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弃少修真 小说  都市弃少修真免费阅读  都市极品修真强少  修真都市强少免费阅读  修真大少在都市-释心下载  修真大少在都市TXT诸葛宇  修真大少在都市下载  修真大少在都市txt全集免费下载  修真大少在都市 小说  修真大少在都市txt  


 

 《修真大少在都市》小说的主角是诸葛宇,修真大少在都市是由作者释心所写的一本都市小说,修真大少在都市小说讲诉了:他是美女的护身高手,此外也是最伟大的的驱魔师。他是诸葛孔明后人诸葛宇。 我本俗人,却钓美无数。世上到底有没有鬼?。

陆行长想了一下说:“这事只准我们三人知道,知道的人太多不好,知道了没?诸葛宇,既然你懂这个,那就赶紧处理掉吧,听着就吓人,还有,事情过后,你给我把‘坚持科学发展观’这几个字手抄抄五十遍给我!”

“你们两个,在房间里鬼鬼祟祟的干嘛?饭都凉了!还不快来吃饭!”这两父子的“老佛爷”下了法旨,他俩本想再翻翻资料,查查这个勾玉的情况,现在不得不遵法旨下楼了。

“不用了,再来多少次都这样的结果,硬币掉落位置在坤位较多,如果按照北为乾,南为坤来看,想必那东西现在就藏身在我们网点南边的某个地方。”

“什么机关?”

诸葛宇看小王愣在那,一拍小王脑袋说:“赶紧装钞,耽误那么长时间,行长要罚钱了!”

“那是人们的一点念想!”

“诸葛宇,你还不起床,上班迟到了!”诸葛宇的妈妈怒吼道,“白天不想起,晚上不想睡,你这是像谁啊!”

“八万块钱旧钞?这也能收鬼?行不行啊?”小王有些不相信。

每天诸葛宇早上都重复着这样的对话。他相貌清秀、普通,身高也就一米七四,是一家国有银行的普通理财经理,却有着非常特殊的身份,就是他乃诸葛亮的嫡系后代,为何如此说,因为他现在吃饭的桌子身后墙上,挂着一把古朴的宝剑,剑鞘之上赫然刻着几个古文:七星龙泉。这是从诸葛亮当年一代代传下来的传家宝贝,也不知是用何材料做成,历经沧桑的岁月,却未见任何锈迹和迟钝。

“这勾玉是在英国拍卖会上,陈家二公子买回来的,等陈家二公子好转了,我去问问他当时拍卖的有没有其他几块勾玉。分别卖给了谁吧,而这勾玉中的煞气,我看咱们家的那把七星龙泉剑可以完全抹杀掉。”

诸葛宇摇头晃脑道:“可以这么说!厉害吧!”

陆行长笑了笑:“看来你很累啊!”

诸葛宇一脸鄙视道:“你以为干这事很轻松啊?跟医生上手术室一样,很累人的,其中任何一个环节出了岔子或者没有算到位,都会生出是非。”

“那只鬼呢?”

陆行长点点头:“不简单!诸葛宇,你果然不简单。”

晚上,诸葛宇回到家中,饭也不想吃,赶紧将爸爸拉到自己房间,从关好门,从布袋中掏出那青绿色的玉来说:“爸,你看着玉!我的天,他们说着是汉代的玉,哪止汉代啊,这是先秦的玉啊!妈呀,这玉,会不会是和氏璧上的?”

“小王注意,那东西冲你来了!赶紧把手上的钱全倒出来,在自己身旁围一个圈!”诸葛宇大吼,本来痴痴呆呆的小王,听了诸葛宇的大吼,如雷音灌耳,突地清醒,拼着所有力气将钱在自己身边撒了一圈,然后闭上眼睛抱成一团,什么都不敢看了,此刻诸葛宇一下跃出,同样是左手对着小王方向就是一掌虚推,口中大喊:“敕令!”

诸葛宇眉头一扬,神气活现说了两个字:“略懂!”一脸不在乎,好像网点中出现的不是鬼而是只耗子一样。

“要不要带佛珠十字架?”小王准备装钞前,悄悄问。

“念想念想,为何有这念想?还不是信了这些?信了人死后灵魂还在,信了天上有神佛,地下有魔鬼。”诸葛宇一套一套的说,“这网点这么冷是因为阴气过剩的原因,你别怪我神鬼乱谈,我想说的是,这网点中有鬼,你看小说和鬼片应该都会了解吧,这是真的。”

书评(384)

我要评论
  • 怒声道&找借口

    “什么那东西这东西的!”陆行长怒声道:“别找借口,偷懒就是偷懒!”

  • 的!”&行长脸

    “行长,是真的!”那个女同事小王简单把事情说了一下,陆行长脸色也煞白起来。

  • 那些都&个吧?

    “鬼神那些都是假的,迷信,你一大学毕业生,不会还迷信这个吧?”那女同事一脸惊讶。

  • 是亿万&人的信

    “咱们伟大的毛爷爷,一身戎装,戎马一生,战功赫赫,最后成就帝业,已是亿万人的信仰,可以说,毛爷爷是言出法随的人物,这样的人物,镇煞气,驱邪魔,而百元大钞上,全是毛爷爷,你说这是不是机关?”

  • 既然你&你给我

    陆行长想了一下说:“这事只准我们三人知道,知道的人太多不好,知道了没?诸葛宇,既然你懂这个,那就赶紧处理掉吧,听着就吓人,还有,事情过后,你给我把‘坚持科学发展观’这几个字手抄抄五十遍给我!”

  • 在你的&,你可

    咱们就一起来看看这个故事,这故事也许就发生在你的身边,也许离你很远,你可以一笑而过,当作茶余饭后的谈资,你也可以信以为真,当作以后碰上恶鬼的救命稻草。

  • 只得起&“妈,

    诸葛宇无奈,只得起来,穿衣服,睡眼惺忪,吃着早饭抓着蓬松的头发,抱怨道:“妈,八点半上班,你让我七点半起来干嘛?”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