • 一高大&之下,

    天气昏沉,夜未央,清寒的街道之上,一座恢宏大气、颇具历史底蕴的大宅之外,一面色冷峻、身披铠甲的男子坐在一高大的骏马之上,他的身后乌泱泱站着数百个士兵,在这样的天色之下,透着一股令人胆寒的肃穆。

  • 却还是&着男孩

    小女孩哭倒在男孩身上,似乎已累极,口中只能发出一些呜咽之声,可一双小手,却还是紧紧抓着男孩的衣摆不肯松手。

  • 左手缓&,似用

    男子恢复了神智,冷着眼望着死气沉沉的宅院,而眸中,却再也不复感情。左手缓缓抬起,似用尽全力般往前一挥,瞬间,相府四处燃起大火,火光冲天,烧尽了昔日的荣宠。

  • 相,染&剑身,

    “柳相,你可知罪?”男人似笑非笑的看着,缓步走向这往日风光无限的丞相,染着血红色泽的剑身,拖在青石地板之上,发出刺耳的‘哧哧’声。

  • 终于,&机,数

    终于,原本安详的相府没了一丝生机,数百将士已在相府前集结完毕,手中的兵刃滴答滴答的往下滴着鲜血。

  • 抬眼,&用着极

    丞相端坐在主位之上,只是抬眼,用着极凌厉的眼神,看着眼前朝着他,慢慢走来的男人。

  • 下,丞&液,脸

    随着话音的落下,丞相嘴角流出一股青黑色的血液,脸上露出满足的笑容,一脸安详直直的往后倒下。

  • 的惨叫&在这片

    说罢,高大的身姿缓慢的走出去,随着他的步伐,身后一声盖过一声的惨叫声惨不绝耳,浓烈的血腥气息弥漫在这片天际,久久不去……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