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际大头条百度云  星际大头条沐水游  星际大头条好看吗  星际大头条txt百度网盘  星际大头条中路易和黛到底是什么关系  星际大头条小说  星际大头条男主是谁  星际大头条txt百度云  星际大头条txt  星际大头条  


 

 【官方提示:这也不是娱乐圈文!也不是娱乐圈文!也不是娱乐圈文!】林伊再次穿越星际,偏偏抽到的是左手烂牌,却12-0了王者之风(误)!别人我以为她是在装逼,却冷不防地被她狠狠的打脸。别人我以为她要狠狠的打脸了,实际上她真的是在装逼。迷像的骚操作,新闻头条上总少不了她。*用实力能够实现一路躺赢,一路狂拽炫酷吊炸天的人生理想。这是她新调的鸡尾酒,取名“星爵”。。

林伊站在吧台里面,将手里的调酒器玩得花样迭出,炫目的灯光下,卡酒,回瓶,马天尼杯口腾起一团蓝色火焰。她将酒杯推到老杜面前时,那火焰慢慢收拢,化作一点蓝,沉入杯心,再一点一点泛出碎碎金芒,宛若宇宙中永恒的星光。

如今,能穿越空间的源点,几乎像公交车站一样普通了,两个星球间的距离,甚至可以缩短到以小时为单位,但基因病这个医学难题,却依旧不见有明显突破。

只是这一次,除了他们俩的生命源纹,还有一个她没有见过的源纹。

老杜抬起眼:“源学院不是那么容易考的,再说,就算考进去了也没用,你的问题……”然而老杜说到这,却停下了,似有些不忍打击她。

源学院的门槛很高,所有报考的学生,除了要交高额的报名费外,还必须自己准备一块考试用的源石。但只要考进去了,并顺利拿到毕业证的话,就会有大把公司出高薪聘请他们。若是能力再强一些,考到源师的授章,那前途更是一片光明,未来的人生,享受到的都是明星待遇。

片刻,便走到巷子口,还不等她拐弯进去,那两人就从里面冲出来,一前一后拦住她。

如往常一般,老杜拿起那杯酒,咕咚咕咚几下就干了,然后将酒杯往前一搁。林伊看得出老杜今天心情很不好,便什么都没说,又给老杜调了一杯“星爵”。

已经秋天了,夜风有点冷,林伊裹紧身上的风衣,抬头看了看。

基于此,源技术成为了一门新学科。

于是没有列车的时候,林伊干脆就步行回去,走得快些半个来小时就到了。只是今天她走了二十分钟后,距拐弯处那条巷子口约十五米时,忽然停下了。

她住的地方离环星城不远,是南区最后一片待拆的老区,老区内遍布各种违章建筑,巷道复杂,并且她住的单元在巷子深处,车子无论是走空中还是走地面,都不好进出,极容易被违章建筑剐蹭,所以即便是出租车系统,也不喜欢接她的单。

但对林伊来说,那却是她最不愿回想的一段经历。

只是这东西,政府的控制力度差不多和枪支一样,除了特殊场所可以申请使用外,是绝不允许私人持有,若被查到,惩罚力度极大。就算是黑道上的人,手里有这东西也不会轻易拿出来。而这两人,她之前遇过两次,很清楚他们是连枪都没有的街头混混,今天怎么搞到这玩意?还特意拿出来对付她,下这么大的本钱,图她什么?

所以林伊道:“总得试试。”

她认得这两人,是这片地区的混混,之前那两次瞄上她后又放弃的,就是他们。

只是老杜最近喝得有些凶,林伊本想劝一劝,却后来又作罢了。

林伊微微眯眼,那明显不是生命源纹,应该是某种源能设备,难道是武器?她又仔细看了一眼,随后否定了自己的猜测,源能武器她在环星城的安保处那里见过,这东西更像是……林伊转头看了阿元一眼,思忖片刻,开口:“启动天狼。”

……

老杜就是其中一个,基因失败者。

第057章 C级

2021-09-15

第064章 PK战

2021-09-15

书评(358)

我要评论
  • 多,并&刘海有

    林伊比一般女孩高许多,并且瘦,四肢修长,脸蛋小,鼻梁挺直,留着短发,只是刘海有点长了,压住她微微上扬的眼角,弱化了她淡漠的眼神,也因此,往往容易让人误以为她是个帅气的少年。

  • 现在的&开发了

    现在的威星,智能机器人早已普及到人们的日常生活中,在星空之上,基于源技术,人类开发了两个新星球,设计出超大型的生态循环系统,那里生活着二十亿人口,新星之外,还有无比庞大的星空军事基地。

  • 老杜介&这里当

    林伊刚满十七,没有监护人,照规定未满十八岁是不能在环星城打工的,是老杜介绍,她才进了这里当临时调酒师。

  • 列新律&被禁止

    最后三颗星球的政权建立了联盟,合力平息了战争,随后颁布了一系列新律法,其中“人为编辑强化人类基因”从此被禁止,源技术在生物科学这一领域,设了非常严格的审核制度。

  • 纹,已&科学的

    也是来到这里后,她才知道她所看到的符纹,已经有了科学的解释。那是源能的具象体现,科学家称之为源纹,也称之为规则纹。

  • 知更新&定。

    社会重新恢复秩序,战争的痕迹慢慢被时间刷洗殆尽,两百年后的今天,科技已不知更新换代了多少次,并且在完整的法制体系下,世界出现从未有的繁荣稳定。

  • &的人,

    一个基因出现问题,又没有财力去买特效药来缓解痛苦的人,只能靠酒精来麻痹身体,并且这样的日子,对他而言,也已所剩无几。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