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追妻佳人勿逃  豪门追妻佳人勿逃小说  


 

 被高利贷按在桌上拍艳照,却没想起他如同神祇从天而降。“这个女人,我包了。”洒脱的甩下支票,班乐清却从狼窝落在了恶魔的手里!多年前,一个错误的的电话,她使他母亲惨孩子被她送去了同学家过夜,今晚,她也终于不用再强颜欢笑假装轻松。。

“下个月,下个月我会尽力凑给你。”板着一张精致的脸,班月清面无表情的说道。

“今天你就乖乖的听话。”几个混混笑的猥琐不堪。

看着那似乎连梦中也难得安宁的女人,林旭泽强行忽视了心里的那一抹不忍,难得的放慢了动作,几乎可以称得上上是小心翼翼的,将有些轻的可怜的班月清抱到了车后座。

正要打开楼下的大门,班月清却再度注意到一个似乎很眼熟的身影——心中一慌,顾不得多看,她便急匆匆的冲上了楼,完全忽略了在她身后缓缓摇下的车窗里,男人有些冷峻的面容。

放在一边的手机滴滴答答的,记录下了这疯狂的一幕。

男人却对那有些凄厉的声音置若罔闻,只有遇到这个人,他才会失去从来引以为豪的自制力,有些痴狂的,口勿上了那张还在喋喋不休的苍白的唇,将那声声呼救全部堵在口中。

“谢什么?谢谢你一到K市,就赶忙找人拍我的艳照,最后不忘来做一场英雄救美的戏份?”

“你来干什么!”先发声的是班月清,看着那道不染尘埃,高贵的如同王子般的身影,她却好似看到什么脏污一般,满脸的厌恶。

不仅对他宣布生下一个不是他骨肉的孩子,如今他特意出现来找她,却落得一个坏人的下场。

是谁?该不会是林旭泽吧,自嘲的笑笑,班月清有些心不在焉的对着猫眼看了下,却被一束强光狠狠地晃花了眼睛。

回答她的,却是一声布料撕裂的声响,抬起头,男人的眸中满是怒火,将那件已经几近支离破碎的衣服狠狠丢开。

甚至于,这个男人,比起这些直接施暴的流氓,更加阴险狠毒!

在她看来,他们也不过是半斤八两,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抬头,一架摄影机,被高高的支起,正对着她惊慌失措的面孔。

衣襟凌乱的散开,头发也没了平常那规规矩矩的模样,现在的班月清,反而多了些让人移不开眼睛的妩媚动人。

“啧啧,知道了又能怎么样?人家可是高高在上的大少爷,你个被他玩腻了丢掉的女人,惹得起吗?”

揉了揉有些酸痛的脑袋,班月清从后车座醒来,惊讶的发现自己是以一个十分奇妙的姿势歪在了车上,脑袋几乎要撞到地上,头也阵阵的疼痛。

“难道不该说声谢谢,再离开?”林旭泽的目光,上下的扫视着女人的全身上下,不色气,但是却好似看一件商品一般的眼神,让她狠狠地打了个寒颤。

几人却强装镇定,看了看那侵入的男人,为首的人突然飞起一脚,似乎想要出其不意,但却被男人轻描淡写的踢开。

第21章 过敏

2021-01-12

书评(201)

我要评论
  • 你了,&是无所

    “我真是高估你了,林旭泽,你为了诋毁我班家的名声,还真是无所不用其极。”厌恶的将那摄影机狠狠地摔在地上,女人的话语中多了几分彻骨的恨意。

  • 丢掉的&吗?”

    “啧啧,知道了又能怎么样?人家可是高高在上的大少爷,你个被他玩腻了丢掉的女人,惹得起吗?”

  • ,一回&找人侮

    听着那人猥亵的话语,班月清徒劳的挣扎着,却逐渐的没了力气,真的是他,原来他竟然已经厌恶自己到了这个份上,一回国,竟然不惜找人侮辱她。

  • ”看着&激涕零

    “呵,你来干什么?”看着林旭泽高大的背影,本应该满脸感激涕零的班月清,却露出一抹嘲讽的笑容。

  • 然想起&,睁大

    闭上眼睛,耳边却突然想起一阵门被踢开的声音,睁大眼睛。

  • 甚至于&些直接

    甚至于,这个男人,比起这些直接施暴的流氓,更加阴险狠毒!

  • 一个人&的控制

    “哥几个,今天也是无聊了,五百万,今天能拿的出来,我们就放了你。”身后突然多了一个人,死死的控制住了班月清的手臂。

  • &影,她

    “你来干什么!”先发声的是班月清,看着那道不染尘埃,高贵的如同王子般的身影,她却好似看到什么脏污一般,满脸的厌恶。

  • 不痛快&。

    在楼下的小卖部买了几罐啤酒,或许买醉才能平复一点胸中的不痛快。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