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刀根本没睡着。并不是这荒村吓人,而是那对男女临死前的哀嚎和绝望,在脑海里挥之不去,他在床铺上翻滚了许久,才在精神紧绷中疲倦的睡去,但他就觉得自己刚睡下,就听到砸门声。一激灵,吓得右肩膀一抬,反应过来是有人敲门后,唐刀就一软捂着额头,骂了句并不是这荒村吓人,而是那对男女临死前的哀嚎和绝望,在脑海里挥之不去,他在床铺上翻滚了许久,才在精神紧绷中疲倦的睡去,但他就觉得自己刚睡下,就听到砸门声。。

第49章招募

2022-06-24

三江感言

2022-06-24

第79章神父

2022-06-24

上架感言!

2022-06-24

第96章老陈

2022-06-24

书评(461)

我要评论
  • 、军人&。

    唐刀余光瞥了眼,没说话,也任由对方帮自己将冰棍车推进沙滩边上的小储藏间,换了身衣服后,坐上密斯的老爷车,买了两束花,来到了国家公墓,这里躺着老师、军人、医生,也躺着乞丐。

  • 起头,&质问道

    唐刀拳头猛地一捏紧,脸色涨红,豁然抬起头,质问道,“先生,你是在歧视吗?”

  • 神逐渐&,咬着

    黑人见他不配合,几个人围过来,打算给他点颜色看看,在华沙的沙滩上,斗殴像喝水一样常见,亚裔弯腰从冰棍车下面拿出根铁锁,不吭声,只是眼神逐渐的变冷,咬着牙,只要对方敢动手,直接往脑门上呼。

  • 起来,&来自己

    “咳咳咳…”唐刀弯着腰剧烈咳嗽起来,撑着桌子,面色发红,推开要搀扶的酒保,两眼发直,他在迷茫,未来自己该怎么办?

  • 真想一&,毕竟

    真想一拳把这混蛋的鼻子打歪,但仅有的理智告诉他千万不要那么做,毕竟,波兰警察可是出了名的合法凶手,他阴着眼,慢吞吞的抱着头蹲了下来,一股强烈屈辱感瞬间将他给包围。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