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嘉萱,一个前半生普普通通,后半生让人怕的普普通通女孩。这一切的故事都要从那个玻璃罩就叙说……处于半死不活的状态,神态麻木,看起来是个人,却好似行尸走肉。。

她说往东就往东,她说往西就往西,未沾过一滴酒精,可林嘉萱依旧有些许微醺。

“嫂子,你这就不对了,漂亮的妹妹往家里藏。怎么不早点带出给我们看看,妹妹那么可爱。”有人起哄道,说话的人是李昊,徐御铭的发小,笑嘻嘻的看起来好是个阳光大男孩,如果忽略他旁的高挑清凉美女。

“近五十度的高温啊!你是非要把你老妈气出心脏病是不是?我告诉你呀,没水!到饭前都没水!口渴就给我憋着!”

她不需要装,只要做到尽可能的无视。

全球上下倡导节约用水,每个人都有了忧患意识,故现在是能不出门就尽量少出门,减少消耗。

不适合的场地,不匹配的人,就是阶级也无限被放大,虽然不至于干出丢人的事,但依旧掩不住眼底的惊讶与惊叹。

“混球儿,你平时的胆气去哪了?这么一个死物就吓到你了?你给我争气点,不然丢的可是我脸面。”

房中除却林嘉馨两姐妹,还有七人,四名男士三名女士,除却林嘉馨是徐御铭的正式女友,其他三位都是女伴。

往日热闹的商业街,此时可是肉眼可见的冷清。就是外放的音乐,也空旷的那般诡异,要不是时不时出现的路人,整条街都可能没得人气。

盛丽,B市一家排得上号的高档会所,光是豪奢的门面,就阻了大部分人,更别说里面还是会员制,属于只可能远观,不可进的场所。

也还好,这妮子有弱点,贪嘴儿。

豪是什么地步,林嘉萱没有多少概念,在她眼中她姐就是妥妥的大佬,见过最上档次的也是她姐的前男友,但像这样的会所她是一次也没来过。

要知道,将近半年的干旱,水成了无比贵重的资源,饮品加工厂更是早在两月前紧急叫停,不论水还是饮料,价格都如同乘坐火箭般不断飙升。

直至走下楼,两姐妹都是黏黏糊糊好似一人般。

“哈哈!我妹妹怕生,有些粘我这做姐姐的。”

“真是的,要不是可莉有事,我都不想带你来。”

“疼才好,只有疼才能让你长教训,你是真不知道外面的温度,还是假不知道外面的温度啊?仗着皮厚就出去溜达,晒脱皮都是轻的。”

“当挂件!”林嘉萱仰起脸傻乎乎一笑,这话说的还颇是自豪满满,一勺小蛋糕就直接递到林嘉馨红唇前。

“现在!现在!你把大妹借给我!她男朋友的事也交给我,我今晚上就带她出去长长见识。”

“嗯!这衣服不行,你这小身板子撑不住。”

书评(462)

我要评论
  • 它的热&走在街

    灼热的红日将它的热量,尽情的挥洒在整片大地,脚下的每一步,热气直钻脚心,使得行走在街上的人,每一个都神情不振,宛如要干不干的咸菜。

  • “现在&!现在

    “现在!现在!你把大妹借给我!她男朋友的事也交给我,我今晚上就带她出去长长见识。”

  • 面颊上&出一种

    可再是神采的人,在这烈阳下也倍感难受,她只提着一口气,顾不上面颊上的汗液,也在乎不了背后被浸透的衣襟,整个面颊呈现出一种不正常的潮红。

  • 着林嘉&上了楼

    话罢!不等林母的意见发表,林嘉馨就拉着林嘉萱“踏踏”的上了楼。

  • 息声逐&目的地

    “呼哧!”“呼哧!”的喘息声逐渐加重,就在她以为自己快被晒成个干鱼时,她终于瞧见她的目的地——有客来超市。

  • 则是,&想某一

    林母那么气恼的原因一是上面所述,现在用水皆受到管控,二则是,在日头低下热晕的人可不算少,被晒脱水的人更是屡见不鲜,她可不想某一日迎回来的二女儿是一只干尸。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