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情无感的上神一次飞升仙界历劫,却让她品尝到人世间的情感,明白什么是亲情,友情,爱情,他是杀伐果断护国大将军,一代枭雄,人人景仰,又人人闻风丧胆的一代战王。他阴错阳差认识了了她,从一就的不屑一顾到寸步不离,馨儿,本王等你,某人:等我回去她走下云床,像远处道:“本上神回来了”看着说话力道不大,却声音响彻天界。

墨煜铖看着纸上的字,看了半盏茶的时间,淡淡的道:“这难得是你给本王留的念想吗!除了你,还有谁能写出这样的文字来。”在古时候古人写字都是:自右往左,自上往下,不用打标点。从正文开始写,一直写到文末,不用空格,而这些纸上面写的文字和他们的不一样,书写格式也完全不同,就连字都不是用毛笔写出来的。

各路仙人随地跪倒,抬头齐喊:恭迎上神归

安逸晨乃是安大将军三子,安大将军娶两妻,还是平妻,两名妻子是安将军在战乱中所救的两双生姐妹,安逸尘乃妹妹姜沫儿所生。

安逸晨现在只能默不作声的去捡被战王墨煜铖扔的满地的纸,有的都被墨汁沾满,有的星星点点,只能默不作声,还能怎么办,现在就怕出一丝声音,被发怒的王爷给扔出去。

慢慢的老夫人也对两人有所依靠,家里老人以及孩子的生活起居被两姐妹照顾的无微不至,管家和老佣人们连连称赞,她们做的一切老夫人也看在眼里,后来老夫人让儿子娶了这一对姐妹。

女上神也就仅此一名,物以稀为贵,女上神更贵了

当时京都都快炸锅了,一个个王侯将相都羡慕的不行。就连当时的皇上都羡慕的不行。

他双耳不闻窗外事,一人只沉浸在那些文字里,他没想到像自己这般冷血之人,现在竟这般失去理智,因为她的离开,自己居然想着随她而去,想着结束自己的生命,要不是自己的侍卫发现及时,此爷估计都凉凉了。

一次此爷发疯,扔掉了桌按上东西,纸张飞舞,下人跪倒一地,若不是好友安逸晨及时到来,此爷爷估计会砸了书房

安逸晨大步走进书房,想与战王好好说话,此爷以是泪人一个,看着战王砸着屋里的东西,安逸晨也不敢上前,必定他的武功对战王来说就是菜鸟一枚,收拾他也就是分分钟的事,所以尽量智取,不敢硬上。

自从夜澜馨去世后,此爷再没有说过一句话,一天最多的时间就是坐在书房的书桌边看着一张张写满文字的纸,不是上面的字写的多漂亮,也不是上面的文章写的多好,而是写这些字的人是刚离开他的妻子所写

此时凡间一地,下起了三年来第一场雨,百姓高兴的站在雨地里手舞足蹈,拜天拜地,有的人拿出了家里的盆盆罐罐,放在外面来接雨水。

战王府

此时玄凰睁开双眼,映入眼帘的是百鸟盘旋上空,不时发出好听的音符,带头的不是别鸟,正是她的护身兽火凤,火凤生来性子高冷,又经历了一次浴火重生,现在更是高不可攀了

现如今成了带头鸟,阵势确实浩大

其余仙家也齐齐下跪,齐声道:恭迎上神回归,此道声音响彻天际,徘徊在云霄

捡了一会发现很多纸张上面写着从未见过的文字,字体工整,但是看着不像他们平时用的毛笔所写,写的格式也很奇怪,还从未见过,安逸晨边看边皱眉,看了好几张,认识的字也没有几个。一下坐在地上,边看边嘴里念叨着:“这谁写的是什么呀,我怎么好多字都不认识!”说完还摸了摸自己的下巴,皱了皱眉毛。

不是她还会是谁,除了她还会有谁。

姐妹俩为报答救命之恩执意留下,安将军实在也没办法,看着两人可怜,无家可归,后便带回安府。两人知恩图报,便照顾起了安将军的母亲及大哥所留下的孩子。

第1章:初醒

2022-05-13

第2章:念想

2022-05-13

第3章:遭遇

2022-05-13

第4章:刺杀

2022-05-13

第5章:猛虎

2022-05-13

第6章:火蜂

2022-05-13

第9章:名声

2022-05-13

第13章:相救

2022-05-13

第14章:心动

2022-05-13

16章:宠爱

2022-05-13

第18章:吃醋

2022-05-13

第21章:进宫

2022-05-13

第24章:赐婚

2022-05-13

第42章:刺客

2022-05-13

书评(188)

我要评论
  • &回来了

    她走下云床,像远处道:“本上神回来了”看着说话力道不大,却声音响彻天界

  • 下一会&殊不知

    因为干旱三年,家里想吃水得去很远的地方,这次下雨生怕这场雨只下一会儿就不下了,殊不知这场雨下了整整三天三夜

  • 此道声&天际,

    其余仙家也齐齐下跪,齐声道:恭迎上神回归,此道声音响彻天际,徘徊在云霄

  • 身兽火&凤生来

    此时玄凰睁开双眼,映入眼帘的是百鸟盘旋上空,不时发出好听的音符,带头的不是别鸟,正是她的护身兽火凤,火凤生来性子高冷,又经历了一次浴火重生,现在更是高不可攀了

  • 跪拜后&上神,

    众仙人跪拜后起身玄凤:天界现在唯一历千百年天劫归来之女上神,很多女上神历劫途中不愿回归,或者历劫途中灰飞烟灭,导致天界男多女少

  • ,摸了&历我千

    忽然伸出右手,发现手腕处若隐若现一根红丝,定神看了许久,摸了摸红线处,淡淡吐出一句:“此劫历我千百年,这难道是我与你的前世缘份一直未了吗!”眼角便一滴泪落下。

  • 兴的站&。

    此时凡间一地,下起了三年来第一场雨,百姓高兴的站在雨地里手舞足蹈,拜天拜地,有的人拿出了家里的盆盆罐罐,放在外面来接雨水。

  • 而去,&了。

    他双耳不闻窗外事,一人只沉浸在那些文字里,他没想到像自己这般冷血之人,现在竟这般失去理智,因为她的离开,自己居然想着随她而去,想着结束自己的生命,要不是自己的侍卫发现及时,此爷估计都凉凉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