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世纪恐龙女再次穿越林黛玉!宝玉定亲的那天,再次穿越成林妹妹——走出来红楼,我要把天下被践踏在脚下!“走,我们过去给宝二爷道贺!”龙绛珠淡然而笑,她不是她们的林姑娘,她是龙绛珠,传说中的霸王龙龙绛珠,不是那以泪洗面博取同情的林妹妹,而是想要什么,就会去争、去抢、去掠夺的强悍霸王龙。贾宝玉娶亲,她是绝对不会伤心的,但却一样要为林黛玉出这么一口恶气。。

众人闻言,都是大惊,慌忙转身之间,却见林黛玉,不,应该说是龙绛珠一身白衣,飘逸而来——

雪雁何时见过这等局面,顿时就吓得小脸煞白,慌忙向龙绛珠身后躲去——

“废话!”龙绛珠冷笑道,“他们不让我们去?难道我们就不去了?要知道,脚长在我们自己的身上,天下之大,何处都可去得,明白吗?”

傧相请了新人出轿,贾宝玉见新人蒙着盖头,喜娘披红扶着,下手扶新人的正是紫鹃,心中大喜,自为木石得以相依,了却自己的一段痴情,终于没有辜负绛珠仙子的一片深情……当即傧相赞礼,拜了天地,请出父母高堂,受了四拜。然后就是送入洞房,坐床洒帐。

龙绛珠这才满意的笑了笑,扶着雪雁继续向前走去,雪雁全身颤抖,也不知道是受了惊吓,还是激动……

龙绛珠搜索了一遍林黛玉的记忆,居然找不到贾宝玉成亲新房的具体位置,按照红楼梦上解说,绝对不在大观园吧?当即问道:“雪雁,你知道宝二爷成亲,新房在什么地方?”

“姑娘……姑娘,你……”雪雁举着玻璃绣球灯的小手怎么都不受自己的控制,疯狂的抖动着。

林大娘当时心中还不以为然,一个小丫头片子,能够有多大的胆识?可是,如今见着林黛玉带着雪雁过来,她一时之间却是没了主见。忙着换上一张笑脸,迎着龙绛珠走了过去——

旁边的两个老婆子看着她扶着雪雁,走过门后,这才鬼鬼祟祟的走过来,想要扶起林大娘。

“你要是敢说一个字,我就割了你的舌头!”

“就在太太正房后面!”雪雁低声说道,却是看也不敢看龙绛珠一眼,林黛玉的心思,她们都是知道的,偏偏,如今贾宝玉娶亲,新娘却不是她们家的姑娘。

“林丫头,你不是病了吗?”还是史老太君反应快,虽然林黛玉——不,龙绛珠的出现是变生不彻,但她毕竟是久经世故,忙笑道,“因为你一直病着,所以啊,你二哥哥娶亲,就没有通知你……”事到如今,既然已经瞒不住,史老太君是聪明人,唯有先打发了龙绛珠再说。

打架?她龙绛珠自从十二岁,就开始带着面具在大街小巷上带着一群混混打群架,大战小战不知道经历过多少次,后来还学过一些空手道、柔道、散打……虽然林黛玉的这具身体废柴了一点点,可是,毕竟她有着基础在,又是对付这等从来不是劳动的中年妇女,自然是手到擒来。

众人乱糟糟的说一些吉庆的话,无非是郎才女貌、天作之合、白头偕老等等,贾宝玉心中高兴,笑得连嘴巴都合不上……看着身边的新娘,那是越看越爱,越看越喜,真不知道要如何是好,若不是有贾政、王夫人在座,只怕又要弄出一点事来。

“我随意出去走走!”龙绛珠淡然而笑。

林大娘见着龙绛珠带着雪雁袅娜而来,心中一惊,刚才她偷偷的向王熙凤禀告了龙绛珠的情况,王熙凤并没有多说什么,料着借她一个胆子,她也绝对不敢过来闹事,但却还是担心意外,所以,让林大娘守住大观园与荣喜堂这边连同的院门。

“是是是!”一个比较伶俐的老婆子颤抖着取出钥匙,打开院门。

“闭嘴!”龙绛珠没有等她把话说完,冷冷的喝止道,“林大娘,我的丫头不好,自会有我管教,还用不着劳驾你!我不管你是哪个奶奶吩咐的,给我把门打开,我是贾府的亲戚,不是囚犯!”

“小丫头,你怕什么?”龙绛珠低声问道。

书评(372)

我要评论
  • 林大娘&至孝的

    龙绛珠已经从林黛玉的记忆中,得知这个林大娘就是林至孝的女人,是王熙凤陪嫁过来的,王熙凤掌管贾府内院,她自然也跟着得势。

  • 雪雁一&……他

    雪雁一呆,惊呼道:“姑娘,你要去新房……他们都让瞒着我们……不会让我们去的!”

  • “废话&身上,

    “废话!”龙绛珠冷笑道,“他们不让我们去?难道我们就不去了?要知道,脚长在我们自己的身上,天下之大,何处都可去得,明白吗?”

  • 起来,&光,对

    龙绛珠走到林大娘身边,正好林大娘挣扎着从地上爬了起来,口中犹自不清不楚的叫骂着,龙绛珠一把扯过她的衣服,扬手两个耳光,对着她脸上重重的打了过去。

  • 们快去&”

    “打死人了……打死人了……”林大娘满口乱嚷,叫道,“你们快去禀告上头,就说林丫头疯了……哎呦……”

  • 珠一眼&,林黛

    “就在太太正房后面!”雪雁低声说道,却是看也不敢看龙绛珠一眼,林黛玉的心思,她们都是知道的,偏偏,如今贾宝玉娶亲,新娘却不是她们家的姑娘。

  • 大娘走&。

    龙绛珠伸手拍了拍已经吓得发抖的雪雁,示意她不用害怕,自己却缓步向林大娘走了过去。

  • 龙绛珠&冷笑,

    “不准叫!”龙绛珠冷笑,扯过她的头发,又是一个耳光,只打得林大娘一张老脸红肿出来,倒是比她原本的胭脂更是鲜艳了几分。

  • 开得可&呢!”

    龙绛珠目光一冷,如同是刀子一样的扫过林大娘,冷笑道:“林大娘,你骗谁来着?平时你们赌钱喝酒,开门开得可勤快啊,今天却拿这话来搪塞,趁早给我开门,好多着呢!”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