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欢春风榴火全文免费阅读  尽欢一枝发发小说全本免费阅读  尽欢是什么意思  尽欢by一枝发发txt百度云盘  尽欢姜妍 陆凛  尽欢 一枝发发  尽欢百度云TXT  尽欢小说  尽欢 春风榴火 小说  尽欢  


 

 《尽欢》小说的主角是梁简生佟嘉,是由一枝发个所写的一本耽美言情小说,尽欢主要原因讲诉了:佟嘉是梁简生养的一只也没爪子的小奶猫,养着养着梁简生意外发现是一只小狐狸,换货了来还来了,他没办法忍者,但是他始终得寸进尺,他在他怀里才明白,他原来是早有预谋。梁简生是半夜回来的。飞机落地时正好十一点,太晚了没让司机去接,也没给佟嘉打电话,自己叫了个车回来的。大抵是佟嘉这几天真的没睡好,好不容易睡了个好觉,想了这么多天的梁先生回来竟然没有被吵醒。。

午夜的风吹起来,穿梭在树叶间沙沙作响,房间里却是格外温馨。他们在大床上拥吻,连空气也沾上了黏腻的水声,传进了佟嘉自己的耳朵里都觉得让人脸红。一个两个都衣衫不整,梁简生的手顺着他的背脊配合着亲吻一下下点着,而佟嘉还在因为接吻技术不佳而为怎样更加顺畅地呼吸着急。

但是医生说它还不能出院,它的腿伤得很严重,伤口发了炎,还要等一段时间才能正常走路。佟嘉虽然很想将它抱回家,但顾及到自己也许照顾不好它,只能作罢。他拍了两只图片给于谣发了过去,于谣不知道在做什么,没有回他。

《尽欢》是由一枝发发所做的一本精彩小说,主角是梁简生佟嘉,这里为您提供尽欢一枝发发小说免费阅读!尽欢精选:第二天是个周六,一中虽然是省重点,但是周六日不补课,原因不在别的,是家长要求的。

可他没地方钻,只能往梁简生怀里钻,小脑袋蹭得梁简生胸口痒痒,“随便收拾收拾,不该这么乱糟糟的。”

床上实在是个危险的地方,两人此时比谁都清楚。佟嘉纯良的眼睛望着他,一边在诉说着无辜一边又在赤条条的勾引,可是他真的太干净了,让梁简生觉得自己连想一想都是可耻的。

他又羞又臊,窝在梁简生怀里不敢抬头,过了两秒又小声呜咽起来。梁简生抽了两张纸擦了擦手,他能感觉到他的颤抖,可男孩总要过这一关的,所以他只是揽着佟嘉的肩膀心疼地吻。

梁简生将箱子轻手放好,见有微弱的光从佟嘉的房间里透出来,以为是他还没睡,试探性地叫了声嘉嘉却没人回应。梁简生推开门,少年的身形凹陷在柔软的被子里,手里抱着什么,床头的昏黄台灯暖着他,一片柔和。

等他憋红了脸,梁简生才好心放过他这个生手,“想我没?”

他的青雉让梁简生又多生了几分怜爱,手上却加快了速度。

梁简生侧头含住他的耳垂,动情地喘着粗气,“自己弄过吗?”

可他的脸上是湿润的,说不清是泪还是什么。

不过佟嘉并没有想着梁简生真的请回来个英语家教,那天他说这话的时候梁简生都没带看他的,成绩也没看,估计就是随口一提,佟嘉心里有分寸,自然也没当真。

“嗯。”梁简生搂着他的腰,顺手捏了把他腰间的软肉,看见佟嘉手里拿着的衬衣,知道他是想自己,笑着说道,“一件破衣服你抱它做什么?”

他三五下除去了身上的外套,等这一身寒气去得差不多了才敢凑过去。梁简生领带还没解,撑在床上肆意耍弄佟嘉的唇。何止是小东西想他,他也想人想得失了分寸了,生意还没谈完就飞了回来,剩下零零碎碎的事都交给了助理。

好在宠物医院离得并不远,两站地就到了。小猫比昨天活泼多了,身上也干净了,佟嘉到的时候它正在吃猫粮,见了佟嘉仿佛还认得他,冲着他奶里奶气地叫。

——

梁简生心里说不上来什么滋味,却有一种冲动。再也顾不得什么,他扯开自己脖子上的领带,连最上面的两颗扣子也一并解开,俯下身将那口唇重新贴到自己的唇上去。

钱是梁简生给他的生活费,实在太多了,他根本用不完的,给家里寄一些,剩下的就放在梁简生给他的卡里,一点多余的都不动。但是从梁简生这里拿的每一分钱,佟嘉都会在他的小本子上记得清清楚楚,将来他是要还回去的。

睡梦中的佟嘉被一片炙热包裹,四周密不透风空气稀薄。有一双大手在他身上游走,他怎么努力也挣脱不了,想呼救却变成了哑巴。过了两秒,佟嘉猛然睁开眼,没留半点余地地用力推开禁锢着他的人,那人的力气却半点没松,反而更紧地抱住他,“嘉嘉,是我。”

书评(217)

我要评论
  • &真的,

    佟嘉甚至还没分清这是在做梦还是真的,一时语塞。梁简生将他手里的衬衣扯过来随手扔到一边,可怜的衣服和他的领带一起遭了秧,被抛弃在床边。梁简生吻着他说,“抱我。”

  • 没让司&没睡好

    梁简生是半夜回来的。飞机落地时正好十一点,太晚了没让司机去接,也没给佟嘉打电话,自己叫了个车回来的。大抵是佟嘉这几天真的没睡好,好不容易睡了个好觉,想了这么多天的梁先生回来竟然没有被吵醒。

  • 欢》主&落地时

    《尽欢》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这里有!小说《尽欢》主角是梁简生佟嘉,尽欢主要讲述:梁简生是半夜回来的。飞机落地时正好十一点,太晚了没让司机去接,也没给佟嘉打电话,自己叫了个车回来的。

  • 自己弄&过吗?

    梁简生侧头含住他的耳垂,动情地喘着粗气,“自己弄过吗?”

  • 悉而凌&厉的眼

    佟嘉动作一滞,对上一双熟悉而凌厉的眼睛,“先、先生?”

  • 等他憋&生手,

    等他憋红了脸,梁简生才好心放过他这个生手,“想我没?”

  • 他的青&雉让梁

    他的青雉让梁简生又多生了几分怜爱,手上却加快了速度。

  • 就是那&个被世

    在心里积攒了太多的思念,佟嘉本能地抱住了眼前这个他想了许久的人。那一刻他觉得自己或许就是那个被世界选中的幸运儿。

  • &动了两

    他是亲得过瘾,身下人似乎是不悦被打扰了睡眠,皱着眉头翻动了两下,梁简生才看清佟嘉怀里抱着的是什么东西。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