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史的成语有哪些  封史册  封史君  封史古  封史国良  封史的成语  


 

 每个人都有一个遐想,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宿命,当我们看历史看电视的时候我们也经常这样想,的话我是那个人!对,这一次我要带你走入的话我在那个时代,周周杰伦的时光机很好听啊,十万个冷笑话里面的时光穿行管理器很牛,网络小说中再次穿越的故事很被吸引,电视剧中历史的“我说,你都看了五年了,这篮球赛你怎么不参加啊?”一旁的李贺秦嘲笑道,“是不是感觉自己技术不行啊?”。

  “什么资料?你看我有精神吗?”张道义说话下气顶不住上气的说。

  “你小子是不是策划很久了,分工很明确啊,蓄谋已久了吧!”慕容容若开起了玩笑。

  “这你就要怪李贺秦了,他小子临阵时不是吃就是拉的,没有一点属虎的霸气,你看我绝对的龙爷。”张道义自我表扬着。

  “哎兄弟,你这腿怎么了”陆成达有点好奇的看着慕容容若。

  “这个你放心,就是现在开始也没有那条件的。”张道义笑着说,他看到了希望。

  饭后,大家都揣着各自的疑问回到了寝室,慕容容若陪着花艺去了离学校不远的公园散步,北京的天气明朗了很多,依稀可以看见一些星星挂在空中,不过月亮少许的有些昏暗,但是比起十年前,如今的环境治理算得上是比较成功了,雾霾天气从二零二四年的三百四十天大幅度减少了一半,不过路上那川流不息的车辆着实没有减少,交通依然拥堵着,路灯照的北京的夜通亮无比,慕容容若拉着花艺的手一步一步的在花园中漫步。

  “昨儿他不是说去约会了吗,大早上都去了,按照时间推理,现在应该在酒店,然后再去7天。”陈中场推测。

  两人慢悠悠的回到了各自的宿舍,慕容容若回到宿舍时,李贺秦的呼噜声已经拉起了警报,只有张道义还没有睡,陈中场睡觉像是个死尸一般,没有半点的动静,“你怎么还不睡?都快一点了。”慕容容若看看张道义痴迷的对着电脑。

  “你又要去祸害谁家姑娘去?不行我现在就报警,让警察排个便衣跟着你。”陈中场逗着张道义。

  “你干嘛去?把我撇这里好意思啊你?”

  “放心,我可不想成为罪人的,下面咱们就商议一下穿越制度。”张道义话还没说完就被张熙截了胡。

  “哪会啊,张熙和我聊聊天,聊着聊着就忘了时间了。”说着,花艺躲闪了一下慕容容若的眼神。

  “哎,慕容,你这腿能打球吗?别一上场又要回炉重造,我可不想和一个残废打,别人说我们欺负你们就不好了。”刘傅这内向的榆木也开始调侃了。

  “我好像有一本关于西藏历史的书,是一本野史,已经有十年没有看过了,今天听你说起我才想到,我一会给我姐打电话,让她用快递发送过来,看看对你有没有帮助。”慕容容若说。

  “这些只是一些电影上的片段,你不会真信了吧,历史上也没有这些记载。”花艺说。

  “你别在这说风凉话,要不是我的脚崴了,今年我就参加了,我这不是事出有因吗,你他娘的滚犊子啊!”说着慕容容若推搡了一下李贺秦。

  “还是你小子心眼多,知道咱们还会卷土重来的。”

  “也行,反正资料在这丢不了,去打球也可以啊,不过容若这腿也打不了啊?”张道义说。

  “删除了其实不假,你忘了吗?刚开始的时候咱们做了好几个版本的,这个是最接近成功的哪个版本,为了不被盗取,咱们拷贝了一份,我想应该会有用,所以让我姐给我快递过来了。”慕容容若解释说。

  “哈哈哈,生气了,没想到小伙子还有一份小姐脾气,万万没想到啊,不和你贫了,我还有事,我走了啊,你们两口子在这喧嚣中亲昵吧!”李贺秦起身要走。

书评(380)

我要评论
  • 商议一&没说完

      “放心,我可不想成为罪人的,下面咱们就商议一下穿越制度。”张道义话还没说完就被张熙截了胡。

  • &这么深

      “这个我绝对听说过啊,我这四维空间研究的一部分就有这,不过现在只是个理论,你不会在这方面很擅长吧,你这计算机系的码工今天怎么想到这么深层次的东西。”李贺秦嘲笑到

  • &这样打

      几个人就这样打打闹闹的过了很久,大家都感觉饿了才结束了宣泄情绪,一群人结伴去了饭店吃饭了。

  • 若递上&沙发上

      “来大家喝点水吧,来的有点晚,算是赔礼了,”慕容容若递上买的饮料,一瘸一拐的坐在沙发上。

  • 张道义&。”

      “哪有啊,你们都知道我,我就属于那种领导型的,做事很严谨的。”张道义解释道,“还有,这里是咱们的据点,这个房子我已经付了半年的房租,安全,交通便利。”

  • ,张熙&了时间

      “哪会啊,张熙和我聊聊天,聊着聊着就忘了时间了。”说着,花艺躲闪了一下慕容容若的眼神。

  • &以现在

      花艺必然听从慕容容若的,这叫夫唱妇随,至于张熙向来随大流的,所以现在重要的一票在慕容容若这里了。

  • 中的重&真的看

      陈中场口中的重要事神神秘秘的,让慕容容若也摸不着头脑,他对着李贺秦骂了两句便罢了休,认真的看起比赛了。

  • 哦,原&来是这

      “哦,原来是这样,你好,我是花艺,这位是我的男朋友慕容容若。”两人礼貌的介绍了一番。

  • ,“你&,都在

      两个人吃完饭就已经下午三点了,这时候陈中场的手机打了过来,“你小子还在和小媳妇腻歪呢,快点来,都在等你俩呢,再不来我们可就要去校广播那里找你了啊。”陈中场骂骂咧咧的说。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