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东京教剑道好看吗  我在东京教剑道类似书推荐  我在东京教剑道百科  我在东京教剑道txt下载百度云  我在东京教剑道起点  我在东京教剑道结局和谁在一起了  我在东京教剑道百度百科  我在东京教剑道txt下载奇书网  我在东京教剑道女主角是谁  我在东京教剑道  


 

 再次穿越到了1981年的东京葛氏区,承继了道场,父母双亡,有妹有房,虽然存款快见顶了,学生也没,怎么办,急,在线等。算了,无论了,快乐……就弄完了。面对自己疾风吧!——成败在此一举!用美食打动千代子的心,然后把道场卖掉……。

和马随口回了句:“然后去年就没去成全国大会。”

和马特别拜托了商店街上的八佰伴店的店长,弄了一罐贵州辣酱——本来想弄老干妈的,但1980年陶奶奶还没把她的手艺产业化,老干妈集团成立得十六年后了。

桐生和马听到玄关那边传来开门声,立刻深呼吸。

所以广东人和马,不得不每次都把味精味儿的味增汤给喝完,还得把汤里的昆布——也就是海带——和豆腐都吃了。

另外,和马也挺不能理解大早上吃白干饭。

千代子叹气:“果然如此。”

这就是文化差异啊,只能尽力适应了。

长谷川回答:“我也不知道,只是我不好好冥想师父会很生气,会让我多练一倍的空挥。所以你如果不好好冥想,我也会很生气。”

本来以为千代子会再追问几句,但千代子其实完全不在意和马是什么时候“领悟”的这招。

练习了几次之后,和马大概掌握了步骤要领,正好这时候千代子也拿着装备回来了。

和马现在天然理心流就只掌握了一个上段双联斩,而新当流则拥有袈裟斩、牙突两个技能。

最起码也得把饭整成粥啊。

这个习惯来自他上辈子的剑道老师,新当流的长谷川雅人。长谷川强调“每次练习和对战前都得冥想”。

昨天千代子练到深夜才完全掌握牙突的要领——看似简单的动作,但要达到和马使用时的流畅度,是一件非常不容易的事情。

他打算试试另外两个技能,却猛的发现妹妹千代子站在道场门口。

——这帮极道这就开始了啊!

所以,卖道场是个理所当然的选择。

和马被这个突袭打了个措手不及。

“老哥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擅长狡辩了?”千代子反问。

冷兵器作战,最怕被人拉距离打。

书评(324)

我要评论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