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是威名远播边陲的少将军,一夜之间却变为了破落修真门户的小道童;无可奈何身体天生的有异一轮游修习道术,却因身具妖狐偷来的道家至宝混元丹,被各方势力盯上。便,魔界,妖界,道家,佛家,通通找登门来。少年在腥风血雨的江湖中不断地磨炼楚开天传授这套拳法时,曾告诉云焕这是一位异人多年之前所受。拳法威力一般,但走起拳来总能觉得周身毛孔顿开,心境清明,丹田内的真气竟能随着拳意流动,缓慢增长,对武道修炼大有裨益。云焕不疑,从儿时起就一直练习,多年不缀,而今天一套打下来,只觉内息比以往运转更为流畅。。

谁知第二天起来,一上午的时间过去,云焕还是没有感觉到一丝的灵气,只得在午饭时间向付青竹求教。

付青竹一脸不解的望着自己,不假思索道:“我自幼父母双亡,是师父将我捡入无量观,将我养大。师父不嫌弃我愚笨,还传授我道术。要是没有无量观,恐怕我自己早已在战乱中死去,也不会有现在的我了。”

付青竹脸上的黯然之色愈盛,犹豫了片刻,道:“那是师祖他老人家,一心只求天道长生以光大我门。一次和魔道中人交手,却yin差阳错的得到了魔道修炼的心法。师祖也是修炼成痴,居然会以为长生的秘诀会隐含在那魔道的心法中,竟暗自修炼了起来。可惜修道和修魔却是南辕北辙的两件事,师祖执念越深,掉入的泥潭也就越深,终于在二十年前和魔道决战的前夕心智失常,哎。。。那场景,虽然我当时还是一个小孩子,却一辈子都忘不了。事后我们虽然打退魔道,可是五大道教领袖之一的白云观掌教却修魔成狂,遭尽天下人耻笑。

从此以后楚开天变的更为忌惮修士,也对他们进行了详细周密的调查,那个时候云焕还小。可后来皇帝越发对道家的人宠幸,楚将军自然也是难以进行下去了。

付青竹一个长拳击出,zui上还喃喃道:“这一拳平平直直,化繁而简,后招却延绵不尽,正应了古人说的‘木曰曲直’之意。”

莲青叹道:“我修道半世,只知人的修炼有天赋之分,快慢之别,有的人一下午就能感应到天地灵气,有的人则要十天半月,可也从来没有见过一丝一毫灵气都不能感悟的人。云师侄,你也莫着急,还是按照书上的法子慢慢来。我也翻翻师父留下的古书,看看有无破解之法。”

“高明,高明着哩。”付青竹一边说,一边竟然有模有样的照着云焕刚才那几招打了起来。

师父虽然厌恶道家,但是对他们的修行却颇为了解,用师傅的话来讲,叫做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云焕饱读先贤著作,又自幼耳濡目染军中做派和楚将军的教导,心中所系,唯“仁”与“忠”二字:与人为仁,与国尽忠,从来所想,都是快意江湖,驰骋沙场。如若不是想修得道法为师父报仇,这孤灯长风的山上,他是一刻也不想多呆。,将白驹过隙的匆匆百岁虚耗在这虚无缥缈的修道之上,倒不如去滚滚红尘中去体味那酸甜苦辣的五味陈杂,只是这些想法,他也不会对眼前的宋青竹讲述,这位师兄一生都在道观中长大,心中所喜所求,恐怕又是另外一番光景了。

“承蒙师父的照顾,年初的时候,我已经能初窥炼气化神的门栏了。”

是故云焕见到比自己大不了多少的付青竹已经修到了心动境界,不禁惊叹无比。

“他们两个大半年不吃饭都饿不死的,不用管他们啦。倒是你,重伤初愈,要多吃些新鲜的菜食。”

单是这四句话,就耗去了云焕一天的时间。然而对这四句话理解的越深,云焕就越是心惊胆战,因为道家的修炼方法,和自己的武道修炼是截然相反的!

书评(156)

我要评论
  • 比自己&惊叹无

    是故云焕见到比自己大不了多少的付青竹已经修到了心动境界,不禁惊叹无比。

  • 师傅的&知己知

    师父虽然厌恶道家,但是对他们的修行却颇为了解,用师傅的话来讲,叫做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 焕惊道&莲青为

    “十年?”云焕惊道。想到前几日莲青为自己筑基,不过花了短短不到三个时辰的时间,一时不知道说什么。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