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也许是吧。  救世?几人敢信?  面对自己末世,你是否可以无助?  呵,那但是是暴风雨前的静谧罢了。  获知真相,你是否可以憎恨?  呵,那一种伟大的你永远是也会不懂得。  心已死,血已冷。  当战争的号角号角时,你敢战乎?“诸位,时间差不多了。八年前,上古存留下来的诸位前辈封天之后便被天地规则镇压,陷入沉睡。如今天地规则已经平静下来,留给我们的时间也不多了,开始吧!”一个身穿青色长袍的中年男子从怀中拿出一块翠绿色的扇形玉佩缓缓开口道。。

  神经大条的秦阳便开始了开颅手术,暴力的撬开王叔的头盖骨,秦阳便开始寻找属于他的金手指。

  不一会儿,秦阳眼中一道精光闪过,伸手从白色的脑髓中拿出一颗淡黄色玻璃珠大小的小球,强忍着激动的心情将小球放到兜里,然后将看上去可爱不少的王叔扔到楼下。

  爱人、亲人、朋友有着太多的人需要他们关心,也记挂着他们。

  没有人知道原因,但所有人都知道,迟到了八年的末日,还是降临了!!!

  其实,站在猪脚的角度,他这样做也无可厚非,猪脚作为一个孤儿,几乎没有什么朋友,于是乎,平时大多数时间也只能看小说,电影度过。

  华夏国SC省成都市一间出租屋内,趴在床上蒙头大睡的秦阳对外面发生的一切毫无察觉。

  情急之下秦阳抬起脚对着怪物就猛踹一脚,怪物猛然后退两步,秦阳手中的长枪也一下从怪物胸抽出,少量黑色的血液流出。

  说着便找了条绳子将王婶仅剩的上半身绑在椅子上,然后将绳子另一头绑在门框上,把王婶连同椅子悬挂到阳台外。这样做有两个好处,第一防尸变,第二则是尸体腐烂后好处理。

  性别:男(秦阳:“玛德智障”)

  末世都降临了,其他东西还会远吗?不验证一下其他的东西,岂不是一大憾事。

  也许是一秒,也许是一年或许更久,人群中慢慢有人站了起来,很快人们就发现,站起来的人大概只有两成左右,更多的人还躺在地上。站起来的人先是一阵茫然,然后是惊恐,一阵尖叫声、哭喊声、狂笑声、叫骂声迅速传递开,报警、哭泣、抢盗、、、、、、一时间人生百尽显露无疑。

  将所有容器都装满水后,看了看时间已经快六点了,然后将地上的呕吐物清理干净,兴奋得不能自已的秦阳,来了一顿酸菜牛肉......额......泡面好好的犒劳一下自己。

  人群中一些人慢慢倒下,紧接着仿佛传染一般,黑压压的人群成片成片的倒下,整个城市一下子又静了下来。亚洲如此,非洲、北美洲乃至全球这一刻所有的城市都不复往日的喧嚣,森林、海洋、天空一下也失去了往日的生气,似乎整个世界都陷入了沉睡,在血红色的天空的映照下,这一切显得是那么诡异。

  这一天夜里,不知道有多少人注定失眠。

  喧嚣的都市,在被浓郁的红光掩盖的刹那,仿佛被按下暂停键似的,静得可怕。但下一刻一股更加嘈杂的声潮响彻整个城市,议论声、叫骂声、车辆碰撞的声音接连不断。所有人的抬头仰望着天空,眼神中带着迷茫,还有着一丝恐惧。

  本想现在出去就猎杀一头丧尸,剖开脑袋看看,究竟有没有小说中那种能让人拥有超能力,或者变强大的东西。

  遮天蔽日的血幕掩盖了整个天空,然后这颗星球上的所有生灵都陷入了沉睡。

  当怪人散去之后,那满地的鲜血和狰狞的骨架,深深地刺激着这个生活在红旗下的21世纪三好青年。

  而且,猪脚在末世前可谓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失败者,现在一个机会摆在他面前,一半的可能会死,一半的可能会获得非凡的力量,换做任何一个猪脚这样的人,我想大多都会选择搏一把吧?

  “王婶,虽说死者为大,但为了能够生存下去,只好冒犯了,还望你和王叔泉下有知,勿要怪罪。”秦阳叹了口气喃喃道。

楔子

2021-01-13

书评(268)

我要评论
  • &  —

      ———————————————————————————————————————

  •   —&———

      ———————————————————————————————————————

  • ,凌冽&呼啸而

      地球之巅,终年被冰雪覆盖的喜马拉雅山脉,凌冽的寒风呼啸而过,透过遮天蔽日的雪花,隐隐可以看见一道身影缓缓走上山巅,紧接着第二道、第三道......一共十二道身影聚集在这离天最近的地方。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