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毒妃不好惹全文免费阅读  神医圣手  神医娘亲之腹黑小萌宝  神医凰后  神医赘婿  神医嫡女  神医弃女  神医毒妃  神医魔后  神医毒妃不好惹  


 

 给大家提供更多神医免费深度阅读,主角名为沈丽娟龙根小说的名字是《神医》,此书为网络作家红海豚所著,是一本内容十分精彩的的都市小说,此书又名《傻子的秋天》、《表姐夫的另一面》。龙更本是一个患上天萎之症与被雷劈傻了的傻子,但在再后来他竟莫名其妙的好了,由于村里的姑娘们真的是让他这么一想,心里好受多了,忍着怒气又瞪了月姐一眼,瞧着桃咪挑挑眉,“桃姐,什么时候回来的,摆这么大阵仗,这是回来显摆自己登堂入室了?”。

“求我?求我干你?”他戏谑的笑,在我身边踱步,然后蹲下来望着我,“干你可以,可是我怕你醒了后悔呀!”

涩欲第009章 你就这么饥渴吗

此刻桃咪站起身来,笑盈盈端着半杯红酒,“珠珠,好久不见,可想死我了!你不知道,咱们姐妹里,我最惦记的就是你了……”

“我回家一趟,晚上可能不过来了。”雷泽昊接完电话回到卧室,拿起搁在床上的制服外套。

“嘿嘿,桃姐给她吃了什么药呀!见效这么快?”捏我胸的人把嘴巴凑到我耳边,温热的气息直灌进我的耳朵里。

月姐报了几个名字,是当年我们一起入行的几个姐妹,这些年流散在外,有的被人包了,有的去了别的城市发展。

我心里有一句MMP就要骂出口,可俗话说抬手不打笑脸人,而且现在我俩已无交集,左右不过这次见面半个小时的功夫,我若是不喜欢,站起来走便是。

一路往下啮咬,直到我的肚脐和小腹,抵达耻骨的时候,他突然停顿。

“哦?”雷泽昊兴趣盎然,“用的什么工具,给我瞧瞧!”

我吓死了,扑过去搂住他,“你今天怎么回来这么早?”

我媚笑,搂住他的脖子咬他耳朵,“人家突然想你了,就忍不住……你知道的……”

当年我的初夜卖出史上最高价之后,桃咪心生嫉妒,一直想把我赶尽杀绝。

我完全没料到月姐居然搞得这么大阵仗,原本以为只是几个姐妹聚聚,喝喝小酒拉拉家常,想不到这乌泱乌泱的一屋子全是人。

我吃惊的望着他,“你不是不喜欢我跟她们有来往吗?”

随着电梯门关上,其中一人捏住我的下巴,笑嘻嘻的端详着我,“早就听说月姐手下有颗露珠,水嫩的很,听说下面还镶了珠子,今天咱们就来瞧瞧。”

错眼间看见桃咪笑得阴损,我只想赶紧离开这地方,到也没有在意。

说着话他的手就往我下身摸去,掀起裙角挑着我的黑色丁字裤,皮筋嘣嘣绷着我的胯骨,手指的温度渐渐往骨子里浸润着,我觉得恶心,身体却不受控制,随着他的挑逗扭动腰肢,两条腿绞到一块,只觉得全身都空空的。

再加上刚才雷泽昊允许我出去散心,我也就大着胆子答应了,最重要的是,我要告诉月姐,雅妮现在太他妈不是东西了,竟然帮着外人阴我!

涩欲第008章 毛都快给你舔光了

洗完澡出来,看见雷泽昊居然坐在床边,正用手指挑着扔在地毯上的湿裙子看。

“哇,真的有珠呀,看起来还是黄金做的!”另外一个蹲下身子,手指捻着我镶在肉里的珠串,冰冷的珠子随着他指尖的揉捏传来别样的刺激。

这么一想,心里好受多了,忍着怒气又瞪了月姐一眼,瞧着桃咪挑挑眉,“桃姐,什么时候回来的,摆这么大阵仗,这是回来显摆自己登堂入室了?”

第1章 养女

2021-04-28

书评(114)

我要评论
  • 珠呀,&指捻着

    “哇,真的有珠呀,看起来还是黄金做的!”另外一个蹲下身子,手指捻着我镶在肉里的珠串,冰冷的珠子随着他指尖的揉捏传来别样的刺激。

  • 的下巴&就听说

    随着电梯门关上,其中一人捏住我的下巴,笑嘻嘻的端详着我,“早就听说月姐手下有颗露珠,水嫩的很,听说下面还镶了珠子,今天咱们就来瞧瞧。”

  • 谁,鼻&,把嘴

    顾不得分辨这声音是谁,鼻端充盈着烟草香和男人温暖的气息,我伸长手臂勾住他的脖子,把嘴唇送了上去。

  • 水浇我&衡,我

    他把我拖进浴室里,打开花洒用凉水浇我,冰冷的水打在我身上,跟体内的燥热抗衡,我痛苦难熬,在地板上打滚。

  • 的黑色&温度渐

    说着话他的手就往我下身摸去,掀起裙角挑着我的黑色丁字裤,皮筋嘣嘣绷着我的胯骨,手指的温度渐渐往骨子里浸润着,我觉得恶心,身体却不受控制,随着他的挑逗扭动腰肢,两条腿绞到一块,只觉得全身都空空的。

  • 候一个&教你那

    桃咪捂嘴直乐,“可不敢这么说,大家都不容易,我这不是想姐妹们了嘛!刚好老头要回来投资做生意,我就跟着回来看看,你怎么样?听说傍上高官了?哎,只伺候一个人,白瞎了当年月姐教你那么多功夫……”

  • 扯我的&有了归

    月姐扯扯我的衣角,“是呀珠珠,都是自家姐妹,从前的事都过去了,现在大家都有了归宿,看我的面子,从前的事就别计较了好不好?桃咪都给你陪不是了!”

  • &身边踱

    “求我?求我干你?”他戏谑的笑,在我身边踱步,然后蹲下来望着我,“干你可以,可是我怕你醒了后悔呀!”

  • &…月姐

    “月……月姐……”我转身欲叫月姐帮我,发出来的声音却如蚊子嗡嗡,只有自己能听到。

  • 你半天&吧。”

    眼看就要倒地,突然两个男人一左一右把我扶住,“哎呀,找你半天了,喝多了就不要乱跑了,赶紧回房休息吧。”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