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阅文旗下网站深度阅读我的更多作品吧!也正因如此,才成就了如今的大权臣的霸权,更是以溜须拍马雷霆手段得到了丛帝杜灵的赏识与盲目信任。。

弗如思量再三,突然止住脚步,转身淡笑了笑,挥手示意一旁小男孩走上前来。

巫师自是不赞同,反驳道:“妊家的品行族人们都清楚,几十年来未有逾矩行为,为官也甚是清廉公正,此番发生命案,三日后才被发现,可见有人故意隐瞒,或此人便是凶手,应当彻查。”

眼下的华医堂已经人满为患,全是因受冻而伤寒的人,甚至还有奄奄一息的,知道弗如向来善良,肯收留众人,故而都投奔了来。

青衣女子身后还跟着一位素衣药童,提着医药箱紧追步伐。

作为君王,大局与所爱必定是要辜负一方的,听着老臣们苦口婆心的谏言,丛帝杜灵烦不胜烦,却又不好发作。

见丛帝不予理会而沉默不语,身为谏臣的左政史在此时便有了些急躁。

也就这一眼一瞬,红衣女子激动的再次落下眼泪。

丛帝思量片刻,突想起一人来,正要吩咐人去办差时,权臣玺润殿外求见。

只片刻,政殿之上再一次恢复了往日平静。

便嗔怒的深深定了他一眼,唬的药童才反应过来自己的失言,赶紧认错闭嘴,这才让弗如消气。

毕竟是穷人家,都城又是高消费不好做生意的地方,赚点儿小钱儿不至于赔本罢了!

这孩子使得一手好剑法,身旁带来的护卫都不用怎么出手,就看他独自一人耍酷就够了。

玺润淡定的摆了摆手,既然是新来的猎户,便必然有可疑,况且蜀国境内,官宦查访百姓家也是在正常不过的事。

转眼间,屋中人儿早已逃离,空荡荡的好似方才的场景都是虚幻一般。

但她已经略有疲态,一脸脏污与血渍,看不清半分容貌来,呼吸之声也比较急促,面对眼前的杀手却丝毫没有半点退缩与畏惧。

:“你还有我。”

:“你倒是来得及时,尊若猜得不错,想必也是为了妊家灭门一案而来吧!”

直至把脉完成,写了一副方子递给这家男主人。

杀手们本是被人养成的死士,一旦被掳便要自裁的,故而拼了命的反抗击杀。

丛帝三年,杜灵寻妻也有十几载,当年的鸿鹄之志兢兢业业已然消磨殆尽,从点滴线索再到次次失望,他曾励精图治的江山之志也颓废了许多。

书评(250)

我要评论
  • 着跪在&抹冷笑

    丛帝神色微怒,他冷静的望着跪在正殿中央的左政史,良久!露出一抹冷笑。

  • 里却不&经意流

    外表看起来好象放荡不拘,但眼神里却不经意流露出的精光让人不敢小觑。

  • &谏言,

    :“左政史严重了,尊的家事与国事不能混为一谈,众卿此番谏言,到底是为国政还是为君后,还是为尊?尔等可分的清楚?”

  • 起来自&刷”被

    没有拖后腿的人,玺润应对起来自然轻松自在,片刻,一阵飞来的银针“刷刷”被他不断击落至攻破。

  • :“你&”

    :“你倒是来得及时,尊若猜得不错,想必也是为了妊家灭门一案而来吧!”

  • 搜寻方&留下被

    搜寻方圆百里,也不过是几摊血迹,或是留下被撕破了的衣裙,其他线索一应没有。

  • 冤魂无&山头。

    本来安宁平静的小枫岭,一夜之间冤魂无数,血染整个山头。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