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穿玄裳待娶身穿红裳待嫁(“你们背叛了我,又何须在我面前提真族?”一个盛气凌人的女子喊道,这女子一袭红衣,似乎是被血染红的,还满头银发,边施展法术边说话。)这传书的内容断断续续,看的我有些迷糊,结果还被发现了。。

(回到山脚下的筱瞳会做什么呢?她会因为赤淙的举动而做出什么呢?且听下回分解……)

我曲肱仰身继续说道“师父也真是太小瞧我了,我是谁?这届弟子中最出色的一个,还老罚我去伺候后山。”我走着,绕远路,不让师父发现,走出主峰,再越过其中一座侧峰,就来到了凡界。

我走到一家卖糖葫芦的铺子前,看着,想吃,但没有凡界所谓的铜钱,虽然可以用法术变出来,但师父说过这些都是普通百姓的劳动成果,不能对他人坑蒙拐骗,所以我只能看着。开始我沉迷于吃的,但我准备走的时候却发现这个铺子根本没有人,于是冲动的想法在我心头涌现出来,不过当我听到呼喊声,我便回过神来,朝声音的出处走去。

我走到小女孩的面前,蹲下来抚摸着她的头,安慰道“没事了,不哭不哭,姐姐带你去买糖葫芦吃好不好?”

“既然你自己都说这是闲事,岂不真是闲到。。”咳咳,爆粗口,有些不太文雅。

(“你们背叛了我,又何须在我面前提真族?”一个盛气凌人的女子喊道,这女子一袭红衣,似乎是被血染红的,还满头银发,边施展法术边说话。)这传书的内容断断续续,看的我有些迷糊,结果还被发现了。

“行,你厉害,你大爷我走行了吧。”“滚。”说完两人已跑没影。

我过去用法术召出师父给的凤玞剑,指着那两个坏人喊道,“若是对自己所做之事心怀愧疚,便尽快回头。”我刚说完,结果两人神速般的回过头来看着我,冲我吼道“你又是哪里冒出来的黄毛丫头,管大爷我的闲事。”

那女子走上前来道“不必了,多谢…”她刚说完,我边听到仙妖山的警钟声,站起来就开跑(原路返回),但再次经过糖葫芦铺子的时候,我又停了下来,那女子和女孩跟上来,我停了一会,便想着匆匆离去,回到仙妖山。前脚刚离去,那小女孩手拿糖葫芦拦下我,“姐姐,姐姐,送你两串糖葫芦。”她将它塞在我手里,我回头看着女子问道,“这是你家的?”她点头,我又道“有事得离去了。”她还是点头,用手挥了挥手,既招呼我离去,也示意小女孩回去。

走在南雀街,我因为穿着仙妖山特有的青色衣裳,引人注目,当然我也发现了这个问题,用法术换了件同样是青色,但并非一样的衣服,趁人不注意,一换,也没人察觉到我换了衣裳。

“筱瞳,你去哪里了?怎么才回来?”樱祭问我,“可就等你一个人呢?”接过糖葫芦。

为了快些赶回去,我将其收起,连忙用法术回去,刚到主峰,就看到殿外召集了所有弟子,我都不用找我要站的位置,直接飞到最前面第一排,那个空位便是我的站位。我下去,樱祭就在我身边,我便将糖葫芦递给她。

“十六,还偷看,后山待着去。”师父叫道,让我手忙脚乱,传书没地藏,没办法伺候后山去吧。

修仙阶段:仙君,仙尊,仙圣,天尊,天圣,圣仙,圣尊。仙君分五阶:低阶,二阶,中阶,四阶,高阶。仙尊分三阶:低阶,二阶,三阶。仙圣、天尊、天圣皆只有两阶:上阶和下阶。而圣仙和圣尊都只有一阶,即本阶。

“不必多问,意已决,若是再多话,小心我废了你武功,碎了你聚元丹。”当他说这话的时候,让我有那么一瞬间感觉他不是我师父。

仙力总解说:一个人是有灵魂和肉体两大部分组成的,没有灵魂的肉体叫躯壳,没有肉体的灵魂叫灵识,灵识的想法叫作念力,每一个人都有着自己独特的灵力。灵力因灵魂而变得有活力,有色彩。一个人的仙力能修行到多少和自己的灵力强弱有关,灵力强大在修行的时候仙力就越容易修炼,越容易吸收。妖界之所以被定为各种不正经的修炼手法之地,就是因为有人在妖界使用某种法术来吸取他人的仙力,来提高自己的仙力,不过还好灵力不会被吸走。

聚元丹:人在修炼到仙君阶段,身体内便会形成一颗聚元丹,是用来储存自身仙力的东西。这玩意能碎,但碎了也不是代表就不能修炼了,而是要靠自身来维持自己的仙力,否则无聚元丹因仙力太强,而爆体而亡……想想都惨烈。但这东西也是很顽强的,只有两种方法,能够让它碎,一是自己自愿将其捏碎,二是在自身虚弱或是深受重伤之时,有仙阶比自己大五阶的人才能将聚元丹一掌震碎。当然,这都很难,而且碎了不能再修(筱瞳:“不过就算碎了,我有一个办法维持仙力,那就是增加体重体型来提供仙力的存放处,我是不是很机智?”)

我的名字叫筱瞳,是仙妖山第十三届的第十六个弟子,师父叫我十六,便是此意,所谓三界凡、妖、仙三界,仙妖山就处于凡界。三年前来到仙妖山,是仙会结束,师父再收弟子,我便拜。我从小生活在狐族,他人都说我的母亲是狐族的八尾娘娘,可我在狐族近十年,从来没见过她。世传我的父亲是魔族之主(魔主),但魔族人怎能和狐族人生出一个健全的孩子?两族的气息不太一样,史无前例有这样的人出生。

师父刚停下,大家就在议论……

第三章

2021-11-22

第四章

2021-11-22

书评(318)

我要评论
  • 是闲事&,岂不

    “既然你自己都说这是闲事,岂不真是闲到。。”咳咳,爆粗口,有些不太文雅。

  • 为了快&的位置

    为了快些赶回去,我将其收起,连忙用法术回去,刚到主峰,就看到殿外召集了所有弟子,我都不用找我要站的位置,直接飞到最前面第一排,那个空位便是我的站位。我下去,樱祭就在我身边,我便将糖葫芦递给她。

  • 会做什&)

    (回到山脚下的筱瞳会做什么呢?她会因为赤淙的举动而做出什么呢?且听下回分解……)

  • 葫芦,&没吃,

    我拿着这俩糖葫芦,没吃,想先回到仙妖山,将另一串分给樱祭吃。

  • &拦,直

    “那仙会呢?不开了?”我没理会他的警告和樱祭的阻拦,直说。

  • 去,却&岁的女

    但,当声音叫的更惨烈时,我便不再犹豫,冲进去,却发现一个可能二十来岁的女子正招人围殴(此围殴非真围殴),边上还有一个五六岁的小女孩,正躲着哭泣。

  • 子。眺&经历过

    很多年以后,一个自称祭灵真人的女子,身着红裳,站在仙妖山主峰上,等着那位身穿玄赤色衣裳的男子。眺望这人世间,想起多年前,同伙伴们一起经历过的那些事情,便不禁回忆。

  • 多问,&让我有

    “不必多问,意已决,若是再多话,小心我废了你武功,碎了你聚元丹。”当他说这话的时候,让我有那么一瞬间感觉他不是我师父。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