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阅文旗下网站深度阅读我的更多作品吧!原本趁她还未生气,李海莲可以自行向她请罪,便可以保自己的平安。可她平日里嚣张跋扈惯了的性子,哪里肯屈尊降贵。尽管是在别人的地盘,却也不肯语气祥和一点。仍旧是平日里的那副跋扈样,“孟绍菁,这里是柳阳城,天子脚下,难不成你还敢擅自抓人?”她是听过孟绍菁的名号的,但也只是略懂一二,只知道她是轻舟孟氏嫁与谢府为嫡出的娘子。殊不知,在她面前的,正是名号响亮,传说中一手遮下柳阳城半边天的轻舟夫人。。

轻舟夫人听他这番说法,实属不能满意,于是继续穷追不舍的说道,“笑话,若是被你的女儿骑到头上来还放虎归山。我轻舟孟府的脸面何存?你岂不是,要叫我谢府也叫人耻笑。我还未定你的女儿擅闯谢府的罪,你倒要来皇上面前颠我的黑白。若不是我先行一步,给皇上都解释了一番,我不是还得被你定罪了?你是觉得我和皇上都糊涂了不成?”李华平听出她这番话是把她的母家孟府也与这件事情混为一谈,看来是死了心要与他对抗到底,意思便是,你的女儿犯我尊严,我定不会叫你就此好过。

李华平的夫人,王氏,只是一名乡下女人,因早年在李华平还未考取功名时与他相恋,于是在他飞黄腾达后,被他本着“糟糠之妻不可弃”的心理,请来当了李府的大少奶奶。不过素日里也干不了什么大事,只能在宅子里管管下人之类的。虽然没见过什么大世面,但宅子里的妇人嘴总是碎,她也曾听说过这个名字。

皇帝立马准了。

孟绍菁算了算时间,嗯,就算再慢,过会儿也该到了。

他用欣赏的目光看着她,好一双伶牙俐齿,不愧是他钦封的轻舟夫人。

“卑职叩见皇上,叩见轻舟夫人。罪臣李氏带着罪妇王氏来向皇上与轻舟夫人请罪。”听见声音,孟绍菁转过头去。果然,李华平带着他的夫人来觐见皇上了。她端详了王氏一眼,难怪,这种人娘教出来的女儿,不刁蛮任性才怪。

皇上也许久未见她,于是抓住这个机会,打趣她道,“好啊,孟绍菁,真是胆大包天,抓起了良家少女来了。”

画面回到了李华平觐见的时刻。

(注:多年前,皇上在御赐“轻舟夫人”的名号时,便下了旨意,许轻舟夫人可以男子的“臣”自称。当然,是只许她一人。从那开始,“轻舟夫人”便成了普天之下最尊贵的女人。便是皇后见了,也得礼让三分。)

孟绍菁丝毫不惧怕的与他争辩,丝毫不惧怕与这个普天之下最尊贵的男子争辩。“皇上,臣认为,良家少女是不会擅闯小人的府上的。而如果她未曾干出这等丢人现眼之事,臣又怎么能抓得到她呢?难不成去她府上绑她不成?请皇上给臣做主!臣断不能为人所看轻!”

可,终究还是来晚了一步,她的忍耐是有限的。孟绍菁竟然也开始替他们可惜了起来。

不知走了多久,终于走到了李府门口。他长叹一声,说“我李华平的好日子,总算是到头了。”

李海莲如今还在做她的春秋大梦,实在不知道悔改,“我就不信,皇上真会为了一个女人,将我们李家上下都岂止于不顾。她当真在皇上心中的位置比得上我们家的世代效忠。”

赵泓像是厌烦了她的大喊大叫,便直接下达了命令。“拿下。”身边的王氏想阻拦,却被李华平叫人死死的按住。如今这种情况,她胆敢上去阻拦,便是自投罗网。

处理完李海莲,赵泓便来到了皇上门前,打算自行向皇上请罪。“皇上,咱家来向您请罪了。”皇上连忙让他起来,问他何罪之有。

“有皇上这句话,咱家万死不辞。咱家还有事情没做完,如若皇上您没有要咱家做的,咱家便先下去了,”赵泓走后,皇上脸色变得阴沉起来。这次,他全无半分犹豫的说,“传令下去,从即日起,李华平取消东郊郡丞的官职,且终身不得再为官。其妻子王氏与女儿李海莲一下犯上,犯大不敬之罪,即可绞杀。”

“夫人,夫人!”他跑上跑下,跑前跑后,几番寻找都无功而返,便开始遗憾了起来。这时,身边正好走过一个小厮,于是谢昭抓起他便问,“夫人去哪了?”

纵使她百般挣扎,也摆脱不了几个大男人的蛮力。终于,她开始知道急了,可却并没有向她求饶,而是全然不顾京城大小姐的面子,开始大喊大叫了起来,“孟绍菁,我爹近来轮番升职,是皇上面前的红人。你竟如此嚣张,敢擅自将我拿下,你就等着不得好死吧!”孟绍菁听见,觉得实在好笑。可为了顾全面子,只是捂嘴笑了笑,对她说,“原来,只是红人而已啊。姑娘这么大的架子,令小人还以为您家里是多大的官呢?”说罢,刚刚还笑得灿烂的的脸立即变了脸色,命令下人道“拿下去,关押起来,没有我的命令,谁都不准见她。”

听见她的那句相公,谢昭高兴的合不拢嘴。“嘻嘻,回来啦娘子,“但他还是心存疑惑,“娘子你这是?从哪刚回来?”

轻舟夫人

2021-11-20

李家落幕

2021-11-20

荣光

2021-11-20

大婚

2021-11-20

轻抚

2021-11-20

惩罚

2021-11-20

难题

2021-11-20

自私

2021-11-20

书评(455)

我要评论
  • 询问她&,“你

    皇上饶有兴趣地听着,等她说完便询问她,“你可有证据?”

  • 屋外便&声通报

    刚这么想完,屋外便传来侍卫的一声通报:东郊郡丞李华平请求觐见。

  • 究还是&一步,

    可,终究还是来晚了一步,她的忍耐是有限的。孟绍菁竟然也开始替他们可惜了起来。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