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欢八年的回锦城欲图知恩图报,都说受恩莫望报,可受恩慎莫忘,当一个人感恩一切时,他的生活便少了一份报怨,多了一份好好珍惜。他只想有朝一日为恩人做一碗吃在嘴里望着碗里心里想锅坐在老板椅上,透过隔断玻璃看着外面的员工们,肖兰也不由轻轻叹口气,自嘲地笑了笑,然后微微弯起嘴,嘴角一道好看的弧线证明她今天的心情的确很好。。

上午九点,肖兰踩着大家熟悉的步子走进了公司,上身是贴体的雪白衬衣显得飘逸至极,而下身是瘦管长裤,把她一双腿箍得修长如锥,充满弹性的步伐一走一跃,长卷发也就随之一扑一扑飘动。虽然她依旧板着脸目不斜视,但眉宇间那掩饰不住的轻快还是让每个人松了口气,等大家悄悄的对视几眼,办公室里压抑了好几个月的沉闷气氛终于烟消云散。

“可小丫很可怜的……”尹诗看见肖兰红润的下唇上有了两粒深深的牙印,她哪还敢多问,急忙闭嘴。

肖兰咬着嘴唇沉默了片刻,说:“对,他睡着别的女人,看到我跟看到仇敌似的,到如今我还要替他养孩子,我又不是圣母,我可做不到。”

这时门铃响起,尹诗透过猫眼朝外面看了看,这才打开大门,一个寸头,上身穿着黑色T恤,下身是黑长裤的年轻男子站在门口,尹诗眼睛不由一亮,因为这个男子除了五官端正,他的那双眼睛非常有神,有几分古天乐的味道,尹诗不由摸自己的脑皮,仰头惊讶地问:“你是?”

“我不敢了……”尹诗夸张地吐出舌头。

“可小丫很可怜的……”尹诗看见肖兰红润的下唇上有了两粒深深的牙印,她哪还敢多问,急忙闭嘴。

“既然我交给你,你决定吧?”

“我不敢了……”尹诗夸张地吐出舌头。

叶欢明显愣了一下,笑道:“租房的人个子不能太高吗?”

一个小时后,肖兰和尹诗出现在一幢普通的居民楼里,肖兰将那叠夹杂着一些十元二十元纸币的百元大钞递给了一个近四十岁的女人。

“好,那我一会出去一下?”

肖兰左右看了看,尹诗立即说:“兰姐,约了银行的人谈抵押贷款的事,我们该走了。”

“兰姐,莫非你很大,你还不到三十呢,不过兰姐,你的胸的确比我大,唉,每次看见你,我好自卑……”

叶欢淡淡地说:“我不是一个人住。”

叶欢没动,他看着还牢牢堵住门口的尹诗:“请问还有其他问题吗?”

叶欢淡淡地说:“我不是一个人住。”

尹诗坚持道:“可全租很贵的,还是合租划算。”

阳光照在叶欢的身上,反射出他那健康的肤色,特别是嘴唇那里刮得青青的,整个人显得特别清爽,映照到尹诗的眼里,她的心砰砰砰乱腾着,一样年龄的男孩子很少把自己收拾得如此干净的,她不由用一种很怪异的声音重复了一句宠物,随即醒悟,大声说:“当然可以,这是租房的协议书,你先看看。”

十点半,肖兰和尹诗已经身处在一套足有一百五十平方米的房子里,这种套房在锦城二环路内起码也要卖到七八千元每平方米,哪还是没有装修的价格……

第6章 大黑

2021-06-05

第6章 大黑

2021-06-05

书评(498)

我要评论
  • &心当作

    真是好心当作驴肝肺!尹诗急了:“你一个人全租多浪费啊!”

  • 杂着一&岁的女

    一个小时后,肖兰和尹诗出现在一幢普通的居民楼里,肖兰将那叠夹杂着一些十元二十元纸币的百元大钞递给了一个近四十岁的女人。

  • 无力,&不起。

    肖兰缓缓叹气:“这些年来姐对我好,我是记在心里的,只是我最近投资失误,手里不比以前宽松,明知姐遇到困难,我却是有心无力,实在对不起。”

  • 时间仔&计划,

    又花费了一些时间仔细推演这大半年来的计划,肖兰终于彻底放心,把心思放在了公事上。

  • &已经取

    尹诗出去了,已经做好准备才来自己的公司正式上班的肖兰却又分神了,沉思一阵后,她苦笑自语:“我又没有负心亏欠谁,究竟在害怕什么?难道是对手太弱以致自己到现在还不相信已经取得胜利?”

  • 肖兰红&,急忙

    “可小丫很可怜的……”尹诗看见肖兰红润的下唇上有了两粒深深的牙印,她哪还敢多问,急忙闭嘴。

  • “等等&我一起

    “嗯……”肖兰皱眉思索片刻,又叫住了转身的尹诗:“等等,你去准备五千元的现钱,不能从银行取,最好再加些零钞,一会和我一起去一个地方。”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