绫玖不明白自已(哪里,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能活了一世又一世,也从来不在意他人的想法,惟一能打动人她的惟有美食。 而已为何她总是会会遇上那个很奇怪的男人? 但是看在他拥用左手好厨艺的份上,姑且不允许他跟着在她身边吧,嘛哪天遇上新的厨子再换是了。 但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就,他变的比美食更为有被吸引力,让她不开视线了。 绫修谨本来只想护她周详,助她‘复活’,还那份救急之恩,但是却在不知道不觉中,把自己的心给赔了进来。 这也就罢了,他也可以不在意她的身份,只想把她始终离开身边,怎奈对方总是会“时间不早了,你还不赶紧起床,咱们要是不能及时完成的任务,今日可就又要挨饿了。”。

绫玖刚恢复意识的时候,对于过去完全是一片空白,直到几秒钟之后,才接收了另一份不属于她的记忆。

“喂,阿玖,醒醒!醒醒!”

接理说她都准她不用守夜了,她应该对她感激涕零才对,再也不济也不能表现这么明显吧?

生怕自己出了错,遭到了连妃的厌弃,所以态度难免有些拘谨。

(注:这是一个架空的朝代,非历史上的某一个朝代,如果有描述不正确的地方,请勿较真哦。)

“嗯,我知道了,我这就起来!”绫玖的心里此时毫无波澜,不过还是根据原主的记忆,做出了回答。

若非阿玖的脸没变,就连那姆指上那道划痕也还在,她都要怀疑阿玖是不是被人掉包了?

平常也还算赏罚分明,只要按时完成任务就行了,但若是不能按时完成任务还是要受罚的,最常见的惩罚就是不许吃饭。

绫玖对此,并不作任何评价,毕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原主对主子忠心也没有错。

当然,绫珊倒没怀疑她不是原主了,只是怀疑她是不是受到什么刺激了,才会性情大变。

过了片刻,连妃冷静下来之后,心中倒不生气了。

不求他们感激她,至少不要怨恨她,她可不想步了张婕妤的后尘了。

绫玖快速起床穿戴好之后,顺手端起原主常用的水杯,猛灌了几口水才出门去。

不过她很快便轻松不起来了,因为今夜轮到她守夜了,哪怕有原主的记忆在,绫玖依旧打起了瞌睡。

说话的是一位穿着浅绿色宫装的女子,名字叫做绫珊,女子的容貌也算得上清秀佳人一枚。

每日过着朝不保夕的生活,若是运气好遇到个好主子还好,若是遇到个脾气不好的主子,挨打挨骂都是小事,就怕连小命都保不住。

当然,虽说这其中有她刻意‘经营’的结果,但连妃本人也的确不是什么心狠手辣之人,不会动不动便处罚底下的人,拿身边的人出气什么的。

“什么梦?”绫珊连忙追问道,语气带着几分急切。

原主和绫珊身为玉兰宫的宫女,主子不受宠,她们的日子也同样不太好过,常常被其他宫的人刁难。

书评(218)

我要评论
  • 子也同&的人刁

    原主和绫珊身为玉兰宫的宫女,主子不受宠,她们的日子也同样不太好过,常常被其他宫的人刁难。

  • 的境地&太监。

    不过连妃算是个不错的主子了,连妃的脾性还算不错,哪怕到了目前的境地,也没有因此而迁怒下面的宫女和太监。

  • 己的选&错。

    绫玖对此,并不作任何评价,毕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原主对主子忠心也没有错。

  • 是容贵&妃。

    当然,这个所谓的宠妃已经是过去式了,连妃在一年前便已经失了宠,目前后宫最受宠的是容贵妃。

  • 到这里&说什么

    绫珊想到这里,不由微微皱起眉头,不过终究还是没有说什么,还是等晚上再问问她好了。

  • 时一片&平静,

    “嗯?”绫玖缓缓地睁开了眼睛,一双明亮清澈的眼睛中,此时一片平静,没有一丝人类该有的情绪。

  • 疑阿玖&被人掉

    若非阿玖的脸没变,就连那姆指上那道划痕也还在,她都要怀疑阿玖是不是被人掉包了?

  • 速起床&顺手端

    绫玖快速起床穿戴好之后,顺手端起原主常用的水杯,猛灌了几口水才出门去。

  • 之家,&个好归

    若是出身于寻常百姓之家,估计也能评着这副相貌,嫁个好归宿,只可惜她们只是身份低微的小宫女。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