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绣芳华百度云  锦绣芳华九月轻歌  锦绣芳华TXT百度云  锦绣芳华什么意思  锦绣芳华之农门秀色  锦绣芳华小说  锦绣芳华txt  锦绣芳华全文免费阅读小说  锦绣芳华 粉笔琴  锦绣芳华  


 

 蒙冤而死复活于妹之身自此,她已不再是那个很任性自豪的林家嫡长女林可她是林府很小的嫡女林熙。把真相被埋葬于胸,忍辱负重耐心的等待着可翻云覆雨的那天再活一次,就该步步生莲,锦绣芳华。%%%%%%琴儿第八本书,宅斗种地文,评论交流跳坑支持!谢谢您!林府的前后府门禁闭着,内里的二门处却挂起了白练,但奇怪的是,来来往往的府中人,虽身带白花,束了素带,却没瞧见一个哭天抹泪的,都只是神情有些艾艾。。

“太太!”

“母亲说的是。”林昌接了话:“儿子这几日也好生想了想,过去我甚少过问孩子们的事,尤其是几个女儿,如今才会出了这事,常言道,自不教父之过,这是我的错,所以前些日子我还和陈氏提起,日后得好生管教着孩子们,再由不得惯着宠着了。”

明秀堂内置着一口漆木棺材,此时不少丫头婆子正在那里摆放供品,点上素香,更有三两个低声抽泣的丫头婆子跪在棺材前烧着纸钱。

老太太的眼慢慢的闭上,而后啪的一声,手串竟断了,咕噜噜的檀木珠子滚落下来滚的满地都是,她则叹了口气:“好,为了林家的以后,就请她出来吧!”

“哎呀,花妈妈说的在理,我是完全没想起这茬儿的。得,叫姑娘起吧!”

而这半个月的时间里,一些事就悄无声息的揭过了篇章。

所以在她的记忆里,爹常年都是一张面无表情的脸杵在那里而已,可今个一瞧,却见爹爹两鬓多了许多华发,眼圈子也见了黑,便知自己到底还是伤了爹爹的心,只是不知道他究竟是惋惜自己多些,还是担忧前途多些。

天阴沉沉的,暑日的热气尽数闷在空中,似在心口上压了重物一般,叫人没有半点爽利。

“不!”小女孩大声的喊着:“我要看她,一定要看她!”说着更是蹬腿挣扎,此时棺材边一直在抽泣的老妪摆了手:“罢了罢了,到底姐妹一场,就让她瞧瞧吧,横竖都是最后一眼,她又知道些什么啊!”

毕竟林府是清流之家,康府也是,谁都丢不起这脸!

“是啊,谁敢立啊,这可是给林家祖宗抹黑的事,何况老爷气坏了,倒现在还和太太吵吵,说大姑娘如此败坏了林家的名声,林家族地里埋不得。”

“昌儿!”老太太忽然高声一喝,瞪向了林昌:“你凶她做甚?她向我提请儿,总是有些缘由的。”

这一转眼间,三个人都出了屋,只留下七姑娘一个睡在小床上,可此时她却眼皮一抬睁开了眼,霎时泪水就从眼眶里滚了出来,她小小的眸子里满是痛色,直直地盯着床帐顶,喃喃自语:“我没有做下丑事,没有与人私通,我是,我是被人陷害的,我是被他们逼着投了井啊!”

那少年郎此时泪水已经汹涌而出:“大姐,大姐你怎么会死了呢,怎么会……”

那三个婆子一听老太太这话,皆是脸色大变,一个伸手拍七姑娘的背,一个抬手掐她的人中,更有一个双手合十的四方拜了起来。

“罢了,我们也别提了,万一被哪个听见告去了太太或是老太太那里,我们可也惨了!七姑娘如今睡了,我还是去赶紧给她做袄子吧!”

“你说的我听见了,只是非得用她吗?我们多使些银子请些有名望的就是了,一定要她吗?”老太太的脸上满是纠结。

“姑娘醒了就起吧,这耍躺了半个月,也没正经的去请安立规矩,今个咱们也早到一次,好不好啊?”奶妈温氏笑嘻嘻的轻声言语,林熙点点头,坐了起来,由着她们两个伺候着穿衣洗漱,待收拾规整了,另一个婆子潘妈妈送了碗羊奶进来,林熙喝了后,就由花妈妈陪着,温氏抱着往老太太所住的福寿居而去。

“昨个太太房里的章妈妈来打了招呼,说乱了半个月的礼数也该正一正了,我寻思着,前些日子,因着大姑娘的事,老爷把太太好一通埋怨,说她娇宠惯养才叫大姑娘长歪了心,生出那孽事来!唉,说到底这不是太太的错,是大姑娘她自己太倔,偏又胆子太大,结果……太太凭白背了这黑锅,心里怎生好受,又得教着余下的哥儿姐儿啊,只怕这府里要变天了。咱们虽然伺候的是最小的七姑娘,可她到底是太太亲生的,不同那些个,若咱们去的迟了,叫老爷知道了,只怕自引了火。”

请假

2021-11-20

更新后补

2021-11-20

书评(140)

我要评论
  • 罢,罢&说着叹

    “你爹我羞于启齿,不提也罢,罢!”中年男人说着叹了一口,又坐了下去。

  • &里供着

    “听说老爷的意思是,一把火化了灰,以故人之名送到静居庵里供着,待过上个十八年,赎了孽超度干净了,再埋进族地。”

  • :“抱&抱开!

    老妪瞧见七姑娘的举动停了抹泪之举,再瞧见她这眼神不对,立刻叫了起来:“抱开,快抱开!”继而婆子们把七姑娘的小手扳开,迅速退了开来,而七姑娘不哭不闹的就那么两眼盯着棺材,一脸的呆像。

  • 滞的模&样。

    “什么?”少年郎当即倒退,不能相信的看向棺材,而此时最小的那个傻愣愣的站在棺材面前,一副呆滞的模样。

  • &少年郎

    “大姐,大姐!”忽一声尖叫打破这沉闷从外而来,继而一个少年郎直冲了进来,朝着那棺材就扑了上去,继而又奔了几个身影进来,大大小小的具是孩童。

  • 孩童,&那小小

    “你们都死绝了吗?让熙儿在那里做什么,还不抱开!”中年男子注意到了这最小的一个孩童,当即叫唤下人,可当婆子冲上去刚刚抱住她时,那小小的人儿却脆生生的开了口:“等等,我,我,我要看,看,看大姐姐。”

  • 经汹涌&么会…

    那少年郎此时泪水已经汹涌而出:“大姐,大姐你怎么会死了呢,怎么会……”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