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神来了4》又公映了,死亡……真的也可以预言未来吗?的话我真被赋于了这种不知道是奇妙但是可笑的能力,如果我为什么无法拯救身边的人?但是说我自己本身是“死神”?的话是这样,如果能预知未来“死神”死亡……的又会是谁?一切都离了,我始终有这种不祥的预感。。。。。。我的名字叫杨旭,一个极为普遍与平淡地名字。人如其名,长相一般,才智一般,要什么没什么,是一个典型的扎在人堆里被淹没的平庸之人。但两年前的我确是个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名人,各大报纸网络的头条登满了我的名字,我的照片,就在一夜之间我成了名人!。

  “你怎么和长辈说话的!你这个不争气的东西,早知道会生你这种混账儿子,我还不如早点掐死你!”母亲嘴上说得愤恨,眼中却蓄满了泪水。要知道对父母说要死要活是多么不孝的话,又有哪个白发人愿意送黑发人呢?

  “旭旭,你过来。”母亲突然出现在卫生间门口,用一副担忧地眼神看着我。

  “你没有什么其他的话想和我说吗?”对方沉默了片刻又有些不满地问。

  俗话说得好:“人固有一死。”如果说你能摆脱任何事情,那么唯独死亡你是怎么也逃不开,摆脱不了的。年纪轻轻的我从来没有想到原来死亡离我是那么近,简直就是咫尺之间。两年前的悲剧还历历在目,那是死神编制的绝妙噩梦。不知道在梦中挣扎着清醒的我何时会再次堕入死亡的深渊,或许不远了,因为我有预感……

  “妈,你怎么了?我没事!我现在住得好好地干嘛要搬?再说我都那么大的人了,你和爸就别瞎操心了!我懂得自己照顾自己。”我有些烦躁地关上卫生间的门,冲到洗水盆前用冷水冲脸。完全清醒后,我又站在镜子前,镜子中的倒影现在显得有些憔悴,被沾湿的白色睡衣此时服帖地贴在身体上,显得有些透明,在胸口的位置有些突兀的红色时隐时现,它还在,一直跟着我。

  “你不记得我了吗?”对方接着问,我仔细辨认着这个声音,似乎是个非常古怪的女声,“嘻嘻嘻……你不记得我了吗?”她的笑声更加诡异。

  “谢谢主任关心,我已经没事了,可以来上课的。”我勉强对她笑笑。

  “爸,你什么时候打电话过来?”听到父亲的话,我的心又纠起来了。

  不久之后那个恶作剧电话又响了起来,我犹豫着是否要接起来,最终我还是下定决心,拿起了话筒,“喂?”

  看到我坚决的眼神加上铁青的脸,母亲还是妥协让步了,她把我扶到床上,让我躺下。又默默地去绞了块毛巾,为我擦大汗淋漓的额头。

  “我不想回家,你们怎么那么烦?都说没事了!我早就叫你们别管我了,干脆让我自生自灭算了!”我的无名怒火冲了上来,开始对母亲大喊大叫。

  自我安慰般地安下心来,我默默地坐在沙发上,看起了无聊的电视剧。“叮铃铃……铃铃!”电话铃尖叫起来,我接起电话父亲的声音传来,“儿子,你妈回家来了吗?我刚才打电话给她说我头痛让她早点回来,她怎么还没到家?”

  “王老师,你过来帮我看看这电话是不是坏了?听不到任何声音。”我向一旁的王老师求助。

  “要不我打给你试试看?”王老师提出了测试的方案,他马上拨打了内线,接过电话一切正常,那么是不是有人故意不说话在玩恶作剧呢?!一种不安的心情扩散开来。

  “没有错。”我吓了一大跳,因为对方突然开口了,但是那个声音却阴阳怪气的,听人让人感到很不舒服。

  母亲的泪水让我感到无地自容,我看着她,慢慢地我感到心脏收紧了,一股钻心的痛让我拽紧了桌布。母亲看到我脸色惨白,怒气一下子全消,她扶着我赶忙问:“旭旭,你怎么了?可别瞎妈妈!你哪里难受?”

  刚挂上手机,桌上的电话随之响起,我拿起话筒。

  电话的另一端传来了轻笑声,他似乎很满意这个回答。

  我深深地看着镜中的自己,脸色是那么苍白,下巴也蓄满了胡子,一副邋里邋遢的样子,如果被母亲看到她一定会大发雷霆的吧。但是这样的我还是母亲的儿子吗?或许早就不是了,在两年前我就变得已经不再是母亲的儿子了!我鄙视眼前这个无能的自己,既然可以预测死亡又为什么不试着去挽救?早知道每次都是这样的结果,还不如死的人就是自己!不过更加可悲的是我就连自杀的勇气也没有。

  王老师走过来帮我查看电话,他听了一下,“对方好像挂断了,都是忙音。”

书评(154)

我要评论
  • 妈?怎&的牙膏

      “妈?怎么了?”嘴里的牙膏泡沫使我说话口齿不清。

  • 打爆你&?!”

      “我都快打爆你的电话了,你怎么睡得像死猪一样?!”母亲没好气地抱怨道。

  • 你怎么&语?我

      “你怎么胡言乱语?我给你叫救护车。旭旭,你坚持住,妈妈马上就回来。”母亲焦急地向房间走去。

  • &个这样

      “你不提他还好,一提他我又要说你,你怎么找了个这样的人合租?你看他那副邋遢的样子,明明是个无名的画家还自称什么艺术家!”母亲生气地教训我,一边批评穆青道。

  • &妈。”

      “妈。”我疼得有些说不上话,抓住母亲的手,在抓住那手的一瞬间,我惊恐地推开母亲。脑袋里浮现过可怕的画面,和那时候一样。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