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全家都是穿来的男主身份  我全家都是穿来的宋福生考上进士了吗  我全家都是穿来的免费阅读  我全家都是穿来的小说免费阅读  我全家都是穿来的陆畔啥时候和胖丫见面  我全家都是穿来的百度网盘  我全家都是穿来的txt  我全家都是穿来的txt下载百度云  我全家都是穿来的免费阅读无弹窗  我全家都是穿来的  


 

 一家三口再次穿越中国古代,再次穿越回来就遇战乱,没办法带着油带着酒,浪迹天涯一同走。冷了,没办法加外套;饿了,没地买面包;遇上抢劫财物要人命,也没医院给看病时。就这样,即使哭着去逃难,仍要笑着我相信因为未来能盛开。心里确定的是,她穿越了,大概穿到了一个古代小康家庭。。

当四目相对时,钱佩英略显恍惚地望着对面床上的瘦弱女孩,望着那张与自己女儿在十岁左右有八九分相像的脸,心咚咚的乱跳,似找不到自己声音般,只张着嘴却说不出话。

宋爸爸吸了下鼻子,强憋回眼里的泪意,心里也波澜壮阔的不行。

她拘谨地冲着空气试探性喊道:“爹,爹啊?”

而大姐是为供我读书交银钱,才没答应外村条件好的人家,嫁了谁都不愿意住在山上的猎户。

有人走到门前停下了,门被人从外面推开了,映入母女俩眼前的是一名头戴方巾身穿青色长衫的高个男子。

要知道猎户没地,这在村民眼中那是没有根儿、没有保障,但外村提亲那家只给六两聘礼,姐夫家能给十五两,我这身体的老子娘就同意了,转头拿这钱就供我继续读书,指望我能出人头地。

与此同时,像是在回应她的焦急般,门外也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

先说开头吧,我没记忆那块。

一路上我是摸着头皮里的伤口,鬼鬼祟祟东躲西藏。

“不起来,别拽我,我也站不起来,我想缓缓。”

所以啊,我问问您,为什么非要年底大扫除,为什么连犄角旮旯都要收拾?谁家里来人串门往旮旯瞅,如果有,那是他有病。

“老宋,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快说说,详细点儿。”

宋茯苓跟着哭诉道:“我和我妈慌死了,换了芯子,不知道我们在哪,不知道我们是谁,更吓人的是,我俩还连点记忆都没有,爸你能想象吗?我们再一想到从此没了你,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其实老宋一点儿也不想细说,心里沉甸甸的,联系记忆,他就想说一句卧槽,他奶奶的这都算什么事儿。

我一躺下玩会儿手机您就说我懒,说我放假不帮您干活,说我没有你同事谁家谁家的女儿听话。

一面儿不停给女儿擦泪,一面儿紧走两步,大手伸向妻子,想给坐在地上的妻子扶起来。

宋茯苓无语,这俩人还吵吵起来了:

我也确实还行,寒门学子,考上了童生,并且当年下场直接考中案首,小有名气。从那一刻起,也算改了宋家命,因为我娶上了媳妇你。

这回好了,擦玻璃、擦墙面、擦卫生间扣板、擦热水器后面,擦吧,到底给我擦连电了,咱俩来古代了,我都怀疑咱俩现代那身体已然变成焦炭了。

男子站在门口,也不继续往里走了,一只脚门里,一只脚门外,整个人瞧上去略显迟疑。

书评(232)

我要评论
  • “有人&院落喊

    “有人在吗?有没有人?”钱佩英捏紧女儿的手给自己鼓劲儿,冲着院落喊道。

  • 所以啊&。

    所以啊,我问问您,为什么非要年底大扫除,为什么连犄角旮旯都要收拾?谁家里来人串门往旮旯瞅,如果有,那是他有病。

  • 钱佩英&说服自

    钱佩英像是在说服自己般,语气异常坚定,只是手抖而已:

  • 您就说&我懒,

    我一躺下玩会儿手机您就说我懒,说我放假不帮您干活,说我没有你同事谁家谁家的女儿听话。

  • ,咱花&钱儿雇

    人家我爸都说了,非要收拾,咱花钱儿雇俩人,他不差钱儿,不让您折腾我,让我好好放寒假,我爸还……妈!我爸呐?!”

  • &电了,

    这回好了,擦玻璃、擦墙面、擦卫生间扣板、擦热水器后面,擦吧,到底给我擦连电了,咱俩来古代了,我都怀疑咱俩现代那身体已然变成焦炭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