仲夏夜雨声作文  仲夏夜雨敲窗  仲夏夜雨什么意思  仲夏夜雨的散文  仲夏夜雨果  仲夏夜雨图片  仲夏夜雨声  仲夏夜雨诗句  仲夏夜雨七绝  仲夏夜雨七律诗词  


 

 当听见她的死讯,他彻底丧失控制了,他终于等到丧失了她,那个曾不论他如何造成伤害,反讽,沉重打击都依旧顽强好好活着的小雨滴再也没有会回去了。这一刻,他才明白了自己有多爱你她…………不知过了多久,一阵手机铃声吵醒了藤椅上的仲丝雨,她吃力的直了直酸痛的腰。“喂,小雨,你怎么还没来,大家都在等你”打电话给她的是她的同学陈梦涵,也是她最好的朋友。“梦涵我就不去了吧,你们玩的开心就好了”仲丝雨还没有完全清醒。“小雨,马上就毕业了,以后大家能聚在一起的机会也不多了,闻杰为这场聚会也准备了好久,大家都是同学你好歹给个面子啊。”听了陈梦涵的话,仲丝雨有些犹豫。“哎呀!你别磨蹭了,给你20分钟的时间必须出现在我面前,快点啊!就这样,挂了啊”嘟嘟嘟,陈梦涵挂断了电话。仲丝雨“……”。

不知过了多久,一阵手机铃声吵醒了藤椅上的仲丝雨,她吃力的直了直酸痛的腰。“喂,小雨,你怎么还没来,大家都在等你”打电话给她的是她的同学陈梦涵,也是她最好的朋友。“梦涵我就不去了吧,你们玩的开心就好了”仲丝雨还没有完全清醒。“小雨,马上就毕业了,以后大家能聚在一起的机会也不多了,闻杰为这场聚会也准备了好久,大家都是同学你好歹给个面子啊。”听了陈梦涵的话,仲丝雨有些犹豫。“哎呀!你别磨蹭了,给你20分钟的时间必须出现在我面前,快点啊!就这样,挂了啊”嘟嘟嘟,陈梦涵挂断了电话。仲丝雨“……”

七月的夏天热浪扑面,蝉在树上声嘶力竭,似乎在向着高温的天气宣泄着不满。宁家老宅后院的藤椅上躺坐着一位翩翩少女。她一条腿伸直,一条腿弯曲,双手自然垂地,轻闭着眼睛仰面朝天,似乎是睡着了。一头黑瀑顺着藤椅倾泻而下,不断的向地面滴着水,细白的皮肤在阳光下熠熠发光,宛如一弯春水流淌在椅子上。殊不知这一幕刚好印在了不远处男人的眼中。男人饶有兴致的观摩了一会儿,随即轻颤了一下双眼,眸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情绪,转身离开了。

没办法,陈梦涵都这样说了她也只能去了。于是她转身进了屋,换了一条蓝白色的收腰百褶连衣裙,她本来就高挑,人又瘦,加之连衣裙的衬托显的更加纤细。站在镜子面前拍了拍自己精致的小脸儿,对着镜子里的自己俏皮的吐了下舌头随后便出了门。

她并不认识这个男人。但是却想谢谢他。因为他最后的那句话,像是一个家长对孩子说的话,无疑是给了她一个离开的台阶。可当她追出门的时候,男人已经驱车消失在夜幕中。仲丝雨松了一口气,她终于出来了,那么尴尬的事情她再也不想经历了。折腾了半天这会儿她也饿了。于是就找了家面馆儿,吃完后叫了辆出租车回去了。

仲丝雨在玄关处换了鞋,见客厅的灯亮着,她心想应该是老古董(老古董=宁致远)回来了。自从她来到宁家这些年,宁致远对她像亲生女儿一样。虽然长年在外面工作很少回来,但是每次回来都会给她带点小礼物逗她开心。她也渐渐的在心里把它当作了父亲。想到这她开心向客厅跑了过去“嘻嘻,宁伯伯,你回………来……“〔〕”当她看到沙发上坐着的人时差点惊掉了下巴。男人似乎早就预料到她会是这副表情,依旧稳如泰山的翘着腿坐在沙发上,手上随意的翻着一本杂志。“你…你…你怎么进来的?你不知道私闯民宅是犯法的吗?”仲丝雨一边害怕一边慢慢的的向酒柜旁边靠拢,因为那里平时会放着一根棒球杆。看着她的小动作男人一脸黑线,起身向楼上走去“私闯民宅的确是犯法的,但是回自己家,就令当别“嗯”……话音未落男人缓缓的倒在了地上。仲丝雨举着棒球杆瑟瑟发抖。佣人杨阿姨听到客厅有动静便起来查看,当看到这一幕时“呀!少爷,怎么会这样?快来人啊,少爷受伤了。”“少爷?”仲丝雨听见杨阿姨喊他少爷一脸的问号。杨阿姨也顾不上解释赶紧叫人把受伤的男人送去了医院。……………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进了病房,宁夜慢慢的睁开了眼睛,手上的点滴管以及病房内消毒水的味道提醒着他这是医院。他用另一只手撑着病床试着坐起来“嘶”头部的伤隐隐作痛。“这个没良心的家伙,亏得昨天还在酒吧替她解围,竟然下手这么重。”宁夜自言自语道。“少爷你醒啦,昨晚可吓死我了。”佣人杨阿姨带着保温餐盒推门走了进来。“不过也难怪,您这些年一直在国外,仲小姐没见过您,才把你当成坏人了。您别往心里去啊。”杨阿姨一边说一边把餐盒里的饭菜拿出来。见过长的这么帅的坏人?宁夜心里翻了个白眼。随后起身下床,拔掉手上的针管便往门外走去。“少爷你的伤还没好呢,医生叮嘱要多休息。现在还不能出院。”杨阿姨连忙上前制止。宁夜满脸嫌弃的解着病号服说道:“这点小伤算不了什么,公司还有事要处理。你先回去吧。”话毕迈着长腿走出了病房。

吃喝玩乐都差不多了,忽然工作人员关掉了音乐。瞬间酒吧安静了下来,音乐声的戛然而止也引起了角落里某些人的注意。随后台上的主持人拿起话筒拍了拍,在确定没问题后对着话筒讲到:“在场的朋友占用大家几分钟的时间,首先、今天的主场请允许我自作主张留给了这些即将各自天涯的学生们。毕业遥遥无期,转眼各奔东西。时光飞逝,转眼间又迎来了一个毕业季,四年的同窗,他们每天朝夕相伴,现在即将各自天涯,我相信每个人心中也一定有很多话要讲。接下来让我们把时间留给这些学生,让他们今天畅所欲言。来掌声有请……”“我祝大家青春不朽,友谊长存。”“我祝大家,永远开心,永远快乐。”“我希望大家在今后的人生道路中能够不忘初心……”每位同学都轮流上台发言,轮到闻杰的时候他接过麦克风,又抱起了一束早就准备好的玫瑰花沉了沉气,走到了仲丝雨面前,仲丝雨顿时心里咯噔一下,心中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小雨,从、从我们大一联谊会上看见你的第一眼开始,我就喜、喜欢上了你,马上毕业了,我不想自己留有遗憾,做我女朋友好吗?”闻杰太紧张了,他努力压制着自己的颤抖,以至于没有任何煽情环节,直奔主题。连手里的玫瑰花都忘记了送。“闻杰你隐藏的够深啊!”陈梦涵也是很吃惊。仲丝雨狠狠瞪了陈梦涵一眼。陈梦涵“……”她表示自己事先也并不知情好嘛!这时不知台下哪个人喊了一句“答应他”所有人就跟着一起起哄“答应他,答应他,答应他”……仲丝雨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小姑娘哪里遇到过这种阵丈,尴尬的她不知道怎么办才好。见仲丝雨迟迟没有表态,场下起哄的人也逐渐安静下来。这时一道清冽低沉的声音响起“你真的喜欢她吗?”众人齐刷刷的看向了角落。只见一个挺括的身影慢慢走了过来。直到走到灯光下面,男人的样子才显现出来。清爽的短发,深邃的眼睛,高挺的鼻子,薄薄的嘴唇,刀削斧刻般精致的面容却散发着一种孤傲,凉薄之气。不禁让闻杰打了个冷战。“如果你真的喜欢她,就不会这么逼她。”男人再次开口。闻杰被他这么一说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接话,愣在了那里。“你该回家了。”男人上下打量了一下仲丝雨说了最后一句话后,转身走出了酒吧。仲丝雨像是明白了什么也随即跟了出去了。

仲丝雨在服务生的指引下找到了陈梦涵所在的卡座。陈梦涵安排仲丝雨坐在自己旁边。看到仲丝雨来了,闻杰赶紧上去打招呼:“小雨,你来啦。”“嗯”仲丝雨向他点了点头。闻杰给仲丝雨要了杯果汁,又一个劲儿的把吃的东西推到仲丝雨面前。在场的一个女同学酸溜溜的说道“呦,闻杰,你都给小雨了,我们吃什么啊?”闻杰尴尬一笑。仲小雨又将零食推到了桌子中央:“大家吃,我不饿。”仲丝雨莞尔一笑。“小雨不是刚来嘛!你刚才吃了那么多,还吃。不怕胖死你啊。”陈梦涵怼了一句。那个女生翻了个白眼没再说什么。

书评(265)

我要评论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