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一世纪典型社恐死宅人士,坠楼后意外穿成废柴逆袭流修仙女主的契约神兽白虎,睁开眼睛眼的时候刚要被契约,小白虎拍了拍爪子,毅然决然的跑了。再后来,擅长于打群架的天一宗就多了一个不请自来的小师妹。再再后来,小师妹慢慢长大成人,战斗中力爆表,提着一把大刀干翻了十万大山倾巢出动的一群妖兽。众人:你可真虎啊。精英流修真文,主升级后剧情,女主始终强,女主黑莲花。没有人知道宇宙的尽头是什么,就如同没有人知道死亡的尽头会是什么。。

她只觉得自己像是被折吧折吧放进一个正方形盒子,骨骼和肌肉都疼的嘎嘣响。

这边擦完了灵酒,孩子呼吸逐渐平稳起来,益明撂了纱布,转身对着掌门,“若说没有父母亲缘,可她脖子上的灵玉又是哪来的?”

还未等走出这个屋子,杜仲已经一头撞上了结界,他捂着头一脸无辜地看向自己的师傅。

益明收回刚施了结界的手,俊逸的脸上笑得格外慈祥,“你昨天才出关拜见我和掌门,小仲仲。”

他们口中的道修,并非修真之人的统称,而是主修道法,也就是修习如何掌握自然规律的一群人。

当然文中的白虎并没有自己的灵魂,没出过山洞,也没有看见那个化形草,后来女主拿了化形草炼成了化形丹送去了拍卖会,狠赚了一笔。

要是自己是个人就好了......

看见这个爪子了嘛,我一拳头下去你可能会死。

寻常妖兽在修至金丹之后才可以化形,可是要化成人也并非没有其他办法。

还是幼崽的神兽除了强悍的肉身可真没有什么修为一说,她还不会使用灵力,更是难上加难。

一个男声在一旁响起,益明回头看了他一眼,“掌门大人来了?”

等药童将桂枝汤端来,杜仲在师父益明尊者的示意下小心翼翼要去喂,这才发现娃娃牙咬得死死的,竟是也灌不下去,汤水顺着小口流了下来,直灌进衣领里去。

太可怕了,小老虎打了个寒战。

高无衣最后终于停下,幼崽的爪子碰了碰眼前的石壁。

不巧,天一宗就是一个战力超群的宗门,善战尚武,崇尚实力,道修眼里的粗人。

让她在意的是她周身的风,与生前凌厉的呼啸对比,此间的风似乎对她格外温柔,温柔地托着这个白虎幼崽,下降的速度好像都比现代慢一些。

道修们姿态愈高,愈不近人情,大部分还都看不起专门修炼技法的修士,尤其对剑修刀修等靠打架的粗人嗤之以鼻。

让小老虎喘不上气的不止是稀少的灵气,更是前路窘迫的现状。

早在二十一世纪就已经活够了的高无衣看了眼脚下的浮云缭绕,下意识舔了舔爪子,问题不大,跳吧,死了算了,活就赚了。

高无衣慢慢睁开眼,先映入眼帘的是白色纱裙的裙摆,视线向上看去,一张极为清丽动人的脸正一脸欣喜地看着她,身上皮毛被抚摸的感觉显然就出自这个女孩的手。

书评(465)

我要评论
  • 没有人&如同没

    没有人知道宇宙的尽头是什么,就如同没有人知道死亡的尽头会是什么。

  • &炒老虎

    不知不觉她已经想到了最坏的结果,自己拒绝契约之后被大卸八块,五马分尸,尸体甚至还要被送进食堂,爆炒老虎肉。

  • 水味的&不沾任

    带着露水味的整株灵草在被嚼了几下之后胡乱吞下。无衣觉得味道并不难吃,甚至有点像不沾任何沙拉酱的冰草的味道。

  • 因为原&忆近乎

    她穿成了,一只白虎。显然这是只幼崽,因为原身的记忆近乎为零,唯一的印象就是周围的钟乳灵液和混沌的睡眠。

  • 早该死&么还能

    好烦......她迷迷糊糊地想,想到自己好像跳楼了,从三十三楼一跃而下,早该死了,怎么还能听到声音呢。

  • 后她好&被吵醒

    剧烈的破碎感后她好像昏迷过去了很久,直到她被吵醒,似乎有人摸上了自己的脑袋,还有少女雀跃又聒噪的声音。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