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靠万卷书在古代逆天  


 

 【表面小我看似大义、乖戾青春期的叛逆女主 vs 倒是大义看似情痴、默默的溺爱男主】自从掉入匪夷所思梦境后,目不识丁的渔村野丫头孟小鱼便突然变的满腹经纶,也有了与这个时代格格不入的平权意识,却也没什么大志向,只想写几本书挣点小钱,帮娘治好病,再寻回哥哥,自在逍遥过完此生。.谁知这世道却不给她安分,不仅给了她与人为妾的命运,还弄得她没了家死了娘,偏是坏人还成了打不死的小强,一步步将她卷进皇权内斗的修罗场,快活容易拐了个顺心郎,转眼间又搅出个惊天秘密,双双被逼得四处逃往。.不想再躲藏身藏的孟小鱼终于等到开了窍,借助梦中万卷书,一天光即将划破黑暗。。

孟小鱼本来早已放弃辩驳,却被葛玄凯这么一句话惹得怒火中烧,原本苍白的小脸顿时涨得通红。他可以骂她,但是穷乡僻壤却将整个渔村甚至正东镇的人都带上了,她却是不能忍的。

后面追上来的几个大汉看着被逼到了河岸的她,不由得一阵窃喜。宇宁河河水湍急,河岸也高。这个臭小子前无去路后有追兵,显然在劫难逃。

整个宇宁郡,被封为世子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宇宁世子。他的母亲上官蓉儿是先皇上官烈彦的亲妹妹,当今皇帝上官烈锋同父异母的妹妹。他的父亲葛宁宏是上官蓉儿的父亲上官儒亲封的异姓王,而宇宁郡正是宇宁王葛宁宏的封地。

那样的梦,她一做便是六七年,从七岁做到如今近十四岁。她不但随梦一起成长,还能记住梦中所有读过的书,看过的剧和唱过的歌,并且练就了一副一目十行、过目不忘的本事。

她潜到墨鱼魁的船底,猝不及防地用脚猛蹬船,几下便将他摇落到了海里,在海水中死死地拖住他的腿不让他的头伸出海面,没多久便把他活活淹死了。

“比睡外面好多了。昨晚半夜来敲门,实在抱歉!叨扰两位了。”

她终于为娘和后浪报了仇,可以执行下一步计划了。但此时此刻,她什么都不要想,只想好好享受这片刻的安宁与平静。

“孟小鱼?!”威严冷冽的声音从葛玄凯的口中发出,让人不寒而栗。

“我承认,都是我干的。”她还在发着烧,声音虚弱无力,嘴角噙着一抹苦笑。

她如此想着,便愈发后悔自己思虑不周,未曾想过爬上这艘船来就是自投罗网。她该按原来的计划做的,找个地方偷偷上岸,一路往北去找哥哥,路上写几本书挣点盘缠,终有一日她能到达皇陵。

那人剑眉凤目、丰神俊朗、身姿笔挺、衣袂飘飞,初秋的阳光落在他身上,照得他灿若星辰,又宛如谪仙下凡,让她一时间竟不敢确认是不是他。

“表弟,我是他表弟。”孟小鱼信口胡诌,横竖先见到人再说。

不知过了多久,她正睡得迷糊,隐约觉得有人用脚踢她,便费力地睁开双眼,微微抬头。

孟小鱼一骨碌从地上爬起来,胡乱理了理头发和衣服,又检查了一下袖筒,确认蜡丸和匕首都还在,这才长长呼了口气,笑眯眯地跟走出来的掌柜夫妇打招呼。

世子?

葛玄凯蹙眉沉思片刻,道:“先关起来。让林大夫给他开点药,喂点吃的。待本世子回来再审!”

孟小鱼没心思跟大汉对骂,继续朝着宇宁河拼命狂奔。

世间只有人心恶,万事还须天养人。不就是说宇宁郡这地方出了刁民,是因为宇宁为官的有问题吗?宇宁的官,最大的就是他的父王葛宁宏。

葛玄凯这才开始仔细打量这个瘦弱不堪,病病歪歪的人,狐疑道:“你是逃灾的?饿傻了还是烧糊涂了?连本世子的表弟都敢冒充?”

书评(281)

我要评论
  • 将他摇&,没多

    她潜到墨鱼魁的船底,猝不及防地用脚猛蹬船,几下便将他摇落到了海里,在海水中死死地拖住他的腿不让他的头伸出海面,没多久便把他活活淹死了。

  • 经官道&妇的马

    约莫一个时辰后,孟小鱼出现在正东镇通往关西镇的必经官道上,远远看到里正夫妇的马车朝她这边驶来,立刻将草帽的帽檐压得低低的,装作赶路的行人快步往前走。

  • 相,矢&后浪都

    墨鱼魁看着摩拳擦掌的乡亲们,立刻换了副可怜相,矢口否认他的恶行,非说娘和后浪都是她和阿渡误杀的,他自己还被阿渡打瞎了眼。

  • &尽时,

    辰时将尽时,两辆马车停在店门口,下来一对中年夫妇和六七个随从。

  • 了仇,&可以执

    她终于为娘和后浪报了仇,可以执行下一步计划了。但此时此刻,她什么都不要想,只想好好享受这片刻的安宁与平静。

  • 然灵机&去。

    就在她几乎绝望之际,忽而感觉脚下的土地变得松软。她想到靠近河岸的土地通常都多沙石,忽然灵机一动,俯身抓起一把沙石,回头对着追到眼前的大汉撒去。

  • 机未到&起一叠

    孟小鱼的心顿时突突狂跳,眸中划过一抹戾气,恨不得马上冲过去将来人千刀万剐,但时机未到,她隐忍着抱起一叠客人吃剩的碗筷进了后厨。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