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年前,他害得她家破人亡。五年后,她带着小包子华美回归,重新开启报仇之路,谁知被他步步步步紧逼,圈禁在身旁。“荣皓辰,娶你是我唯一的错。”“那你没办法一错再错。”“除非你愿意陪周总一晚上,他会考虑给你想要的。”。

景晓言收回思绪,看着坐在身边肥头大耳的周总,对方的视线肆无忌惮地在她身上打量,景晓言强忍着恶心举杯和他相碰:“我敬你一杯,周总。”

“去什么?”荣皓辰一听到景晓言的名字,当即凝下脸质问。

景晓言被男人的动作搞得痛呼出声,宣告着她再也不是完整的自己。

转头,望着房里沉睡的人,荣皓辰发涩的喉咙里,艰难的挤出几个字:“等她醒来,问问她……还要不要我。”

昨天是她的第一次,他不该这么粗暴……

荣皓辰躁怒无比,穿上衣服出门,和一直等在外的孙静珊撞个正着。

“不——”

昨天是她的第一次,他不该这么粗暴……

瞬间,刺骨的寒漫上背脊:难道、难道他们说的陪一晚,不单单是陪酒……

景晓言,你宁愿上别的男人的床,也不肯找我,不肯求我一句吗?

父亲的公司资金链断裂,她想找荣皓辰帮忙,却连他的面都见不到。甚至他们的对话,也要通过孙静珊这个登堂入室的第三者来传达。

景晓言,你宁愿上别的男人的床,也不肯找我,不肯求我一句吗?

当男人炙热的身躯覆盖在她身上的时候,泪水浸湿了枕头。

对上荣皓辰阴沉地恍如看死物的眼,周总瞬间噤音了,瑟缩道:“荣、荣总,你要是喜欢她,我把她送给你,呵呵……”

自私也好,懦弱也罢,他和逃兵一样极力避开她,避开她对自己说出那残忍的字眼,自欺欺人地当作两人依旧是相敬如宾的夫妻……

周总捂着脸倒在地上咒骂:“谁他妈打老子!”

哪怕日子再清贫,却低挡不住他们火热的心意……

“啊!”

得不到资金,父亲被迫借了高利贷。

当初认识皓辰的时候,他只是一个落魄的穷小子,是她收留了他。

第10章 试探

2021-04-28

第10章 试探

2021-04-28

书评(144)

我要评论
  • 不清也&那个猪

    此时的景晓言根本看不清也听不清周边的一切,只知道那个猪头男意图对自己不轨,依靠本能挣扎:“走开,走开!”

  • 越来越&掌扶上

    眩晕感越来越强,景晓言好像感觉一只肥腻的大掌扶上她的腰,不断向上游弋……

  • 避开她&,避开

    自私也好,懦弱也罢,他和逃兵一样极力避开她,避开她对自己说出那残忍的字眼,自欺欺人地当作两人依旧是相敬如宾的夫妻……

  • &气吧,

    气吧,气吧,世上又有哪个男人能容忍妻子给他带绿帽子呢?

  • 景晓言&,当即

    “去什么?”荣皓辰一听到景晓言的名字,当即凝下脸质问。

  • &荣皓辰

    正好这时候,肥头大耳的周总也搀扶着景晓言从包厢中出来,两人紧紧相依的模样刺痛了荣皓辰的眼。

  • 全部献&,就是

    她把一颗真心全部献给深爱的男人,为他守身如玉多年,就是想把自己完完整整地交付给他。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