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阅文旗下网站深度阅读我的更多作品吧!!!!!我跟在他后面,沿着台阶向城堡下面走去。这是一段漩涡式的台阶,绕着城堡一直通往地下酒庄。虽然墙上点着火把,我依旧小心翼翼,生怕自己一不小心将霍比特人踩死。走了没多久,开始感受到地表下刺骨的寒流,同时还能嗅到微微酒香。不一会儿,就来到了城堡最底层。我们先要走过一条长廊,两边挂着霍比特人的相册,走到尽头,还有一道木门,推开门,才算是真正踏进了霍比特人酒庄。。

“好吧……”咕噜有些失望地走掉了。

“呃……听着怎么有点像我们城管的做事风格?”,虽然有些郁闷,但还是支付了两枚金币。

时间匆匆流逝,大头怪在吧台那头问到:“还要加点酒吗?”

看着它得意的表情,我心想:大意了,应该先试小指,不合适也能取出来,搞得现在这么尴尬。

雪打在脸上,身上,冰冷刺骨…………我依旧不忘问她:“有没有淋到你?”

“我出来之前刚充了魔法。”我说到。

突然!咕噜不知又从哪里蹿了出来,拿着那枚戒指一脸坏笑的说到:“尊敬的客人,要不要再试一试?”

女孩走上前去,摸了摸夜煞的头,夜煞就像一只粘人的小猫,弓着背,侧着头去蹭女孩的手。

“如果有缘会的。”她说。

“我们还会再见吗?”我问她。

扫把不见了,我跟女孩四处寻找。此时,咕噜不知道又从哪蹿了出来,一脸狡猾地说到:“我尊敬的主人,你们是不是在寻找一支扫把?”

女孩拿起酒杯一饮而尽,呃…………她好像拿错我杯子了,刚想说…………唉,算了!此时无声胜有声。将错就错,我也拿起她的杯子一饮而尽…………

“不用了。”女孩回答说。

“要不我送你回去吧?”我说。

“我也回去了。”我回答到。

透过壁橱的火光,我看清了她的长相,一个二十来岁的小女孩,脸上微微红润,怀里还抱着一个空酒瓶,相信她已经喝了不少酒。

“千万别用直觉去判断一个男人!”

“虽然我们相处不是很长时间,但我感觉你这人挺好的啊。”

深夜的酒庄格外安宁,巨龙睁开朦胧的双眼,又昏睡过去。大头怪打了个哈欠,给自己也倒了杯野格酒。咕噜站在吧台上摆弄着自己的戒指。我跟女孩痴痴呆坐,只是偶尔拿起酒杯抿一小口,又放下。我跟她没有多余的话题,却又好像相识许久,不管怎么样,有个人陪着,真好。

书评(412)

我要评论
  • 了出来&说到:

    突然!咕噜不知又从哪里蹿了出来,拿着那枚戒指一脸坏笑的说到:“尊敬的客人,要不要再试一试?”

  • 杯野格&手了,

    我这才停手,咕噜从背包里掏出一瓶蓝色的药水涂在我手上,戒指才得以取下。两杯野格算是到手了,我跟她一人一杯。但令我没想到的是,这野格又涩又苦,就像过期的跌打酒一样…………

  • 小指,&也能取

    看着它得意的表情,我心想:大意了,应该先试小指,不合适也能取出来,搞得现在这么尴尬。

  • 以今天&说罢,

    老板笑眯眯的招呼着我:“因为最近在装修,所以今天没什么客人,您不介意的话就跟那个美女拼个桌吧。”说罢,指了指坐在壁橱旁的女孩。只见她穿着短裙,脱了鞋席地而坐,旁边摆着几个空瓶子。

  • 我有个&就突然

    “他可能因为某些事耽误了,相信我,没事的。我有个朋友也是这样,指不定哪天就突然蹿出来给你个惊喜。”我说到。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