柚园林用途  柚园起点  柚园村  柚圆体图片  柚园小说  万宁市山柚园  柚圆体  柚园农庄  柚园墨鱼甲乙  柚园  


 

 双女主基础设定两个身份截然相同的女孩因一次偶然的的机会成了知己,在非常特殊的年代里,相同的性格孕育出相同的人生。两个人的一生如同一部起伏不定跌宕起伏不定的电影,悲欢离合,酸甜苦辣,万般滋味。自从过了七十古稀生日,每天早晨五点半,林卿卿便会准时醒来,这三十年来从未有一天改变。。

林卿卿虽已发白如雪,可举手投足间的优雅与从容,仍能看得出她年轻时的美丽与优雅。这许多年,她永远挽着简单的发髻,穿一身合体的旗袍。她旗袍的两边叉口处,也永远会各绣一朵白色的柚花,不管旗袍何种质地,什么颜色。

说话间,厅堂屋门被推开,阿清嫂惊慌失措跨了进门。

林卿卿在阿华的搀扶下,缓缓自化妆室行至正厅。厅内所有的人都戛然而止,含笑注视着这个家族中最年长的老人。

林卿卿侧身缓缓起床,私人医生交代她,不可以猛然起身,否则会令脑血管爆裂。林卿卿觉得很是可笑,自己都这把年纪了,便是想快也是身不由己的。可是私人医生极其认真,每每来为她测量血压时便会反复叮嘱,像是个不厌其烦的老母亲,百岁的卿卿倒像是个未经事的孩子。

因为前来贺寿,多年未见的亲人们也借机团圆,许多曾孙辈的,或玄孙辈的,彼此虽是首次见面,却因源出一脉,竟然毫无隔阂,抵掌而谈,打成一片。

厅内的人正谈笑风生之间,透过落地的玻璃窗,便看见她那辆白色的宾利汽车驶入院内。司机阿凯从机场接了最后一位客人回来,这是唯一一个将要住在林卿卿大宅里的客人。阿凯将她交代给阿华,便往车库去搬运行李。

今天是林家阿爹三周年忌日,阿莲一早就去给他上坟。她没有叫醒熟睡的林卿卿,不愿意让她在生日这天被悲伤笼罩。

江南的秋天也是多雨的。绽放的秋桂被蒙蒙细雨沾湿,沁人心脾的芳香愈发浓烈。

吴氏本能的抬一手挡眼,另一手忙端起盛着棉花的竹簸箕,对姐弟两个道:“快进屋,变天了,要落雨了。”

原来林家阿爹见到督军才发现他得的是杨梅斑,督军畏妻,拒不承认,便命人将他一顿痛打。林家阿爹不过一个郎中,手无缚鸡之力,岂能经得住那顿毒打,只不多时,便七窍出血,命丧黄泉。那些军卒便将他拖出军营扔在路旁,才被镇上人发现让阿浦叔来家里报了讯。

林卿卿紧了紧身上那件丝质睡袍,缓缓转过身来。阿华见了,疾步上前,边搀扶着林卿卿,边说道:“阿凯哥一早下山去了,说是又去接飞机。”

林卿卿浅笑道:“这几日倒是忙坏了阿凯。”

“外婆,姆妈怎么还没回来?要落雨了,她会不会淋到雨?”林卿卿望着窗外黑压压的天空问道。

渐入深秋,又到了温哥华一年一度的雨季。林卿卿已经记不得这是来异国他乡的第几个雨季了。一场接一场的秋雨,将四周的枫叶染红。很多时候,她还来不及细细品味秋景的美,几夜风雨之后,红叶便已落了湿漉漉的一地。

阿浦叔过来劝解林家姆妈:“林家阿嫂,事已至此,你要节哀顺变。天暗下来了,林家阿哥不能这样躺在冰冷冷的地上,我去找几个人把阿哥先抬回家,再商量后事吧。”

程利红点了点头:“在的,虽然现在结的柚子少了,却比以前更甜了。每年过了中秋,街坊四邻都来讨着吃,说是难得一见的百年柚树,吃了它结的果子,沾沾福气。”

后辈们陆续起了身,有近一两辈的,都走到林卿卿旁边,问安祝福。年纪轻的曾孙或玄孙辈,也尾随家中长辈走到她面前,由家长们逐一介绍给她认识。

林卿卿满眼笑意:“你们大老远的跑来给我做寿,我已经很欢喜啦,快,都快些起来吧,地板硬的。”

吴氏裹了脚的步子原本就不稳,听了阿清嫂的话,若非扶住了一旁的八仙桌,一个踉跄险些倒地。

酒阑席散,打麻将的,玩扑克的,闲话家常的,还有几个会戏文的,便一道唱越剧给林卿卿听,一众人热热闹闹直到吃了夜饭,才陆续散去。

第二章

2021-10-13

第三章

2021-10-13

第四章

2021-10-13

第五章

2021-10-13

第六章

2021-10-13

第七章

2021-10-13

第八章

2021-10-13

第九章

2021-10-13

第十章

2021-10-13

第十一章

2021-10-13

第十二章

2021-10-13

第十三章

2021-10-13

第十四章

2021-10-13

第十五章

2021-10-13

第十六章

2021-10-13

第十七章

2021-10-13

书评(345)

我要评论
  • 虽然已&她亲近

    从中午到刚才宾客散尽,程利红一直在观察林卿卿。她虽然已百岁高龄,精致的妆容,一丝不乱的发髻,精心搭配的服饰,却令她荣光焕发,精神矍铄。林卿卿得体的举止,慈祥的笑容,都让程利红不自然的想与她亲近。

  • 自从过&了七十

    自从过了七十古稀生日,每天早晨五点半,林卿卿便会准时醒来,这三十年来从未有一天改变。

  • &话,缓

    林卿卿不再说话,缓缓地吃粥,又缓缓地吃面,一切如旧。

  • 孙们从&是开心

    阿华接过话来:“您是有福的人,百岁寿诞,子孙们从世界各地飞来为您贺寿,阿凯哥他忙点也是开心的呀。”

  • 卿卿今&覆地的

    林卿卿只淡淡一笑,并不接话。林卿卿今天一百岁了,整整一个世纪,这个世界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 了身,&等下您

    阿华起了身,笑盈盈道:“等下您用了早餐,化妆师就要到了…呐,等您一切停当,人客也差不多要到了,估计阿凯哥也接好了上海的飞机回来了。”

  • &老远的

    林卿卿满眼笑意:“你们大老远的跑来给我做寿,我已经很欢喜啦,快,都快些起来吧,地板硬的。”

  • 年没有&。

    林卿卿笑了:“是啊,我已经许多年没有吃到过柚子了…”程利红能感觉到林卿卿的身子微微颤了一下。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