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阅文旗下网站深度阅读我的更多作品吧!女娲大神有感万物有灵,承盘古之力开创山河社稷图,普下天地九州,衍出五族之灵。。

他不相信,疯一般回到大殿,大殿早已空无一人,有的是刺目的滩滩血迹,他失望跪倒,大声嘶嚎,大声呼唤着她的名字。

“花谢花飞飞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无忧花,你当真无忧吗?花开花谢,留下的又是什么?”

“杀!......哈哈哈.....负我之人通通该杀......。”

身上不知为何竟插着数把利器,还有法器将我罩笼,让我动弹不得。

她口吐鲜血,幻作半颗水灵珠,围绕我周身许久,终融入到了我的体内。

我黯然回道,“回去?我们该回哪?水族不在,云霄殿又能容我们几时?”

……

那种美不同于女子之妖,渗透着澈骨的寒气,足以令人窒息绝命,却也令人着迷。

“我累了,此生太累了,如果可以回到开始,我宁愿不见,不恋,有父君,有不离,有水族,多好,多好,可是一切回不去了,回不去了......”

看着不离神态,我莫名有些紧张,站起身朝外走去。

我跟在父君身后,直直盯着那副绝美中带有绝命之色的容颜。

族长将血珠注入我口,对众长老道,“现我等合力将我族圣药无忧丹封入公主体内,压制恨魔,望她永远忘却前尘之事。”

“好一对主仆情深。”声音随云由远及近。

听此,云萝不禁后退几步,脸色发白,激喊道:“你不能如此对我,我是神君之女,论身份,论地位,我不在你之下,你是我的夫君,你只能是我一个人的,她不过是你的棋子,你的棋子,三百年前我能让她消失,现在我一样能让她从你心里消失。”

不离突然指向水凤刚刚吐出的一口鲜血,“娘娘,快看。”

我眼前一黑,身体再也支撑不住,慢慢躺了下去,耳边依稀听到不离大喊声。

剑灵劝慰道,“殿下,现在要做的是尽快找到娘娘,她对你的只是误会而已,殿下你应该高兴,三百年前那一剑娘娘并不是有心刺伤你的,娘娘对你还是有情的。”

我放弃水族储君身份,不顾父君反对,离开水域随他来到了这冰冷的神界。

书评(231)

我要评论
  • 我向来&装装扮

    在东海我向来喜欢男装装扮,父君虽有不满,也只有莫可。

  • 应龙得&镇守天

    弱水畔应龙得水灵珠,奉女娲之命镇守天地九州水域,世代守护山河社稷图。

  • &随他来

    我放弃水族储君身份,不顾父君反对,离开水域随他来到了这冰冷的神界。

  • 我拒绝&冷轩离

    我拒绝了,朝她摇着头,眼睛空洞的望着冷轩离去的方向,

  • 还是醒&他是否

    不愿醒来,却还是醒来,我问不离他是否来过,不离摇头。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