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昕不想再留在秦肆身边,哪怕一天,甚至一秒。

后来,唐家财产一分为二,唐哲接受了唐家海外的所有产业,像是躲着她似的,再没回来过一次。

唐昕闻言双目大瞠,恨不得掐死眼前的男人出口恶气,“什么叫也就二十个亿?”

周身散发着的气息,令人避之不及又欲罢不能。

【唐昕:咳。】

唐昕:我觉得你在想屁吃。

唐昕水眸中闪烁着狡黠,装作大度的拍了拍肩膀,未曾察觉到四周的气温已经降至冰点。

还没等唐昕暴走,始作俑者施施然的语气轻飘飘划过耳畔:“夫人知道我胃向来不好,眼下我无处可去,只能依附你。这以后的日子看来只能吃软饭了。”

手握北城一半命脉的老牌豪门突然破产,于情于理都不该如此风平浪静,连丝毫消息都没传出来,而且到底哪里出了差错?

唐昕百思不得其解,但眼下处理她跟秦肆的婚姻关系尤为重要:“我可以不要财产,净身出户。”

他把她通往自由的门封了!

唐昕捏紧了拳头,发出吱呀吱呀的声响,要不是念及杀人犯法,她真的不想让这幅欠扁的嘴脸存活于世间。

连带着自己名下的房产店铺以及公司股份和基金,零零星星加起来,也才堪堪不到十亿。

这个男人今天吃错了什么药,离婚的结果这不是他求之不得的么?

留下这句话,唐昕脚尖一转,拿着手机径直离开了秦家老宅。

简直是新生代二十四孝好男友。

唐昕宁愿去凑钱,也要和他离婚,是这个意思吗?

然而还没等唐昕收回温柔的笑容,秦肆的下一句话却将她打入地狱。

书评(255)

我要评论
  • 声响,&让这幅

    唐昕捏紧了拳头,发出吱呀吱呀的声响,要不是念及杀人犯法,她真的不想让这幅欠扁的嘴脸存活于世间。

  • 着她,&眸子里

    秦肆懒懒的看着她,漆黑的眸子里流转着莫名的情绪,似好笑,又掺杂了几分悲悯。

  • 地,只&听清脆

    下一瞬,唐昕呆在原地,只听清脆的“嘶啦——”一声响。

  • 貌似妖&珠,十

    明明样貌似妖孽,偏偏一身素衣,右手的那串佛珠,十分惹眼。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