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都得醉  


 

 东都游船上,苏洛泱被推落入水中,重出江湖水面,早已换了在现代心。失去原主记忆的洛泱,不但不没找到了凶手,更有甚者当天仍被围杀。越查越危在旦夕,越挫越勇敢地。一位是将军府里,要拯救他们满门之灾的再次穿越小娇娘;一位是忍辱东都,要拯救他们团灭好友的复活六皇弟。时空相互交错,爱恨痴缠,两人有了今世第一个共同合作小目标……李奏:我能预知未来三年的的事情,因为得听我的。苏洛泱:我还能预知未来五百年的的事呢,我自豪了吗?李奏:我不管怎么说是一国之君,给点面子哈……大事听我的,小事听你的。苏洛泱:行!自今往前,我能最终决定的,便算严禁什么大事。邙山苍苍,洛水泱泱,醉枕东都,结巢成此时的上都长安,尚未从朝堂风波中平复下来,可东都洛阳却依然风和日丽、歌舞升平,丝毫不受影响。。

“没用的审问你不用耗着,若是有疑问,我让人唤你来。”

别人不敢得罪这些小衙内,裴刺史可不怕他们。

“是!”

洛泱茫然的摇摇头。

彼时两京男子流行晚婚,三十成亲才是潮流。他不急,有的是时间等她长大。

“船上所有人,按苏小娘子落水时的位置归位,周参军,给他们登记姓名家宅,案发时身居何处无人证者,全都押回府衙另行讯问。”

此时的上都长安,尚未从朝堂风波中平复下来,可东都洛阳却依然风和日丽、歌舞升平,丝毫不受影响。

让洛泱更没想到的是,听这女子气鼓鼓的说完此话,她的女同窗们非但不吃惊,还都隐隐透出看热闹的劲头。

“你怎样?听四郎说,你受的惊吓不轻。”

“你们怀疑我?”杜芊芊很不喜欢她们这种表情,她瞪着裴煊道:“表兄,你不会也怀疑我吧?我是不喜欢苏洛泱,可也不能因此说是我把她推下河。”

“我把可疑之人带回衙门问话,你放心,会给你一个交代。”

是裴刺史吗?

此时他铁青着脸,眼睛里冷得要结出冰来:

还好她是女人,女人能用哭来掩饰自己刚刚穿越的茫然与慌乱:见机行事,无他。被围在人群当中,内心复杂的苏洛泱,暂时想不出比这更好的办法。

去请刺史的苏四郎、护在她身边的苏五郎,这两位是她亲兄长;老是出来打圆场的瘦高男人,是这船宴的主人“史二郎”;几位华服少年,都是洛阳的官二代、官三代,酷爱互相吹捧,擅长小道消息。

李兰枝这么一说时间、地点、事件,就把她俩都排除出去了。

问题在于,这个场合,杜芊芊的话题不该涉及私事,更不该涉及官场。

“小娘子,我进去帮你。”

“别问了,我什么都想不起来,反正就是有人把我推下河的......”

他搂着她踏浪而上,奋力将她送出了水面。

书评(261)

我要评论
  • ,让衙&才转过

    看着大家老老实实坐回原位,让衙役录着姓名,裴煊这才转过头来淡淡问了一句:

  • 姓名家&。”

    “船上所有人,按苏小娘子落水时的位置归位,周参军,给他们登记姓名家宅,案发时身居何处无人证者,全都押回府衙另行讯问。”

  • ,女人&自己刚

    还好她是女人,女人能用哭来掩饰自己刚刚穿越的茫然与慌乱:见机行事,无他。被围在人群当中,内心复杂的苏洛泱,暂时想不出比这更好的办法。

  • 了撒娇&撒娇的

    撒娇女人最好命,这一点苏洛泱深有体会。她在现代就是太过独立,做投资经理需要的独立缜密,又让她抛弃了撒娇依赖,二十七岁还孤影孑行,而会撒娇的闺蜜,男朋友都换了好几茬。

  • 不能准&不能立

    难办了,现在什么状况她还不能准确把握,轻易说出来,非但不能立即准确指认凶手,甚至可能打草惊蛇。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