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知恩图报,农门女孩有违本心替嫁庄园富二代,谁知遭受接二连三出乎意料,庄园的一场阴谋正袭卷而来。她,手无寸铁的弱女子怎样肩挑背扛责任,又是怎样经历过着与男主生与死、爱与恨的考量,在一切未知的沼泽潭里又是怎样一步步相知、相知相爱、厮守的呢,最后与男主再度携手用智慧、仁德能化解狙杀在庄园的阴谋,并在创业路上收获多失败。面对自己爱情、友情、亲情,这其间又突然发生着怎样扣人心弦的故事?......柳木木女汉子般的劲头,拖着沉重的行李箱下了动车,再转乘本市公交车就可到家了。。

不一会儿,救护车来了,尽管父亲一再坚持不肯进医院,但由不得他了,柳木木劝说:“爸,治病要紧,钱以后会赚回来的啊,女儿毕业了,找到工作就可以赚钱了,不用担心,爸。”

可不知的是,接下来母亲花秀不再兜圈子,切入正题。

如果是往日,刘在石面对这个数目还有点迟疑,但现在他毫不犹豫一口答应。刘在石老婆在一旁说道:“看在她帮咱们家女儿份上就借给她吧,不然这么多钱我们是拿不出的。”

柳木木见状,赶紧收住话。

柳木木站起来嘟嘴抗议:“妈,你们怎么能这样,让我嫁一个素未谋面的人,而且毫无感情基础,我不干!”眼泪唰地涌上来,初踏社会,那些对未来充满憧憬的好多计划要去完成呢。

“是呀,她大学毕业了,还愁她找不到好工作赚不了钱啊。”花秀补言劝道。

听长辈夸赞,柳木木内心甜丝丝的,礼貌回敬着点头。

“ing~,我就知道妈最好了!”柳木木抱着花秀亲昵撒娇,让花秀很不适应,怂了怂肩,不动声色甩开了她。

花秀抬眼瞅了瞅柳木木,满脸愁云,叹了口气,拉家常地说开来:“木木啊,咱们柳家就出了你这么一个大学生,就你长了出息,是咱们家里的骄傲。”

“也就是妈妈今天要对你说的,直说了吧,他们给你物色了一户好人家,那户人家会给一笔钱你爸爸治病,如果还可以,说不定还能让金宝在城里买个房子娶媳妇。”

出火车站,站前广场明显的一阵热浪袭来,像个大蒸笼,柳木木很快就渗出了汗。

柳圣元回房歇息去了,花秀告诉她:“你父亲今天说的话有点多,累到了,让他进屋休息。”

看到父亲的状况,柳木木愁云涌上心头。

柳木木个子还算纤细,占不了多大地方。

“爸,不用您来,您身体不好!”柳木木体恤父亲,心疼地说。

瞬间知道母亲意图了,心里百个不乐意,她对未来有无限美好憧憬呢。

柳木木坐在餐桌边,吃着母亲做的可口饭菜,偷偷瞄了一眼母亲,那脸色明显地不对劲。

“这只是其一,他们今天来,是帮助咱们来解决问题的。”

好说歹说,这才将柳圣元劝上了救护车。

靠着这种意念,柳木木坚持站着直至目的地。

书评(449)

我要评论
  • :“妈&少不了

    花秀倒是热情得过分,以往柳木木回家,花秀很平淡,这次笑颜灿烂,和婉地说道:“妈少不了你的,收到你打的电话,妈就开始做了你喜欢吃的菜,都盖在锅里保温着,还有苞谷。”

  • 悉的农&墙青瓦

    下车后,舟车劳顿的疲惫一扫而光。跃入眼帘熟悉的农作物、村头白墙青瓦的房屋,一切格外亲切。

  • 回去之&几颗本

    村头水泥路两旁苞谷庄稼齐人高了,看玉米须成色,就知到了吃的季节,定是米粒饱满,回去之后一定要煮上几颗本地包谷解馋,在外读书,可吃不上本地的苞谷,特别是那甜、脆的味道就让人回味无穷。

  • 夸赞。&,在柳

    从小听父亲提这个人时,是神一般夸赞。受父母亲影响,在柳木木心中刘在石夫妇就特别神圣,搭话时难免不由自主脸红,生怕哪句话哪个行为不能让刘在石夫妇中意而丢丑。

  • ,车已&女儿卸

    说话间,车已开至村头转弯了,柳圣元一家人目送直到消失在视线外,才记起女儿回来了,赶紧转身帮女儿卸行李。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