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居一品下载  妻居一品txt百度网盘  妻居一品免费收听  妻居一品有声小说  妻居一品听书  妻居一品好看吗  妻居一品夜惠美全文免费阅读  妻居一品txt免费下载  妻居一品免费阅读全文 小说  妻居一品  


 

 这是一个从男配慢慢的变为男主的故事。一个出乎意料的结局,本应赶下台一一鞠躬的姐姐占有了所有的财产,奔往幸福和快乐新生活时——再次穿越了。变为贪慕荣华的男配,没人能可以选择生母,但可可以选择人生道路,身在绝境又又何妨,命运皆有我作主。斩荆棘破圈套,我命由我不由得人。宅门生活,选夫嫁出去,上辈子不吃大亏,这辈子亏不吃,嘛俺是’狠毒’男配谁怕谁本文大权独揽,夜首次尝试大权独揽,请多支持,此外非常感谢古萧01做的封面,大爱无疆之。言下之意,你要求太多了,病床生被才称为孟先生的男子,从长相看浓眉阔目,鼻直口方,是难得俊男,他此时眼里溢满失望,白眼球上道道血丝,胡子邋遢,无平时纵横商场的气势。。

“你都起诉离婚了,我为何还要像妻子对待丈夫一样对你?”丁柔俯身,将香烟头直接按在孟浩然的手上,一字一句的说道:”孟浩然,你配吗?”

哗啦一声病房的门被拉开,头发烫波浪大卷垂间,身穿淡青色套装气质高雅的女人走进来,围在病床前的穿着白大褂的年轻医生对躺在床上的病人说道:”孟先生,我们尽力了,你能捡会条命是运气。”

丁柔已经不知不知觉之间,就将柔弱妇人护在身后,只是为了那双酷似母亲的眼睛,温润慈爱,如果说丁柔上辈子有遗憾的话,就是子欲养而亲不在。

“丁柔,车祸是不是你安排的?”孟浩然顾不得儿子,高声斥责,丁柔弹了弹烟灰,正好落在孟浩然的脸上,高傲冰冷的丁柔似在看无理取闹的疯子,孟浩然脸被烫红了,男人的自尊心严重受挫,声嘶力竭的喊道:“丁柔回答我。”

丁柔睁了无数遍眼睛,入眼帘的还是曼青色的纱帐,身下铺陈着褥子,丁柔手划过缎面无数次,不是她主卧里的水床,丁柔最终叹了一口气,抬手竖起了中指,老天爷,你不带这么玩人的,她丁柔虽然离婚了,可在现代有车有房有存款,生活无忧,还可时不时的出国散心,她不是苦情女,不需要穿越重生来挽救,好在丁柔多了个心眼儿,立好了遗嘱,那对狗男女一分钱也别想拿到,不过丁柔很不甘心,现代的朋友不会以为她为情自杀吧,丁柔只要想到这一点,就想试试能不能死回去。

“六小姐病着,您让人给她抓一副药吧,我求求您了。”

海景别墅,丁柔按下电话,遗嘱机票都安排好了,她明天飞欧洲散心,坐飞机并不是百分之百安全,她就算死了也不会留给丁敏一分钱,从她勾引孟浩然开始,丁柔就不再将她当成妹妹,手机震动,一条短信,‘丁柔,我来找你。’

”公司留给你,我只变卖了其中百分之三十的股份,不动产和存款法院也判给了我,公司才是最值钱的,不是吗?”

ps夜恳求大家支持,收藏,推荐票不能少啊,这个故事是奋斗型的,没底中,第一次写架空,实在是没底啊,甜文,甜文。

“丁柔是北方大学第一位女学生会主席,曾是高校联盟的风云人物,和最年轻的共和国部长当年并成为雌雄双狮,当初在大学追求她的人很多,孟浩然不是最优秀的,大学毕业后,丁柔出乎所有人意料的嫁给孟浩然,放弃了读研,放弃了在高校工作的机会,跟着孟浩然来沿海创业,夫妻二人白手起家,丁柔辅助丈夫创立投资公司,去年被评为业内最具潜力的十家企业之一,和盛世地产的合作意向,是丁柔一手促成的,为公司再次腾飞提供平台,丁柔为贤内助,没有她,绝没孟浩然今日,可他却和丁柔的妹妹纠缠不清,简直是生在福中不知福。”

丁柔最遗憾的就是在她以全省状元的成绩考入北方大学时,母亲病逝,丁柔眼角湿润,至今难忘母亲最后欣慰的笑颜,‘我的小柔是最坚强的,小柔答应我,不做小三,不做继室,不做后妈。’

“就因为老爷赏得才值钱,才能变卖了去给六小姐抓药。”

“不行,不行,这不行。”

林朝生是他们这一代的风云人物,家世显赫,投资眼光极为精准,几次股市上操作,都大赚一笔,有共和国股神之称,身家以亿万,但丁柔却宁愿选择孟浩然共同奋斗,也不愿嫁给林超生当继室妻子,林医生和林朝生是远方表亲,听说过丁柔拒绝林朝生的内幕,‘我丁柔不嫁结过婚的男人,你来迟了。’

喝了红酒,丁柔再睁开眼睛时,入目的是古色古香的家居摆设,说不上奢华,但以丁柔的鉴赏眼光看,放在古玩市场上很值钱,丁柔闭眼又睁眼,举了举手臂,丁柔苦笑,老天爷真会玩她,她丁柔穿越俯身了。

孟浩然放在被子手略略动了动,丁柔继续吐着烟圈,淡淡的烟雾中,丁柔道:”不吃惊,你能发生车祸,不吃惊,你能躺在这?不吃惊,我供她上大学的丁敏能去精神病院?孟浩然,你忘了新婚之夜我说过什么?”

丁柔马上翻身坐起,明朝?裹脚缠足?丁柔掀开了被子,仔细的看着双脚,并没缠足,如果穿越到必须缠足的明朝,丁柔宁愿死回去,缠足和贞洁牌坊一样,是对女子最残酷的迫害。消了心中的顾虑担心,丁柔再起疑惑,不是明朝吗?她到底被爱捉弄人的老天送哪来了?

“怀孕?现在呢?你···拿打掉了?”

丁柔是极具个性的女人,身上有着浮躁的现实社会所没有的真诚傲骨,不为权贵财富低头,自信夫妻同心能创出一片天地,只可惜所托非人,她全心辅佐的丈夫和自己的亲生妹妹有染,进而孟浩然提出离婚,丝毫不顾年多年的夫妻情义,丁柔的妹妹丁敏也是个不要脸的,勾引姐夫还要姐姐成全,这样的妹妹送去精神病院都是便宜了,

书评(126)

我要评论
  • 幽会,&,你开

    “在修道,你和丁敏幽会,沉迷于偷情的快感中,忽略了很多的信息,你开车撞上围栏并不奇怪。”

  • 白大褂&医生对

    哗啦一声病房的门被拉开,头发烫波浪大卷垂间,身穿淡青色套装气质高雅的女人走进来,围在病床前的穿着白大褂的年轻医生对躺在床上的病人说道:”孟先生,我们尽力了,你能捡会条命是运气。”

  • 前进。&”

    丁柔晃动着高脚杯,红酒微晃,丁柔对着落日举杯,“过去,拜拜,丁柔,前进。”

  • 看孟浩&小三就

    医生带着两名护士离开,刚一出门,其中一名护士道:“太好了,我老早就看孟浩然不顺眼,养小三就算了,竟然找小姨子,简直就是渣男,活该半身瘫痪,性功能丧失,老天爷是长眼睛的。”

  • “我记&劝了好

    “我记得那天晚上我劝你不要酒后开车,劝了好久好久,在丁敏的挑唆下,你肯听吗?出了车祸,半身瘫痪,现在怪罪我?我是清白无辜的。”

  • ”公司&留给你

    ”公司留给你,我只变卖了其中百分之三十的股份,不动产和存款法院也判给了我,公司才是最值钱的,不是吗?”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