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出精灵岛流水桃花劫小说  


 

 《桃花劫》是一本都市生活小说,主要原因讲诉了:王松和玉儿姐之间的爱情故事,王松所以自小就也不是读书学习的料,便就跟随隔壁的大牛哥去外面独自闯荡。一切都很波澜不惊,一直到那一年大牛哥娶到了一位如花似玉的姑娘,也是玉儿姐后,他的人生,所以这个女人突然发生了变化。隔着一层门板,只要耳朵贴实在门板上,里面的声音听得很清楚,我听到一个声音传来:“哎哟,刘主任你别这样嘛,人家好难为情的!”这是玉儿姐的声音没错,她竟然说出来这样的话,可想而知里面正在干什么。。

“去啊,让他也咬一口你的**,我就不向上面告了!”翠兰笑得很贱的样子。

别看这帮女人在我面前厉害得很,但看到车间主任就跟老鼠看到猫一样,一个个吓得全身发抖,全都乖乖地回到自己的工作岗位。

俗话说,鬼都怕恶人,刘主任见我发了狠劲,心里也有些怕了,没有再向前逼,稍稍退了半步,用手指着我道:“王松,把东西放了,信不信老子马上让你滚蛋!”

其他的女工都唯恐天下不乱,跟着叫道:“王松把翠兰的奶头咬掉了!”

她寒着脸道:“你混蛋,闹这么大动静,还敢说没错?”

我闻言如释重负,长长的松了口气,只要不脱裤子,就是打我一顿也没关系。

旁边一个不怀好意的女工笑道:“你们看呐,王松都看傻了眼,说不定早就想咬一口啦!”

翠兰不依不饶地道:“都这么大了,还小孩子,亏你说得出,要是没长毛,那才是小孩子,你叫他把裤子脱了,要是没毛的话,今天这事儿就算了!”

我傻了,天下真有馅饼掉下来,而且还真好砸在我的头上!

我吓坏了,要是当着这么多女人的面,把裤子脱了,以后还怎么见人?

我立即一把抓住铁钎,用力向前刺去,大叫道:“来啊,有种你就过来,看老子戳不戳得死你!”

我断喝一声:“你就说,答应不答应?”

她张开双手,猛地扑了过来,要抓我的衣领。我赶紧向旁边躲去,可没想到沙发挡住去路,没能避开,被她抓了个正着。

他嘿嘿一笑道:“你多心了,其实我跟......”

隔着一层门板,只要耳朵贴实在门板上,里面的声音听得很清楚,我听到一个声音传来:“哎哟,刘主任你别这样嘛,人家好难为情的!”

这是玉儿姐的声音没错,她竟然说出来这样的话,可想而知里面正在干什么。

“啪”的一声,这一记耳光抽得又响又脆,我的耳朵嗡嗡做响,不由得血向上涌,涌出许多怒气,跟着便大喝一声:“把你自己管好再说,少来管我!”

这时,后面传来一声断喝:“你们干什么呢?”

刘主任走的时候,回头说了一句:“你有种,我就是喜欢有种的人,这个朋友是交定了,改天请你吃饭!”

书评(446)

我要评论
  • ,立即&刘主任

    玉儿姐就站在后面,听我这么一叫,立即大声喝道:“王松,你胡说什么,刘主任什么时候欺负我了?”

  • 妇,当&牛哥的

    奸夫淫妇,当然不会承认,但我现在首先要教训刘主任,玉儿姐是大牛哥的老婆,留着他去教训。

  • ,你要&子就跟

    我举着铁锹向前走去,说道:“姓刘的,今天咱们就来个了断,你要是不答应,老子就跟你同归于尽!”

  • ,跑啊&,再跑

    他狞笑着,不紧不慢地一步步向我逼来,嘴里道:“小兔崽子,跑啊,再跑啊!”

  • 来得凶&了过去

    他见我来得凶猛,将身子一侧,躲了过去。我虽然瘦弱,可是长年登山爬树,非常灵活。他刚一躲开,我就反过身来,一脚踹了过去。

  • 岁血气&一铁钎

    兔子逼急了都还咬人,何况我是一个大活人,虽然体小身弱,但也是十六七岁血气方刚的小伙子,要这家伙真的不依不饶,我绝对一铁钎捅过去。

  • &,跟着

    “啪”的一声,这一记耳光抽得又响又脆,我的耳朵嗡嗡做响,不由得血向上涌,涌出许多怒气,跟着便大喝一声:“把你自己管好再说,少来管我!”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