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文定义为冰公主已退出灵犀阁前,而在我的想象世界中,颜冰又有怎样的记忆呢?让作为颜冰粉的我们一同品甜而不腻的颜冰糖吧!(每个颜冰粉都有自己的想象,你也不是我,我也也不是你,因为每个故事都是相同的,但都是我们对颜冰的期许,愿你们也拥用都属于自己的期许,谢谢您)谁?。

"阿冰,小生的耳朵,可是不能随意摸的。"琥珀色的桃花眼两分懒散三分笑意,看了眼原本正企图伸向自己耳朵的手,在手中折扇衬映下,竟染上几分栩栩的妖治,"在下,灵犀阁司仪,颜爵。"手中折扇合拢握起支于左肩,温文尔雅在弯腰前倾举止中尽显"阿冰,小生有礼了。"温润的声音从半睁的桃花眼泠于耳畔。

"小生自然是来复约的。"颜爵靠近后,便看到冰公主身下踩着的冰盘,本就带笑的桃花眼不禁多几分笑意,果真阿冰,还是那傲娇的样子。

"叶罗丽魔法,冰盾"剔透的冰盾隔绝水缓缓飘向水面下。

"颜爵"冰公主盯了会带笑的人,低思片刻,立即收回自己的手喊道。

颜爵甩扇挥去来势汹汹的冰锥,"阿冰,莫气。"对眼中人婉尔一笑,"小生,不过是一时兴起,"折扇在手中玉袖生风,"还望阿冰,原凉。"

硬是把睡着的他给整醒了,又陪她玩了好久,但也是很可爱很善良的,就比如他刚醒时候本要喂他的雪花,在他百般拒绝下,就特意换成了花海潮的花露,还给自己的卧室里留下放一个小床的位置。

之后冰晶宫每日都会有一杯从颜爵那送来的冰沙,每日口味都会不同,但都是较为清甜爽口的。

看似安静的九尾灵狐,其实从头到尾都是醒着,此刻内心有点搬起石头砸自己脚的感觉。

正因为这是有仙力的九尾灵狐,所以跟灵犀阁阁主颜爵肯定有着关联,不可能如此简单。

"嗯,阿冰,那日灵犀阁之事,很抱歉,小生"…

某九尾灵狐抬眼看倚在宝座上睡着的人,

在冰公主不解的神情中,笑着出声道:"这是人类世界夏日里的美食,冰沙。"手下扇子轻摆,那杯冰沙便送到了冰公主前方,"小生的见面礼,还望阿冰喜欢。

水王子移开双眸,两人仙力日减,化掉的冰川皆融为水,他的仙力减的同时,也增着,而妹妹只减,不增,过了许久才看向冰公主怀里的某颜狐问道:"从哪来的?"

只是平静如水的水王子也有无奈的时候道是有些惊奇,而冷若冰霜的冰公主似乎也与传闻不同。

"阿冰。"颜爵刚出现,入眼便是冰公主侧坐在不远处雪上淡漠优雅的背影,甩了下折扇,便到了冰公主身后,"你在干嘛?"

颜爵微微欠身,"那小生就先行告退了,下次再来看望阿冰。"转身之际,抬眼看向冰公主,眼尾带着点点蛊惑与丝不可查觉的纵容"如若阿冰还不解气,小生可在化为灵狐,供阿冰欢喜。"

"你想去哪玩?"水王子看向自己到处惹麻烦的妹妹,语气平静地劝道"你已经不是孩子了,何况随着人类肆意破坏自然环境,你我的仙力日渐衰弱,不能继续如此玩闹。"

冰公主?

"颜爵?"眼看离开许久白狐幻化成人,竟不曾想是灵犀阁司仪。

谁?

书评(184)

我要评论
  • "哥哥&的唇不

    "哥哥,它只是一只狐狸而已。"冰公主豆沙色的唇不开心地轻启。

  • 久未出&道:"

    哥哥的话没有错,可也正因如此,她已许久未出来晚了,沉思了片刻道:"可是仙镜我都还没玩够呢!"轻缓的语里夹藏着委屈,哥哥总是这样…

  • 语气平&玩闹。

    "你想去哪玩?"水王子看向自己到处惹麻烦的妹妹,语气平静地劝道"你已经不是孩子了,何况随着人类肆意破坏自然环境,你我的仙力日渐衰弱,不能继续如此玩闹。"

  • ,他的&的同时

    水王子移开双眸,两人仙力日减,化掉的冰川皆融为水,他的仙力减的同时,也增着,而妹妹只减,不增,过了许久才看向冰公主怀里的某颜狐问道:"从哪来的?"

  • 。"许&是清冷

    "在净水湖畔发现的,"冰公主从怀中白狐的金纹抬眼,看向自己冷酷的哥哥"它身上有仙力的波动,许是冰晶川的雪狐,我想带回我的冰晶宫。"许是清冷久了,话末时,下垂的眼帘漠然中似带着淡意。

  • 头砸自&感觉。

    看似安静的九尾灵狐,其实从头到尾都是醒着,此刻内心有点搬起石头砸自己脚的感觉。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