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上至高之路目录  登上至高之路纺织城  登上至高之路方志成txt下载  登上至高之路小说第790章  登上至高之路txt下载  登上至高之路完整版一  登上至高之路925集  登上至高之路小说  登上至高之路完整版  登上至高之路在线阅读  


 

 给大家提供更多首登至高无上之路免费深度阅读,首登至高无上之路目录怎么看?首登至高无上之路在线深度阅读内容超级精彩的,这是一部十分很好看的在现代都市小说,作者是烟斗老哥,小说首登至高无上之路全文讲诉了主角方志诚是市委新贵,看他如何在这漫漫官路上,一步步的走入巅峰,看他如何步步谋局展风华踏铁律,成就星火燎方志诚透过后视镜,瞄了一眼坐在后排的女人,这女人便很耐看,符合极品的范畴,除了具备以上三个优点,她身上还有特殊的气质,优雅如兰,宠辱不惊,坐在那里静静不动,整个车内弥漫着一种香气,这味道如有灵性,往你心口钻,咬得你心痒难耐。。

  肆虐的洪水夹杂着折断的树枝和石块从远处奔泻而下,不断冲入早已翻腾汹涌的湖水中,那轰轰隆隆的声音愤怒地拍打着岸边,波涛汹涌,山崩地裂,排山倒海,怒浪涛天!

  将咖啡一饮而尽,为转移注意力,他在客厅里转了一圈,目光最终落在书架上的一张合照上——他眉心跳了跳,惊讶之余,又有种灵异之感。

  方志诚略微犹豫后,竟然真从赵总手里接过了车钥匙。

  方志诚靠近邱恒德,几乎脱力,他换成仰泳的姿势,一手搂住邱恒德的腰部,一手托住他的下巴,从水底浮了上来,岸上的人心情异常激动,人群中发出惊喜之声。

  短信刚看完,手机铃声接着响起来,秘书一处的副处长王柯打来电话,吩咐方志诚明早八点之前赶到大院,参加市委办公室的防汛动员大会。

  命运对邱恒德有所眷顾,方志诚若是迟一秒找不到他,邱恒德便没意识,随着大浪不知被冲到哪里去了。

  刚工作没几天,便被办公室一把手批评打压,方志诚按只得捺住心头的火气,在驾校报名,准备在最短的时间内拿到驾照——不是说我没驾照吗?等拿了驾照,用绿本子呼死你!

  其实,邵凌峰是故意朝自己身上撞,方志诚反应很快,算准了角度,故意肩膀上用了点劲,最终吃亏的还是邵凌峰。

  言毕,她从后排伸出玉手,塞了一张名片,放在方志诚的口袋里。

  “没长眼睛啊!”邵凌峰捂着胸口,揉了一阵,凝眉怒骂。

  幻海县处于银州的西北角,位置偏远,是所有增援小组中,任务最为艰难的一个。倒不是险情严重,而是银州通往幻海的县道还没有打通,有许多路段,都是比较难走的乡道。

  ……

  得救了!

  “H省气象台发布暴雨橙色警报,琼金、登昌、银州、临丰……十二市将出现持续降雨天气。市委组织部发出紧急通知,要求全市各级党组织和广大党员、干部高度重视,迅速行动,积极投入到抗洪抢险救灾工作中来……”

  方志诚下意识地往那道门挪了几步,最终还是没有下定决心,理智还是战胜了冲动。

  “我叫赵清雅,以后喊我雅姐吧。”赵清雅情绪变化很快,突然伤感道,“今天有劳你送我了,以后若是有事,可以直接找我。”

  方志诚透过后视镜,瞄了一眼坐在后排的女人,这女人便很耐看,符合极品的范畴,除了具备以上三个优点,她身上还有特殊的气质,优雅如兰,宠辱不惊,坐在那里静静不动,整个车内弥漫着一种香气,这味道如有灵性,往你心口钻,咬得你心痒难耐。

  “我下去,你们赶紧通知捕捞队!”方志诚站了出来,开始脱衣服,他也不知为何胸腔里燃烧起了一把火。

  等宝马车驶离别墅门口,赵清雅端着咖啡,眯着眸子,凝视着窗外的花圃,轻声自言自语:“他如同五年前的你,一样阳光帅气,可我知道,他终究不是你……”

书评(449)

我要评论
  • 可不容&易上当

      方志诚压住心中的火热,佯作生气道:“赵总,不要开玩笑,我可不容易上当受骗呢!”

  • 两名中&赵总的

      今天一起来练车的,共有四人。除方志诚与那位被教练称作“赵总”的女人外,还有两名中年男人,从他们射向赵总的目光中,能瞧出若隐若现的炙热。

  • 留有余&过。

      方志诚暗叹可惜,感觉怀中还留有余香,压下心中诸多的疑惑,微笑着与赵清雅告辞,仿佛刚才什么也没有发生过。

  • 志诚学&得很快

      “小方车练得不错,大家注意仔细看,一踩、二挂、三打、四鸣!”教练见方志诚学得很快,很满意地说道。

  • 回答。&友的替

      方志诚嘴巴张大,不知该如何回答。赵清雅很漂亮,任何男人都无法拒绝这样的邀请,但是让自己成为他初恋男友的替代品,也太令人接受不了了!方志诚怔怔地盯着赵清雅看。

  • ,赵总&,车行

      后排空间很狭窄,赵总上车后,方志诚被挤在中间,车行驶到土路,车身剧烈地颠簸起来,方志诚的肩膀不经意地碰到了赵总的身体,这使得车内原本诱人的香味更加浓烈。

  • 雷鸣,&乎在换

      外面电闪雷鸣,雨势远比想象中要大,卧室门没关严,亮着灯,从门缝流出来的光线,在大理石地板上晃动,能猜出那是赵清雅的身影,稀稀疏疏,她似乎在换衣服。

  • 除不干&在一边

      她用纸巾在衣襟上擦拭了两下,发现除不干净,轻叹一声,把咖啡杯搁在一边,起身往客厅旁的卧室去了。

  • &得不舒

      赵总微微一怔,淡然一笑,道:“没关系,地方不大,坐得不舒服吧?往我这边来一点也没事……”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