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服诱惑,她被他困在医院的病床之上,彼此之间灼热的气温在持续上升。 到处处处碰壁,被养母被欺负,被正式宣告也不是父亲亲生的! 走投无路,她没办法以契约情人的身份跟龙耀霄签下卖笑契电梯里的晓熙跟周围的人报以歉意的尴尬赔笑,她的手机一时想不开,没法关掉免提,又不能挂掉养母的电话,只好让电梯里的人就这么看她家的笑话。。

病床上躺着穿着病号服的男人,对面坐在病床上的女人俯身到男人面前,近到她的鼻尖几乎贴住他的鼻尖,板栗色瀑布般的长发轻垂在男人的胸膛,她扯掉自己的上衣,勾魂的目光,用娇嗔地声音嗲嗲地说:“亲爱的,病房好热啊,人家热地受不了啦。”

挤在后面的乘客在电梯停下来的时候说:“到了到了。”

挤在后面的乘客在电梯停下来的时候说:“到了到了。”

“林晓熙,你这个臭丫头还有没有良心,连你亲妹妹的命都不要了,要是你妹妹也跟你爸一样被遗传病要了命,我可怎么跟你死去的爸交代啊。”养母尖锐而嘹亮的哭喊声通过听筒的扬声器传遍整个电梯。

电梯里后来的两个乘客挤出电梯,其中一个问另一个:“那个小姑娘还没到怎么就跑了?”

晓熙瞬间被这个冰冷的男人吓得两腿哆嗦,她努力站稳,舌头像打了结:“我,我,我们,认识,么,认识么。”

她找到了病房,心急火燎地往里跑,猛的推开病房的门,瞬间石化在门口,举在嘴唇高度的手机看上去像是在面前对着房间里的情形拍照一般。

“阿姨,我马上就到,已经在电梯里了。”晓熙恨不得从电梯缝中间窜出去逃离尴尬的场面。

晓熙像脚下生风一样快速冲出电梯,以光速逃离尴尬,养母已经不是一次两次拿她爸爸压她,爸爸离开五年,养母五年如一日天天如此,父亲从发病到离开花光了家里所有的积蓄,妹妹又在半年前被查出患病,好在妹妹可以进行骨髓移植,而她就赶往做配型的路上。

“装不认识我么?”龙耀霄带着鬼魅地笑容眯着眼睛一把揽住晓熙的腰,真是天助他龙耀霄,这个节骨眼上送上门一个小鲜肉,这小姑娘看着清纯可爱,一副水淋淋地眼睛,干净的面庞,比床上那个处心积虑想要上位的女人强百倍,那就这个小姑娘吧,他带着胜者的微笑低头吻向晓熙,晓熙的大脑咔咔死机了。

VIP豪华的包间,奢华的印花壁纸,雍容的复古窗帘,似乎她走进的不是病房,而是刚装修好的婚房,太奢侈了。

VIP豪华的包间,奢华的印花壁纸,雍容的复古窗帘,似乎她走进的不是病房,而是刚装修好的婚房,太奢侈了。

龙耀霄嘴角挑起一抹轻蔑地笑容,推开身上的女人翻身下来走向半路杀出的拍照党,晓熙傻愣地看着床上被推到一边已经暴露出上半身的性感的姿态,这种女人看了都受不了的身材,面前这个男人还有功夫来找她,有问题吧,看他虽然穿着病号服,霸气外漏,一副春色满园跟他无关的冷峻眸子直逼她,把她着实吓了一大跳,手里的手机咣当摔到地上,摔出来的电池自动切断了那边大吼大叫的养母的咆哮声。

男人扭头看见突然闯进来的“程咬金”,手里拿着手机摄像头对着他,哪里跑出来的小丫头呆呆地站在门口,他暴躁地低吼:“喂,你哪儿跑出来的。”

“你来了。”龙耀霄冰冷地声音似乎能冻结周围的空气把它们直接固化成冰锥朝晓熙呼啸而去。

电梯里后来的两个乘客挤出电梯,其中一个问另一个:“那个小姑娘还没到怎么就跑了?”

以为自己到了楼层的晓熙把手机举到嘴边跟养母继续通话:“我正往病房走,马上,马上就到,楼梯口左拐到头的病房吧,我到了。”

“阿姨,我马上就到,已经在电梯里了。”晓熙恨不得从电梯缝中间窜出去逃离尴尬的场面。

以为自己到了楼层的晓熙把手机举到嘴边跟养母继续通话:“我正往病房走,马上,马上就到,楼梯口左拐到头的病房吧,我到了。”

书评(373)

我要评论
  • ,瞬间&看上去

    她找到了病房,心急火燎地往里跑,猛的推开病房的门,瞬间石化在门口,举在嘴唇高度的手机看上去像是在面前对着房间里的情形拍照一般。

  • 晓熙把&跟养母

    以为自己到了楼层的晓熙把手机举到嘴边跟养母继续通话:“我正往病房走,马上,马上就到,楼梯口左拐到头的病房吧,我到了。”

  • &装修好

    VIP豪华的包间,奢华的印花壁纸,雍容的复古窗帘,似乎她走进的不是病房,而是刚装修好的婚房,太奢侈了。

  • 跟周围&里的人

    电梯里的晓熙跟周围的人报以歉意的尴尬赔笑,她的手机一时想不开,没法关掉免提,又不能挂掉养母的电话,只好让电梯里的人就这么看她家的笑话。

  • 地低吼&”

    男人扭头看见突然闯进来的“程咬金”,手里拿着手机摄像头对着他,哪里跑出来的小丫头呆呆地站在门口,他暴躁地低吼:“喂,你哪儿跑出来的。”

  • ”晓熙&尬的场

    “阿姨,我马上就到,已经在电梯里了。”晓熙恨不得从电梯缝中间窜出去逃离尴尬的场面。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