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一直坚持更新了一章,双更看情况!一群少年的成长之旅;一条曲折坎坷的成神之路;一个时代的风起云涌;亦是一段流光流彩的传奇。远处地平线上一轮红日喷薄而出,大片红光染亮了整片大地,洒落在太行剑宗千峰百嶂上,竟如仙境一般绮丽浪漫,葳蕤生光。。

闻道殿位于惊蛰峰,殿旁有座钟亭,每日晨修正式开始时会由监学部的长老敲响伏道钟。每届新入门的剑宗弟子都会和这古老的晨钟相伴数载,以至于日后下山历练、身处异乡时不免怀念起这镌刻在灵魂深处的钟声以及初入剑宗那段少年烂漫轻狂热血的修习日子。

练剑至酉正时分,谢明蕴停下木剑,对着湖泊里两只失宠的仙鹤笑得有点心虚。

“唔。”这下子谢明蕴知道为什么温卿月消息这么灵通了,她居住的华灼峰离招摇峰很近。

因此既使是刚刚修炼、还未辟谷的修士也会选择食用辟谷丹而减少摄入食物。

温长老已经开始介绍闻道殿修习的事项,谢明蕴边听着边分出一缕注意力朝温卿月指的座次看去。一个娇小白净的女孩有些拘束地坐在那里,她身上穿的也是银线流云的亲传弟子制服,怯怯的眼神看起来有些害羞。

远处地平线上一轮红日喷薄而出,大片红光染亮了整片大地,洒落在太行剑宗千峰百嶂上,竟如仙境一般绮丽浪漫,葳蕤生光。

谢明蕴用清脆的声音答应了,“好的师尊!那我先回空月峰了,再修炼一个时辰再睡觉。”

这番话透露的消息也不少。众人皆知,英姿飒爽的紫霓剑尊是出了名的挑剔,曾放言收徒只收极品雷灵根。她本人是一名雷灵根修士,修的剑道也似雷霆般霸道干练。从一介散修爬到天下第一剑宗的剑尊之位,个中艰辛无一不表露出这位女中豪杰的厉害。听闻很久前紫霓剑尊曾收下一个弟子,没想到时隔多年再次碰上了一个符合她收徒要求的人。估计这个女孩除和紫霓剑尊如出一辙的灵根外,应该还有着其他不为人知的优秀。

下方本有些或躁动或兴奋的少年们被那威严而不失温和的目光一扫,顿时感觉到压迫,头皮发麻,纷纷调整心态正襟危坐。

修习起始这两年每日会有讲学部的长老来为弟子授课。内容由论道、修真界的常识、剑宗的历史、剑修入门知识、剑道外的修炼派系以及相关的基础知识等诸多方面穿插进行。

话未说完,她身前的门已经被“吱呀”打开了。

一是习惯,二是美食不可辜负。

谢明蕴却不一样。

谢明蕴已经爬上了梅落的背,听到师尊的关切话语自然乖乖点头答应了。

这句话温卿月可听过太多次了,她翻了个白眼,又想到谢明蕴这个家伙也看不到,不由得咬牙切齿:“你迟到倒也罢了,要是连累我就惨了。今天开授的第一堂讲学是我父亲的……”

一个庞大的宗门只有一种成分是无法长期运转和发展的,它还需要其他组成部分存在,与之相辅相成、臻于完善。因此,今日的剑宗除了十大剑道主峰外,还另有发挥重大作用、使剑宗愈发强横的五大主峰——闻道殿所在的惊蛰峰、炼器堂所在的谷雨峰、十诫堂所在的清明峰、丹药堂所在的小寒峰以及任务堂所在的白露峰。它们背后都有对应的长老负责,长老之下是堂主,再下面则是替长老办事的亲信弟子或者帮忙做事赚取灵石的普通值班弟子。

温长老尽管修为高至太虚境,却不是一个严厉的人。这方面谢明蕴是有发言权的,温卿月和她正值启蒙年纪那会儿他总是耐心温和地教她们读书识字,两人调皮捣蛋他从不生气,他还会认真倾听她们脑子里那些奇奇怪怪的构想。

“嗯。”明夷剑尊的声音依然像深泉里浸过般冰冷清冽,却不掩话语中的直白关心,“不得熬夜。修炼固然重要,但你目前不用过分急进。”

剑宗里每一座主峰的峰头下面都有不少附属山峰,而且主附之间彼此距离很近,方便照应。藏溯峰的人很少,加上谢明蕴这个关门弟子师门上下也就四人,一人一座峰也才四座,最后主峰下的附属山峰还闲置了不少。

书评(298)

我要评论
  • 百弟子&。

    闻道殿很大,即使容纳了本届近七百弟子也丝毫不见拥挤。座次也有讲究,前排坐的是清一色的亲传弟子,中间为内门弟子,后排数百名都是外门弟子。

  • &。不过

    “猜不出。”谢明蕴懒得猜。不过她了解从小和自己一起玩泥巴摸鱼的好友,既然温卿月都提起了这个话题肯定就是有意和她说这件事。

  • &膊,一

    “好啦温大小姐,我们走吧。”谢明蕴熟练地拉起温卿月的胳膊,一路从空月峰奔向隔了不知道多少座山头的闻道殿,路上也碰到了不少和她们一样赶时间的新生弟子。

  • 桃花眼&有的狡

    温卿月桃花眼里带着星星点点笑意,透露出一种少年特有的狡黠得意。“是紫霓剑尊才收的徒弟。听说昨日才把人带回招摇峰。”

  • 了解了&闻道修

    随着温长老清朗的话音,大家基本了解了这四年闻道修习的大致安排。

  • 她偷偷&猜不到

    从小不知道被这种目光扫过多少次的温卿月全然不放在心上,她偷偷在在家父亲眼皮子底下和小姐妹咬耳朵:“蕴宝!你瞧瞧咱们右边斜下方那个女孩,是不是和兔子一样可爱?你绝对猜不到她是哪位剑尊的徒弟。”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