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来!”“说那么小声还敢去吉原!”“怎么,你没听见嘛!”一帮人围绕在那与力身边,向那和尚大喝,把那和尚吓得脸上一阵青一阵白,和那冻死鬼差之不多,真真是一个欲哭无泪。被逼着大声自报家门之后,一名同心似乎确认无误,便从手下那里挑出一个写着法号被逼着大声自报家门之后,一名同心似乎确认无误,便从手下那里挑出一个写着法号、宗门、所属寺院的长木牌,给那个和尚挂上。取笑声不绝于耳,原本青白脸的和尚,此时又满脸涨的通红。。

书评(418)

我要评论
  • 的天保&的人家

    天保年在江户时代可不是个好年头,恐怖的天保大饥荒夺走了上百万人的生命,就算是作为实际上首都的江户,家家户户也没有从恐怖的大饥荒中缓过来,有隔夜粮的人家怕是没几户。

  • 门,这&二两在

    摸了摸已经不再光溜溜的脑门,这事情暂且按下不表,二两在这个江户城,顶多也就过三五个月。居京城,大不易。不想办法趁手搞点钱,过不了多久就要断顿的。

  • &少,只

    至于幕府的救济?成年男子十天给米五合,没看错,是十天给米五合,两斤不到。女子更少,只给三合半。就这点米,天天喝稀粥都不够,遑论什么吃饱了。

  • 旁没有&限可能

    还好一旁没有什么揉成一团的草纸,不然咱们就要怀疑这小子是不是提早开荤,将来某一道的无限可能,可就要大打折扣了。

  • ,咱们&没有的

    当然这事不是咱可以插手或者需要关注的,咱们更应该关心的是今天或者明天的下一顿吃啥?或者说有没有的吃?

  • 颤,青&弯儿锁

    望着脚边一张玉兔微颤,青玉半露,月牙弯儿锁骨并香肩透白的浮世绘,忠右卫门心中一阵呵呵。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