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安安怎么也想不到打王者居然遇上了猴子?!对,你没没看错,是真正的齐天大圣孙孙悟空,并且,她不但成了孙孙悟空的师傅,但是很多神仙的师傅!从答辩场上下来的穆安安第一件事就是打开手机想和自己的亲亲男友分享自己答辩超级顺利的快乐,却没想到看到的是这样的一句令人窒息的话。。

“不用啦,我今天不回宿舍了,我要回御龙庭,你吃完早点回去吧。”

安安慢慢陷入了回忆当中:我和男朋友陆瑾年相识在王者荣耀的一场排位赛中,因为两人的配合无比默契,所以在结束后加了好友,然后经常一起玩游戏,后来就开始了长达三年的异地军恋。

“哦,美食不能辜负,给你带来美食的人就能辜负啊。”文婧不满道。

“赢不赢你说了不算,看你技术怎么样。”边说边走,顺便预购了一把无尽战刃,升了二技能,安安出了水晶。

“也差不多了吧,我就回了个哦,然后就删除好友了。”

“哎呦,我的安安大美女呀,现在都过去四个小时啦,你瞅瞅你这眼睛,都肿成核桃包一样大了。”

穆安安,穆氏集团千金,不听爸爸妈妈的话学金融反而学了医,被穆爸爸妈妈冻结了银行卡,这几年多亏了好友文婧的救济,以及时不时出诊,对啦,安安的一手针灸出神入化,所以,才毅然的选择了医学。

“婧婧,你去吃饭吧,我这边有点事,就不去吃了。”

对面的人不仅用的是猴子,名字也是孙悟空,看来是钟爱猴子,这把得小心了。

“哇哦,那就祝愿你哥谈成项目哈,等我去了阜城我可是要抱你们俩的大腿哦。”穆安安打趣道。

“别别别,你还是把你的亲亲留给你的亲亲男友吧,我可不要。”婧婧状似嫌弃道。

他是帝都圣卡军校的一名学生,而我是烟城大学医学院的一名学生,我们的日常是每天终于聊会天,晚上视频讲讲有趣的事,对啦,瑾年的嗓音特别有磁性,所以,我最喜欢听他唱歌了。

噗嗤一声,穆安安笑了出来,“哪有呀,我可不想吃臭豆腐,它最好是离我越远越好。”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我不问的原因是因为陆瑾年他发这个消息肯定是经过了深思熟虑,所以,问不问有必要吗?我又不是没了他不能活了,我也不需要卑微的去挽留,毕竟,想走的人留不住。”安安说的一脸漠然。

“没问题呀,我这可是专门为了你去奋斗的,你也加油,我以后有点小病大病啥的都找你,但是能不能不扎针啊,顶多吃个药丸子好啦。”文婧撒娇道,想到之前自己发烧安安给扎针,虽然不疼,见效快,但是吓都吓死了好吗,那么长的针,想着想着,身体抖了一下。

“好吧好吧,谨遵安安大人的懿旨。那你想开了就睡一会,看看你那肿了的眼睛,睡一会,晚上我再给你带饭吃,我先走了哈,你啥也不要想了,快睡一觉。”

回想起与男友在一起的点点滴滴,穆安安哭的一塌糊涂。

这孙悟空是真的不会玩吧,一技能随便放,都不会卡点哎,安安对这场solo暂时不报希望了。

“为什么呀,之前不是还好好的吗?”文婧面露疑惑。

书评(494)

我要评论
  • 中,因&军恋。

    安安慢慢陷入了回忆当中:我和男朋友陆瑾年相识在王者荣耀的一场排位赛中,因为两人的配合无比默契,所以在结束后加了好友,然后经常一起玩游戏,后来就开始了长达三年的异地军恋。

  • &时啦,

    “哎呦,我的安安大美女呀,现在都过去四个小时啦,你瞅瞅你这眼睛,都肿成核桃包一样大了。”

  • “再见&”睡梦

    渐渐的,穆安安进入了梦乡,只是,在梦中也是眉头轻皱,似乎遇到了什么不好的事情,“再见了,陆瑾年。”睡梦中的穆安安说出了这么一句话。

  • 看着照&两人,

    “好,那你路上小心。”送走了好友文婧,安安躺回了床上,看着照片里的两人,这么长的时间,哪有那么好忘记呀,可是,既然你已经放手的那么干脆,那我也就试着放手了。

  • 偷吃,&安钻进

    “那你别,嗝~,别偷吃,我马上就来。”说着,穆安安钻进了洗手间。

  • &么呀。

    “我也不知道呀,我就答辩完下来就收到了分手的消息,我也好想知道为什么呀。”

  • 于聊会&所以,

    他是帝都圣卡军校的一名学生,而我是烟城大学医学院的一名学生,我们的日常是每天终于聊会天,晚上视频讲讲有趣的事,对啦,瑾年的嗓音特别有磁性,所以,我最喜欢听他唱歌了。

  • 安大人&我再给

    “好吧好吧,谨遵安安大人的懿旨。那你想开了就睡一会,看看你那肿了的眼睛,睡一会,晚上我再给你带饭吃,我先走了哈,你啥也不要想了,快睡一觉。”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