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剑问天无人  长剑问天 小说  


 

 长剑天月唐山书童以及最新章节免费深度阅读,《长剑天月》小说是唐山书童的原创小说作品。 古老的传说这个世界之外,耸立着无穷无尽的字符,皆是大道本源。无数年前,一片虚无中,一位男子身穿黑甲,单手虚抱着一个婴儿,脸上满是溺爱孩子西北的秋天风沙四起,如刀般刮过荒野山林中的枯木,充满了萧瑟。这场在西北来说都算分量很重的大雪,除了带来一场久违的美景,也意味着隆冬的到来。街上的富翁们终于可以开始拿出那一件件费了大力气购买回来的水貂或者更为昂贵的狐裘大衣了,至于长亭外,古街旁是否有人难以捱过这个寒冬,就不再考虑范围内了。。

不过剑气到了胖子胸前,便被一阵乳白色的光芒吞噬,虚空仿若微微一震,就此消失不见。与此同时,一道黑色身影出现,只不过除了那道剑气算是打过招呼,显然没有其他多余的话。

这些天就看着这个荒郊野外的破村子,过南山也找到了些乐子,比如村子门口那颗巨大的桃树,即使已经秋天,但是依旧翠绿欲滴,要不是算着时日,过南山甚至以为还是盛夏呢。

不过再看看,这便是过南山九级修为都难以长久承受的大雨,为何着山野村庄中的人都好似普通雨水?

胖子叹了口气,看着身后神魂失控的两人,胖子也懒得解释。

每当这时候,都会惹来大人的一阵笑声,就有开惯了玩笑的妇人对这个长得愈来愈清秀的少年玩笑到:“小方拙长大了,是不是讨老婆啦?”

所以这些天,过南山反而从最气闷不解,到最后变成了最快解开心结的人。

而所有权势滔天的人物,只要走进这里,除了历史上曾经一人例外外,还不曾有人完整走出来过,利文奥特堡乃至“圣裁所”也是因为将那位带进去从而在整个帝国真正名闻天下,当然这是后话了。所以,被点名的张士钊再如何小心翼翼都不过分。

西北大雪,唐庄则灰雨如织。

回来的路上,刚好碰到依旧游手好闲的高达,看着方拙手里的大鱼,忍不住两人放光,嘿嘿笑着,看着方拙做出了一个喝汤的手势,方拙忍不住笑道:“少不了老高你的,先跟我回吧,省的一会儿淋成落汤鸡”

诱饵已是帝国真正的巨头之一,那想要吊起的,该是如何的通天巨物?

“圣主教大人,还依然是这么风趣”一道凛冽的声音蓦然出现,然后便有一道身影在大厅坐下,身着衮龙明黄袍,坐下后朝着胖子点了点头,好似没听到那句调侃味道十足的话语。不过这位位列帝室一等尊贵的靖王殿下可以当做没听到,有人却不行,一道好似黑夜化成的剑气,自虚空中生成,然后刺向胖子。

这一切,这过南山这位九级修为的裁判员眼里,都是清晰至极,过南山也就乐得当做趴窝个把月的乐子了。

不过胖子看了看天上片片落下的灰色雨滴,每一滴看似平常,却蕴含着近乎高阶战兵的随手一击,显然不是正常大雨,而是曾在百年前那场大战中出现过的“太方烟雨”,原本就是仙人手笔。

原本一直笑眯眯的胖子,摆了摆手,就在那张白莲一直不曾落座的主位上坐下,自嘲道:“在这无需拘礼,反正咱们的亲王殿下和圣裁判长大人都装孙子了,我这做个侍从算什么?”

不过四周回顾,过南山也能看到那些曾经高傲无比的裁判员们也在四处趴窝,加上自己无意间掉落过参加这次任务时发放的玉牌,那一瞬间看似普通的灰色雨滴,竟然重的不同寻常,过南山自然敏锐的嗅出了不同的味道,这次任务恐怕是泼天大的,否则怎么会征调这些“圣裁所”中坚们来干这种事。

看到汉子,方拙摆了摆脑袋,示意汉子自己动手,坐在一旁的老头子瞥了一眼汉子,然后继续喝酒。

这汉子就是少有几个在方拙这蹭过鱼汤的汉子之一。不过汉子嘿嘿一笑,说道:“好不容易喝鱼汤,我去弄点佐料”,说完也不管方拙,就闷头往外走。

想到这,这位之前天骆城的土皇帝,战战兢兢的走出这座原本属于他,现在却没有一人会听从他命令的城主府。目前这位城主大人,除了这座城主府,就连原本修建在城主府后私宅都被一并征用了,所以目前张士钊只能征用下属一位心腹校尉的住宅。

一盏送来的纸灯解了小白凤的馋,小白凤看着那个以游手好闲出名的汉子甜甜一笑,“谢谢高叔”,然后转头看着少年,看到方拙点头,这才欢呼一声接过灯笼跑了出去。

张士钊思维瞬间中断了一秒,瞬间冷汗浸透整个后背,原本低伏九十度弯腰再次压倒,却没敢多说什么。

第一章

2021-02-22

第二章

2021-02-22

第三章

2021-02-22

第四章

2021-02-22

书评(451)

我要评论
  • 即使已&是算着

    这些天就看着这个荒郊野外的破村子,过南山也找到了些乐子,比如村子门口那颗巨大的桃树,即使已经秋天,但是依旧翠绿欲滴,要不是算着时日,过南山甚至以为还是盛夏呢。

  • 了一秒&伏九十

    张士钊思维瞬间中断了一秒,瞬间冷汗浸透整个后背,原本低伏九十度弯腰再次压倒,却没敢多说什么。

  • 氛都挑&朱漆人

    这场大雪,毋庸置疑将天骆城沉闷了大半年的气氛都挑活了,整个天骆城不再人行匆匆,街道上,不时有小家伙捏着雪球砸过来,这时候,即使是内城朱漆人家被砸到,多半也只会笑呵呵骂一句,却不会当真。

  • 山印象&上都被

    而过南山印象最深刻的莫过于一个少年,每天早上都被提溜在那方刻着“唐”字的石碑下打拳,拳架在老人看来自然粗浅而鄙陋,难入法眼,身后则是一个看着佝偻的糟老头子,睡眼惺忪。

  • ,要是&去了”

    不过料到没人接茬,胖子自顾自开始说话:“咱们这次可是厚着脸皮,拉着一大帮人跟那些已经一脚迈进棺材的老家伙们落子对赌,要是这还输了,可就真没脸混下去了”

  • 天骆城&手中清

    这位以天骆城第一校尉著称的精锐团长,这一刻展现了与其名声相符的作风, 没有丝毫废话,而是将手中清茶直接递给一旁的亲兵,略微行礼,然后转身就去集结队伍了。

  • 如何尊&担了直

    不过这个房间中的对话,再如何尊贵无比,都影响不了那群承担了直接任务的裁判员们。

  • 变成了&开心结

    所以这些天,过南山反而从最气闷不解,到最后变成了最快解开心结的人。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