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美又飒女扮男装太子妃VS醋精复活披着马甲找媳妇太子爷】喜大普奔,太子爷他复活了!复活以后要干什么呢,毕竟是去找媳妇,娶媳妇,宠媳妇......媳......媳妇呢?媳妇在泡制生姜。媳妇在给人号脉。媳妇在给人施针。媳妇在......在对着别的男人笑,那男人还把手搁在媳妇肩膀上?靠!这能忍?哦,是媳妇哥哥啊,没事儿没事儿,你们再次。而箫誉却是短促的笑了一声,“真有意思,太医院最有本事的太医给本王下毒之后,自己个把自己个了断了,剩下偌大的个太医院,连个毒也不会解了。”。

顾珞没想到,太子爷在这里给她把后路扫的干干净净的。

婢女就道:“药是二爷派人抓的,昨天下午抓来的,老夫人晚上吃了一付,今儿早上吃了一付。”

顾珞看着宁孝安,嘴角勾了一抹笑,“好奇么?我怎么知道这没有被喝掉的汤药为什么会进了花盆里?想知道么?”

大山子忍了下来,转头去看顾珞。

妈的!

旁边宁陵心惊胆战,“顾大夫,他们两个行么?还是顾大夫上手吧。”

给多少钱,国公爷说个数吧,不过,前提你得知道这毒是整个太医院都束手无策的,人家这要是当真给你解了,就不光是解了个毒,而是救了个命,救命之恩知道吧!

她目光从宁孝安滑向旁边宁国公又从宁国公滑向宁孝安,然后轻启朱唇。

他已经给足了这个顾珞面子,他还要怎么样!

婢女旁边有一张小桌,桌上的托盘里是那杯没喝完的蜂蜜水和用过药的碗。

三连喷,在这落针可闻的环境里,格外响亮,他恨不得把自己脑袋拧下来塞裤裆里去藏着,眼角余光不安的去看箫誉。

这御医语落之后,顾珞就道:“我们同济药堂开药断断不可能在益气养血的药方里加一味附子的,附子毒性有多大,学医的都知道,剂量过重的话,会麻痹神经,遏制呼吸,导致昏迷窒息猝死,没错吧?”

不过,闭嘴了就要默默在心里画无数个圈圈诅咒那个害死顾奉元的龟儿子王八蛋下三滥臭蛆虫。

太医院一群太医:......

宁孝安立刻就道:“同济药堂的黄大夫前几天就得了这种病,你别以为我们不知道。”

他原本准备了一箩筐的话,结果太子爷就这么坐在这里,他一句发挥不出来。

顾珞呵了一声。

这人命关天的当头,顾大夫非要计较这么仔细么?”

整个屋里,只有宁陵是真的着急上火,不等宁国公开口,他立刻就道:“若是顾大夫当真能解了我祖母的毒,臣封五万两白银给顾大夫做诊费,另外送上锦旗一面,殿下觉得......”

而箫誉却是短促的笑了一声,“真有意思,太医院最有本事的太医给本王下毒之后,自己个把自己个了断了,剩下偌大的个太医院,连个毒也不会解了。”

书评(266)

我要评论
  • 他本事&医会不

    这要是他本事大,解了太医院御医会诊都解不了的毒,你说,这些御医会不会同行记恨,以后给人家使绊子?”

  • 一付,&今儿早

    婢女就道:“药是二爷派人抓的,昨天下午抓来的,老夫人晚上吃了一付,今儿早上吃了一付。”

  • 那药碗&水旁,

    顾珞点头,起身走到那药碗和蜂蜜水旁,端起药碗闻了闻,又端起蜂蜜水轻尝一口,“这药是益气补血的?谁开的?”

  • 就养着&道:“

    宁国公府府里就养着大夫,顾珞一问,为首的大夫立刻道:“这药是老夫人从外面买来的。”

  • 他原本&准备了

    他原本准备了一箩筐的话,结果太子爷就这么坐在这里,他一句发挥不出来。

  • 头睁眼&什么?

    手指搭脉,顾珞才搭上不过须臾便蹙了蹙眉,转头睁眼看向宁陵,“老夫人今儿可是吃了什么?”

  • 段时间&,厨房

    “早饭吃完之后就端下去了,因着隔了一段时间,厨房那边已经把碗筷洗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