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房花木深上一句是什么意思  禅房花木深的禅房是什么意思  禅房花木深是哪位诗人的句子  禅房花木深前面一句是什么  禅房花木深的下一句  禅房花木深的禅读音  禅房花木深中的深是什么意思  禅房花木深全诗意思  禅房花木深的上一句诗句是什么  禅房花木深上一句  


 

 《禅房花木深》由作者早晨的树所写的都市现情小说。小说精彩的节选:刘铭是一名小区的物业商场保安,原本商场保安这种职业一般被人看不起,并且工薪也不高。 但刘铭去上班的小区岸芷汀兰,住的大多是一些高企的更高级白领和一些市里领导的家属,要不然是一些权贵将小情人置放在这边来金屋藏娇。好多特色菜刘铭见都没见过,就像孙猴子在蟠桃园,看见的都是琼浆雨露一样,一顿饭倒吃得津津有味。。

禅房花木深第四章 与醉酒上司开房

晚上七点刘铭便随着赵美仙来到了蓝岸大酒店

当清晨醒来的时候,刘铭发现那玉体横陈的美丽少妇还在恬静的睡着,嘴角微微翘起,仿佛是在做一个美妙的梦。

实际上作为保安队长的赵美仙没有这么大的权利,但他毕竟是从上面辫下来的,上面还是有点关系的,也可能是想做点业绩快速爬上去吧。

刘铭心中暗暗激动,. 上下的动作也更加有些肆无忌惮起来,到后来,已经不仅仅满足于上半身的侵犯,邪恶的大手开始贴着那少妇白皙修长的腿向上游......

蓝岸大酒店是一家五星级酒店,虽然就在小区旁边,跟小区同属同一旗下产业。刘铭几乎每天经过,但没有去过一次,兜里的钱去吃一顿就得一个月的工资,还真吃不起,这一次刘铭跟着赵美仙,也算是来潇洒了一回。

半个小时后,当将积蓄的子弹全部打光后,刘铭长长的吐了口气,浑身舒爽的倒在了床上,没过多久便沉沉的睡去。

将醉的浑身酥软的赵大队长扶到房间的床上,刘铭就准备起身离开。虽然刘铭没喝醉,但也头晕脑胀的,准备回保安寝室睡上觉。

刘铭用两根手指勾住她下身那黑色蕾丝内裤向上提拉着,一小撮略微弯曲的黑色毛发调皮的从内裤的两边露出了出来。

跟赵美仙一起吃饭的是一家企业的高层,这家企业负责提供小区里的一些设备,还有损坏后的维修。

经过那湿滑的体液的浸润,内裤也变得湿滑起来,也变得透明了。刘铭用力一拽,已经深深的勒进了赵美仙的那一道粉色峡谷当中。

这时那个油腻中年突然起身,想带赵美仙离开。

刘铭虽然对这位美女队长印象并不好,但还是起身将赵美仙扶着离开。

“啊---”微微带着颤音的呻吟声响了起来,被刘铭压在身下的赵美仙身躯挣扎着扭动了一下,吓了刘铭一-跳,手上和嘴上的动作也连忙停了下来。

刘铭的手在赵美仙的下身摩挲着,下身很是茂密,刘铭摸上去就像是抚摸一块毛绒地毯一样,十分的舒服。

短暂的思想斗争后,刘铭的欲望和理智都站到了同一边,决定一不做二不休,看着平时高高在上的赵美仙那充满雌性气息娇躯缠绕在身边,终于可她伸出了邪恶之手.....

此时的刘铭就像是一个贪吃的婴儿,对这具充满成熟女人气息的身躯充满了迷恋。

因为晚上累了,所以两人一觉睡到天亮。

因为刘铭知道,以这赵队长的行事风格,绝对是没有道理可讲的,到时候估计会把刘铭当成过河的卒子一样牺牲掉。

自然而然这个喝酒的任务就交给刘铭了,刘铭虽然帮赵美仙挡了不少的酒,但这位美女队长还是不胜酒力,喝的不多,但也醉醺醺的了。

书评(500)

我要评论
  • 铭什么&第天等

    而且就算这个时候刘铭什么也不做,恐怕第天等这赵队长清醒过来 ,也会找他算账。

  • 过一次&,兜里

    蓝岸大酒店是一家五星级酒店,虽然就在小区旁边,跟小区同属同一旗下产业。刘铭几乎每天经过,但没有去过一次,兜里的钱去吃一顿就得一个月的工资,还真吃不起,这一次刘铭跟着赵美仙,也算是来潇洒了一回。

  • &下,狠

    刘铭踌躇着一下,狠下心来花了300多块钱,在旁边不算高级的酒店开了一间房间。心想着这三百多块钱明天一定要赵美仙报销。

  • 色礼服&给剥离

    刘铭喘着粗气向这一具魅力无限的美丽酮体扑了上去,几乎是三下五除二就将赵美女上身的浅红色礼服给剥离下来了。

  • 铭见都&园,看

    好多特色菜刘铭见都没见过,就像孙猴子在蟠桃园,看见的都是琼浆雨露一样,一顿饭倒吃得津津有味。

  • 铭没喝&回保安

    将醉的浑身酥软的赵大队长扶到房间的床上,刘铭就准备起身离开。虽然刘铭没喝醉,但也头晕脑胀的,准备回保安寝室睡上觉。

  • &象并不

    刘铭虽然对这位美女队长印象并不好,但还是起身将赵美仙扶着离开。

  • 惠,刘&铭也是

    刘铭不是柳下惠,刘铭也是一名血气方刚的青年 ,在这种成熟美丽的少妇挑逗下,孤男寡女是很难把持的。

  • &牲掉。

    因为刘铭知道,以这赵队长的行事风格,绝对是没有道理可讲的,到时候估计会把刘铭当成过河的卒子一样牺牲掉。

  • 想都知&道,是

    这种情况不用想都知道,是想带赵美仙去酒店开房,已经喝醉了还不是可以为所欲为。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