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喜?注定一生了悲催的命运。 我的女人要,的美丽,很聪明,她坚强,勇敢地,善良真诚。 少爷您这是纳妃呢? 选中时了你,本少爷便会宠你,爱你,帮你虐渣慕安然站在瑞豪国际酒店门口看着头顶上闪烁的霓虹发呆。。

“陆绍骞,你混蛋!”

“还是这么爱哭!”

或许连她自己都没有意识到,她的心在不受控制的乱跳着。

深吸了一口气,她抬手敲了敲门,一个带着金边眼镜的年轻男子开门走了出来。

说实话她虽然不想在乎,可也怕万一要是来个糟老头子怎么办,这样至少不会给她留下阴影。

慕安然站在瑞豪国际酒店门口看着头顶上闪烁的霓虹发呆。

一阵短暂的晕眩过后,慕安然竟然有些分不清是现实还是梦境了。

两个小时之前她才刑满释放,刚踏出监狱大门,便被养母罗美薇带去买了身衣服,做了个头发,美其名曰回家之前先去去身上的晦气。

五年牢狱生活教会了她太多太多,这个世界不管走到哪里奉行的都是弱肉强食的生存法则,想要变得强大首先就要学会忍受。

陆绍骞扯着她的手腕微一用力,便将她整个人裹进了胸膛。

“陆绍骞,你在说什么?”

对了,刚才那个男的说让她准备一下,可是要准备什么呢?她没有这方面的经验,能想到的也就是提前把自己洗干净,其他的她可真不知道了。

从浴室出来,她特意将房间内的灯全都关掉,只留下一盏壁灯。

惊喜来的太突然,以至于慕安然的脑子里现在完全是一片混乱,她其实有很多很多的话想要对陆绍骞说,可是话到嘴边却又一句都说不出来。

“少……绍骞?”她不确定的唤了一声。

感受到男人环住自己肩头的力道,慕安然的眼泪更是不要钱似的哗哗的往外流,像是要把这些年所受的委屈全部哭出来。

她伸手扯住男人的手臂,固执的不肯松手,为什么几个小时前还在与她抵死纠缠的男人一转眼就变得如此冷漠?

感受到男人环住自己肩头的力道,慕安然的眼泪更是不要钱似的哗哗的往外流,像是要把这些年所受的委屈全部哭出来。

她不想问了,可陆绍骞却不打算放过她:“我只是想看看你和男人上床的时候到底能有多风!”

一夜浮沉,慕安然醒来的时候外面早已是天光大亮。

书评(171)

我要评论
  • 臂,固&还在与

    她伸手扯住男人的手臂,固执的不肯松手,为什么几个小时前还在与她抵死纠缠的男人一转眼就变得如此冷漠?

  • 巾也脱&时门口

    刚爬上床躺好,犹豫着要不要把浴巾也脱掉,这时门口传来一阵响动。

  • 便被养&头发,

    两个小时之前她才刑满释放,刚踏出监狱大门,便被养母罗美薇带去买了身衣服,做了个头发,美其名曰回家之前先去去身上的晦气。

  • 说让她&经验,

    对了,刚才那个男的说让她准备一下,可是要准备什么呢?她没有这方面的经验,能想到的也就是提前把自己洗干净,其他的她可真不知道了。

  • 渐席卷&而来。

    她听见那个人进了浴室,不大一会儿又出来,随后她便感觉到一股强大的压迫力渐渐席卷而来。

  • 狱生活&走到哪

    五年牢狱生活教会了她太多太多,这个世界不管走到哪里奉行的都是弱肉强食的生存法则,想要变得强大首先就要学会忍受。

  • “绍骞&晌,慕

    “绍骞,我……”沉默了半晌,慕安然觉得还是应该说点什么,可是刚说了三个字,接下去的话便被男人强势的堵了回去。

  • 不想在&怎么办

    说实话她虽然不想在乎,可也怕万一要是来个糟老头子怎么办,这样至少不会给她留下阴影。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