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身灯火和玫瑰一并璀璨  黑夜转身 灯火璀璨  


 

 给大家提供更多黑夜后转身,灯火璀璨免费的深度阅读,小说《黑夜后转身,灯火璀璨》的作者是落寂诲人,小说的主人公是陈慕,全文讲诉了我只想做个相夫育子的农家妇女。 一直到公公把我卖进了夜场,我才明白在这里活着才是唯一的问题。 恶略的环境,鲜为人知的夜场规则,观念淡薄的人情,背后的刀子…“养了“你这是做啥子,杯子是铁的,再把人打坏了。”。

  我被这巴掌打的眼冒金星,然而没等我缓过劲儿来,公公一把扯过我的头发,把我拽到地上,一阵拳打脚踢。

  大卫看到我哀求的目光后,很明显的犹豫了一下,可随后就躲开了我的目光。那一瞬间,我的心就沉了下来。

  我就知道,这么孝顺的大卫怎么可能违背公公的意思?我不过就是个换亲的而已

  “地上凉,快起来。”大卫皱了皱两道浓黑的眉毛,看了看公公,又看了看我,随后伸手把我拉起来,盯着我脸上的伤:“还有红药水没?”

  听见大卫说话,公公果然停了下来。他哼了一声,随后铁青着脸坐在椅子上喘气:“她不听话,我教训教训她。”

  我要和她去打工么?

  公公说到这里,突然举起刚刚砸过我的铁杯子朝婆婆身上扔,婆婆侧身躲了一下,随后狠狠的瞪了我一眼,才不情不愿的往地头那边去。

  其实,我该知道是这个结果的。只是,大卫为什么一点神色波动都没有,他明知道我害怕陌生人和陌生的环境。我在他心里,真的一点位置都没有么?

  大卫皱着眉头没有说话,婆婆却扬了扬下巴,上下的把娜姐瞧了个仔细:“老刘,她是干嘛的?”

  里面有一个同样好看的中年女人看见娜姐,笑着出来打招呼:“莉娜,这次带来不少姑娘啊。”

  “你这是做啥子,杯子是铁的,再把人打坏了。”

  我打记事儿起就在做家务,干农活,十六岁被我娘换亲送到刘家,又是做家务,干农活。从来都没有和生人接触过。出去打工,我只要想一想,就怕的浑身发抖。

  我本来就有点发懵,被这么一指,更是紧张的咽了咽口水。用我?什么意思?我被雇佣了么?

  大卫虽然也不怎么关心我,但是从来不会有这么让我觉得浑身冰冷的视线,而婆婆只会怨毒的看着我,气我三年都没有生下一个娃;只有公公才会这样冷飕飕的看着我,像是被一只恶心的蛤蟆盯上了。

  “啊!”突如其来的窒息让我眼前一黑,整个人都疼的痉挛起来,此时我只求婆婆和大卫赶紧回来,求他们帮帮我,我真的好疼,好怕。

  娜姐的话似乎戳到了那人的痛点,她一时间忘记点烟,只是瞪着娜姐,一脸愤怒:“上次要不是姓王的来捣乱,我能就出来那几个孩子?我莫雪的功夫,你还不清楚?”

  那个娜姐也不理公公,她一直都在盯着我的脸看。我脸上的伤还没有好利索,脸颊上还有点黑色的伽。她突然走过来用一根葱白手指挑起我的下巴:“挺好的模样,差点让你废了。老刘,你真不干好事儿。”

  我拼命的挣扎,可是衣服还是很快就被推到了小腹。当公公粗糙的手摸上我小腹的时候,我大脑一片空白,下意识的就挥手给了他一巴掌。

  婆婆被他的语气气的够呛,但是也不敢真的说什么,农村本就男尊女卑思想严重,更何况公公掌握着家里的财政大权,她平时也只敢跟我横而已。如今公公折了她的面子,她又恨恨的看着我。

  “周慕。”娜姐自顾自的重复了一遍,然后点了点头:“这个孩子我收了。”

书评(87)

我要评论
  • &不会有

      大卫虽然也不怎么关心我,但是从来不会有这么让我觉得浑身冰冷的视线,而婆婆只会怨毒的看着我,气我三年都没有生下一个娃;只有公公才会这样冷飕飕的看着我,像是被一只恶心的蛤蟆盯上了。

  • 到刘家&想,就

      我打记事儿起就在做家务,干农活,十六岁被我娘换亲送到刘家,又是做家务,干农活。从来都没有和生人接触过。出去打工,我只要想一想,就怕的浑身发抖。

  • 怒,我&,绝对

      看着婆婆真的动怒,我脸色瞬间惨白,绝对不能回去。

  • 而没等&劲儿来

      我被这巴掌打的眼冒金星,然而没等我缓过劲儿来,公公一把扯过我的头发,把我拽到地上,一阵拳打脚踢。

  •   “&眼泪就

      “公公,大卫要回来了,他真的要回来了。”我一边死命挣扎,一边求公公放过我。眼泪就在眼眶打转,可是我不敢哭。我第一次被公公纠缠,就是因为我被婆婆骂哭了,他说他喜欢看我哭。

  • 没事。&回来了

      “爹,我没事。大卫要回来了,我先去做饭。”我慌忙的就要往厨房跑,但还没走几步,就被公公拽了回去。

  • 不敢把&刚才的

      我根本不敢看公公,更不敢把刚才的事情说出来。大卫最孝顺了,公公说什么,他都会无条件听从。如果我真敢说出来,他恐怕也不会信我。低头盯着自己的脚尖儿,我小声道:“柜子里还有一点。”

  • &  额

      额头突然传来一阵钝痛,脑袋也被砸的嗡嗡作响,但是我不敢用手去揉,我怕婆婆会变本加厉的骂我。

  • &,对…

      我呆呆的看着我打人的右手,嘴唇都不住的哆嗦:“公公,对……对不起……我不是故意……”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