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句话概括版本:一只男海王偶然见色起意,却被看似良家妇女、看似扮猪吃老虎的女海王再打包都带走的故事。沙雕精分版本:娱乐圈当红炸子鸡郁楷此事怅惘记忆道,“实际上我当年而已在人群中多看了她几眼,接着就也没接着了。”稳坐红圈所最更年轻合伙人第一把交椅的谢朝露指出以上陈诉太失偏颇,“偏偏之间除了你的108位前女友迂回会出现。”“哪儿有108个?”“大凡包括百度你的名字,度娘就会系统自动提醒。”郁楷暗恨某李姓CEO不当人子,却敢惹恼眼前的大魔王,只好以超小的蚊声嘟囔道,“《水浒传》没读过吗?简言之的108,但是是个虚数而已。”谢朝露不论出身、无关职业。。

“绿茶有什么作用?”

朝露先回了Lucas一个鬼脸,在了解到他还在某三线城市蹉跎岁月后就把他丢一边儿去了。随即火速建议子琪面基,并发了自己的定位给她。

“我是编剧,写剧本的。”

“这很好啊,”朝露表示自己也在同一战线,“我也会用,毕竟工作之后社交圈就窄了嘛。话说回来,你是写电视剧还是电影?”

“我用心啊,能不熬的夜坚决不熬,”朝露得瑟的甩甩头发,“毕竟还要靠这一副皮囊闯荡江湖嘛。”

她从很多年前起就是行走的画报赵寅成的粉丝。说起来她这些年爬的墙头真不少,但真爱本命永远是赵寅成。大概像雏鸟一样,睁眼那瞬间看到的人在它的认知里就是妈妈,赵寅成主演的《霜花店》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是她的性教育启蒙片,那又纯又欲的表演,让她觉得他简直是世界上最性感的男人,留下了深刻的记忆。

朝露到得早了一些,她决定在门口等待大部队。刚好没吃晚饭的她有点饿,打算来一份辣炒年糕解馋。夜店门口有不止一个路边摊,专门做这种生意,提供的食物大同小异,味道没什么本质性差别。然而有着从众心理的韩国人还是习惯性优先选择人多的摊子排队。

她去洗手间化了个淡妆,平时上班时只要不见客户她都是素颜,不过既然是出去浪总不能看上去还这么性冷淡对不对?十分钟内搞定眉形、眼线和腮红,再涂个口红就万事大吉了。

“明明那么普通,却又那么自信。真是大多数男人的通病。”朝露嘬了一口弹性十足的珍珠,“我也是醉了。”

Lucas在家里讲广东话,中文烂到一定程度,他们之间都用英文沟通。大概认识了两年朝露才想起来问他的中文名字,当时他们在餐厅吃饭,他从胸口的口袋掏出一支笔写在餐巾纸上递给她看,结果她笑了大概两分钟。

有一次她跟他一起散步的时候被台阶绊了一下,他居然从口袋里掏出手绢帮她擦拭弄脏的地方。

夜店是个神奇的地方。各色人等、男男女女都可以在这里相遇。

下了车,她在工体这边的夜店一条街中试图寻找这家叫“雾”的地方。一众灯红酒绿的夜店外面站的全是年轻人,有的喝醉了在撒酒疯,还有很多在吞云吐雾,这些障碍都让她的行走变得更加困难。

她走过去,“寿星怎么出来了?”

“我是律师,不上法庭只是起草文件的那种。”朝露解释道,“你呢?”

如果他那时再抬头对她说出偶像剧男主的台词,那她大概就会理智全失,从此沦为他的俘虏。

“你真好!”朝露冲他微微一笑,并不吝啬她的赞美与欣赏。

当然,Lucas不一定真的是炮王,他一直走绅士路线,从来没有对她或子琪伸出过“魔爪”。不过,基于他的外型,朝露和子琪都觉得他没有理由不是。毕竟,在现在这个玛丽苏大女主时代,像她们俩这么含蓄迂回基本不主动出手撩男的美少女也不多了不是么?

朝露因为喜欢韩剧兼之以前交往过一个韩国男朋友,日常韩语很够用,至少夜店泡仔绝对不成问题。她甚至曾经与某个韩国欧巴站在夜店外探讨人生,本来是搂搂抱抱贴着面颊出来的,结果一番讨论后人生之惨淡让两人都性冷淡了,索性亲都没亲就结伴去吃早餐了。

“他演技很好啊!”朝露印象中他留下的眼泪又大又圆,从眼眶滑落时简直就是琼瑶阿姨所说的“秦岚一滴泪、天上一颗星”那样,感人至深。

上架感言

2021-09-12

票票答谢贴

2021-09-12

书评(488)

我要评论
  • 神和细&作,差

    然而帅哥老派起来,杀伤力非同凡响。她当时看到他认真的眼神和细心的动作,差点沦陷。

  • “我们&头。

    “我们是在交友应用上认识的,”李子琪不好意思的低头。

  • 之后,&?”

    “我是朝露,家明的朋友。”她率先介绍了自己之后,“你呢,叫什么名字?”

  • 陌生人&料,屋

    朝露随着沈家明走进夜店,穿过音响震耳的舞池和群魔乱舞的陌生人们,来到后面相对安静的包厢。包厢的门和墙上都贴了厚厚的隔音材料,屋里屋外仿佛两个世界,耳边一下子寂静下来。

  • 去好像&聊聊安

    她看上去好像不太擅长跟陌生人交谈,朝露想了想,决定就只聊聊安全的话题,“你是家明的同事吗?”

  • 朝露发&年轻力

    朝露发了个邮件给她手下的律师,剩下的夜就让年轻力壮的小朋友们去熬吧。她合上厚厚的活页夹,站起身伸了个大大的懒腰。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