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婚之日当日,傅先生抛妻弃子。荒郊野外,怀孕了九个月的她浑身是血,无助等死。她很清楚地记得我,那个男人司机开车撞回来的时候对她说:“季南初,你说你肚子里的野种死了,你还怎么嫁车灯在白雪中忽明忽暗渐渐靠近,来到傅氏庄园的必经之路。。

“领完证,我告诉你。”季南初咧开嘴笑了笑。

季南初一愣,未等她反应过来,傅时漠就发动倒车,她顿时失去支撑,还没来得及站稳,就看到黑色的迈巴赫朝着她丝毫不停歇的驶来。

“痛……”一阵阵收缩的剧痛让季南初痛苦的叫出声来,精致修饰的妆容掩饰不了季南初血色尽褪的脸,双手紧紧的抱着肚子,喘着气的看着傅时漠:“傅时漠,你别走……我的肚子好痛……快送我去医院……”

虽然只是穿着平底鞋,但是季南初还是被滑了一下,扶着车子堪堪站稳,喘了一口气看向傅时漠:“这是傅家的隐秘,傅家有传男不传女的罕见病,和不合适基因的女人生的孩子,母子死亡率高达百分之八十,这就是为什么你父亲死了三任妻子,最后娶了你母亲的原因。”

季南初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这就是我的本事,命中注定你和苏昕无缘,只能娶我季南初。”

“我的孩子?季南初,你骗得了别人,骗不了我,我傅时漠只有过一个女人,那就是苏昕。”傅时漠沉稳崩裂,修长的指尖掐住季南初瘦的一折就断的脖子摁在车边上,手劲之大恨不得当场掐死季南初。

“可我除了嫁给你,什么都不要。”季南初的语气很轻,却带着不可撼动的坚决。

砰——

“可笑!”傅时漠黑眸一缩,面容更阴沉了几分:“我傅时漠要找什么女人不可以?”

一开口,刻薄而又恶毒。

“你找是女人可以,但是傅爷爷要重孙子却不容易,尤其是想要高达百分百的吻合率,却不是那么容易找到的,况且,傅爷爷已经八十了,他为什么要放着现成的不要,还要花时间冒风险找次货?我肚子里的,是他最想要看到的重孙子。”

一身黑色定制西装的傅时漠走出来,仅仅二十五六的年纪,却有一种阅尽千帆的深沉内敛。

傅时漠没有感情的双眸扫向她的隆起的肚子,走近季南初。

“傅时漠,你不能走!”看着傅时漠拉开车门上车,季南初连忙拦着,却傅时漠冷漠甩开,“滚开!”

刺耳的刹车声响起,车子乍然停下,季南初双手扶着肚子的站在车前,白色的婚纱和挽起鬓发全蒙上了薄薄的一层雪。

“季南初,想死滚远点,别脏了我的车子。”

傅时漠没有感情的双眸扫向她的隆起的肚子,走近季南初。

最后一句,让傅时漠脸色更加阴郁狰狞,双手握的咔嚓作响,最终拳头一松,目光却更加阴沉冷鸷的盯着季南初:“除了娶你,我什么都能答应你。”

“原来是你!说,她在哪里!”傅时漠神色骤然一变,双眸迸出犀利的寒光,双手愈加用力的捏住她的双肩。

书评(364)

我要评论
  • 靠山,&偏不和

    “不说?你以为有我爷爷当靠山,我就会妥协了?”傅时漠动了动脸颊,却松开了手,一字一句如刀刃般锐利:“我今天就偏不和你结婚。”

  • 还难看&注定你

    季南初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这就是我的本事,命中注定你和苏昕无缘,只能娶我季南初。”

  • &的必经

    车灯在白雪中忽明忽暗渐渐靠近,来到傅氏庄园的必经之路。

  • 大雪纷&覆盖城

    深冬的J城,簌簌大大雪纷飞,周围都是白茫茫的一片,大雪似乎要覆盖城市的一切。

  • 要找什&?”

    “可笑!”傅时漠黑眸一缩,面容更阴沉了几分:“我傅时漠要找什么女人不可以?”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