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辈子的溱溱我以为自己是大叔文中的好命女主,带着千万身家嫁于离异渣男! 却被他伙同他人情妇,害的自己家破人亡,沉海殒命! 重活一世,溱溱本着‘珍视生命,远她被她最深爱的男人捆上了手脚扔下了海边的悬崖。咸涩的海水争先恐后的涌进她的气管,溱溱下意识的张口却被呛住,她艰难的睁大了眼睛,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平日里温柔的海水此刻却像是地狱里最凶恶的魔鬼铺天盖地的扑向她,撕碎她,求生的本能迫使她想要张开双臂挣扎,只是绳索被捆得太紧,就算手腕脚腕被绳索勒出鲜血也没能松开,她惊恐万分的试图屏住呼吸,却依旧不能阻止海水灌进她的肺里。。

一见钟情呢罗溱溱,就是你一见钟情的这个人,亲手把你的父亲送进了监狱,间接的害死了你的母亲,亲手把你推进了悬崖。

溱溱抱紧手臂,努力的压制着心中的怨恨,小心翼翼的问:“我喝的太多了,刚刚发生了什么?”

声音里依旧有控制不住的颤音。

所幸他只是轻笑:“你在我的酒吧喝醉被一个小痞子欺负了,你一个小姑娘又是自己一个人,在酒吧可不能喝这么多酒了。”

溱溱愤怒的盯着江正则的后脑勺,在他想要回头的时候紧张的紧握手指,小声说:“去,去哪里?”溱溱没敢接那瓶酸奶。

“你醉糊涂了吧?”江正则把酸奶直接扔给溱溱,“当然是送你回家。”

溱溱攥着那瓶酸奶,无声的哽咽着。

溱溱颤颤巍巍的把酸奶拾起来,却在抬头的一瞬间看见前面商厦显示的时间是2014年,溱溱手一抖,酸奶再次掉在车座上。

溱溱身子一僵,头发是干燥的,身上的衣服也是款式老套,但溱溱记得这分明就是前几年流行的款式,这一切都清楚的告诉溱溱,这已经不是她落海的那个时代了。

疼,特别疼,撕心裂肺的疼,她肺里仅剩的氧气被耗尽,她的意识逐渐模糊,溱溱努力的睁大眼睛,绝望的想:她这一生总未做过坏事,只是结果为何却是这样?如果她恶毒一点,泼辣一点,没有那么胆小,没有那么懦弱,没有那么妥协,没有去报复,最后结果不会不同?哪怕爸爸罗铭的公司依旧被他打垮,哪怕他依旧会出轨,哪怕他依旧折磨自己,至少爸爸不会被判了无期徒刑,妈妈宋岚也不会因为脑溢血死亡,自己的下场也不会那么凄惨的吧?

溱溱欣喜的掐了自己一下,疼,果然是真的,她没死,上天果然是眷顾天性善良的人的。

溱溱将眼泪擦干净,看着车窗外的商铺从陌生到熟悉,当车子拐进直通小区的那条路时,溱溱犹豫了一会儿才说:“江,江叔叔,您待会儿就把车停在小区门口就好了。”

这就是你爱的人!

她,她没死,但是为什么会在江正则的车里?他又想对自己做什么?那瓶酸奶恐怕又加了什么东西的吧?

异想天开??!!

操,乱发情的老男人跟不要脸的狐狸精真是天生一对。

溱溱艰难的睁开眼睛,入眼是及其陌生的车厢后座,她心里感觉自己前所未有的累。她重新闭上眼睛,脑海中不停的浮现出她最狼狈,最绝望的最后一天。

溱溱并没有看见男人的脸,只是那个声音却让它的灵魂都开始不由自主的战栗。溱溱恐惧的缩进角落,也不敢去接那瓶酸奶。

溱溱?跟你有那么熟吗?

第20章 误闯

2021-06-10

第20章 误闯

2021-06-10

第24章 威胁

2021-06-10

第24章 威胁

2021-06-10

书评(363)

我要评论
  • 商铺从&了。”

    溱溱将眼泪擦干净,看着车窗外的商铺从陌生到熟悉,当车子拐进直通小区的那条路时,溱溱犹豫了一会儿才说:“江,江叔叔,您待会儿就把车停在小区门口就好了。”

  • 后视镜&里看着

    “当然…”江正则从后视镜里看着越发局促不安的溱溱,“不介意,但是我很喜欢溱溱的天真纯粹。”

  • &溱溱,

    一见钟情呢罗溱溱,就是你一见钟情的这个人,亲手把你的父亲送进了监狱,间接的害死了你的母亲,亲手把你推进了悬崖。

  • “你醉&给溱溱

    “你醉糊涂了吧?”江正则把酸奶直接扔给溱溱,“当然是送你回家。”

  • ,重新&窝进角

    溱溱赶紧拾起来酸奶,重新窝进角落里。怎么可能是2014年呢?明明…

  • 上天果&然是眷

    溱溱欣喜的掐了自己一下,疼,果然是真的,她没死,上天果然是眷顾天性善良的人的。

  • 个声音&主的战

    溱溱并没有看见男人的脸,只是那个声音却让它的灵魂都开始不由自主的战栗。溱溱恐惧的缩进角落,也不敢去接那瓶酸奶。

  • 间看见&前面商

    溱溱颤颤巍巍的把酸奶拾起来,却在抬头的一瞬间看见前面商厦显示的时间是2014年,溱溱手一抖,酸奶再次掉在车座上。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